無障礙鏈接

陳光誠侄子案件 被告自聘律師遭拒

  • 葉兵

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 (資料照片)

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 (資料照片)

盲人維權法律工作者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所謂“故意殺人案”的最新情況。此案原來的故意殺人罪名被改成“故意傷害”移交檢察院以後,陳克貴親屬聘請的兩位律師分別從北京和上海今天(10月16號)再次來到沂南,先後去了縣檢察院和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家。但是沂南縣司法機關再次拒絕讓陳家聘請的律師擔任辯護人。

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丁錫奎和來自上海的斯偉江兩位律師在星期二晚上在沂南表示,他們到沂南縣檢察院要求代表陳克貴處理案件時被告知,陳克貴在獄中已經與官方指派的兩位法律援助律師簽約,檢察院據此拒絕讓被告家屬聘請的律師介入。

丁錫奎律師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檢察院對陳克貴隱瞞了實情,因而實際上是變相剝奪了陳克貴選擇律師的權利。

丁錫奎說:“檢察院就說,陳克貴已經委托了原來那兩個(當局)指定的律師,就不接受我們的手續。這就是剝奪了陳克貴的選擇權。而且我們就請求它(檢察院)把親屬委托律師的事告訴陳克貴。我在一個月之前就給它寄過一個委托手續,但是檢察院把親屬委托我的這個情況給隱瞞了,沒告訴陳克貴,故意隱瞞,變相剝奪了選擇辯護人的權利。”

針對上述情況,丁錫奎律師表示,他將給沂南檢察院去函交涉,並且將向上一級有關部門反映這個問題。

對於此案罪名的改變,丁錫奎說,將故意殺人罪該為較輕的故意傷害罪,對於被告顯然是有利的,但是根據他們了解的情況和證據,陳克貴完全是正當防衛,依法應判無罪釋放。

他說:“所謂的受害者張健(當時是雙堠鎮長,現升任縣稅務局副局長)領了些人,到他們家打人,深更半夜打人。他(陳克貴)是在自己受到危險的情況下,迫不得已進行了防衛。”

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作為陳克貴的親屬完全不能接受任何罪名的起訴。

他說:“儘管他們從故意殺人到故意傷害,對他的罪名減輕了,這個罪名我們也是不認可的。因為這裡邊他並不存在故意。故意殺人也好,故意傷害也好,都有一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在他們違法侵入我的住宅的情況下,他的一個自衛的行動並不構成故意殺人或者故意傷害。”

陳光福表示,陳克貴被拘留以後,跟家人至今沒有見面,也沒有任何通訊聯繫,檢察院所說的陳克貴與當局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師簽委托協議是完全處在一種封閉狀態下進行的。

他說,現在他和在國內的兄弟等親屬雖然可以自由來往,陳光誠被囚禁在家時不能來看母親的四弟陳光新也可以回來探望老人了,但是陳克貴的妻子自從四月下旬家中出事到外地尋求律師協助以來,一直在躲藏,很少與家人通電話,以免遭到地方當局控制。他說,兒媳劉芳在蒙陰縣的娘家不久前也遭到當地警方追問劉芳的行蹤。

陳光誠逃離家鄉東師古村4天後,在4月26日深夜至27日凌晨,陳克貴與深夜翻牆闖入他家的沂南縣雙堠鎮鎮長張健等數十人搏鬥,用兩把菜刀砍傷了幾名男子,其中包括張健。後者被定為九級傷殘。

目前在紐約學習法律的陳光誠不久前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如果陳克貴的案子不被判為正當防衛,就無法知道在中國還有怎樣的情況算正當防衛。陳光誠也曾表示,他在躲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之後被送進朝陽醫院住院期間,曾向中國政府委派來探望他的官員反映了地方政府胡作非為長期迫害他和家人的情況,對方表態稱如確有其事,將依法處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