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兩雄相決能否避傷?美中學者雙邊關係展望

  • 莉雅

喬治華盛頓大學薩特教授(左一)在研討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喬治華盛頓大學薩特教授(左一)在研討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掌權後,即使是一向對美中關係持樂觀態度的一些美國學者也對美中關係的現狀感到擔憂。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薩特警告說,美中關係正朝著錯誤的方向發展,而不管誰當選下一屆美國總統,他們對中國的態度都會比奧巴馬更為強硬,因此可以預見美中關係會出現更多的緊張。不過,中國著名的國際關係學者賈慶國則對美中關係的發展前景感到謹慎的樂觀。

對於美國和中國來說,如何正確的處理這個最重要的雙邊關係是一個不僅影響美中關係的發展而且會帶來全球性後果的問題。在華盛頓,關注美中關係的學者對美中關係的現狀日益感到憂慮。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教授(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教授(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日前在華盛頓一個有關美中關係的研討會上說,如果閱讀新聞報道,人們會看到美中之間的確存在很多問題,包括南中國海、釣魚島、網絡安全、亞投行以及美國計劃在南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等等。但是他說,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實際上,美中之間正在更為廣泛的議題上進行更為深入的合作,包括貿易與投資、核不擴散、北韓問題、反恐、氣候變化等。他說,美國還對中國的反腐運動提供了合作,兩國在核以及網絡安全方面的合作超過了以往任何時候。

賈慶國還斷言,美中之間不大可能陷入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或爆發軍事衝突。

他說: “首先,厲害關係太大。中美之間的經濟相互依存度高於以往任何時候,任何形式的軍事對抗所帶來的經濟代價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而且這兩個國家都是核武國家。核武國家之間是不應當交戰的,因為它沒有意義。還有,有比交戰更好的推動各自利益的方式,像投資與貿易,人文交流以及共同努力來對付區域與國際性的挑戰。 ”

這位研究美中關係的中國著名學者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他對美中關係的發展前景感到謹慎樂觀是因為,兩國的各種利益相互交織,合作就共贏,不合作、對抗,雙方就都輸;而且中國的崛起其實可以為兩國提供更大的合作空間。

他說:“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也變成了一個需要通過維護國際秩序來維護自己利益的國家,就像美國那樣。所以,雙方在合作共同處理國際問題和全球治理的問題,這方面有愈來愈大的空間。 ”

曾經在包括康奈爾大學在內的美國多所大學教過書的賈慶國教授認為,從長遠來看,隨著中國進一步落實中共18大提出的深化改革的計劃,讓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實現法治與官員問責制,中美今後合作的潛力更大。

一些美國專家並沒有賈慶國教授這樣樂觀。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薩特就覺得,兩國關係只會變得更緊張。

作為全美亞洲研究局與北京大學中美人文交流研究基地美中關係研究項目資深顧問的薩特2015年3月在北京警告說,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擴張、網絡盜竊、不公平的經濟政策、政治壓制、把美國排除在外的全球經濟倡議以及針對美國的軍備擴張等等做法,使得6年來沒有批評過中國的奧巴馬總統開始對中國提出抱怨,並以各種方式對中國說重話。

不過他說,目前,美中之間也不是沒有好消息。

他說:“首先,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緊張遠沒有達到1995到2008年期間雙方在台灣海峽問題上的程度。當時的情況更糟糕,所以,冷靜下來,我們不會開戰等等。但是在我看來,我們處於一個嚴重的情況,趨勢是朝向錯誤的方向。不過,好消息是,奧巴馬總統沒有讓與中國的爭端影響到與中國的進展。”

薩特提到的第二個好消息是,美國選民不怎麼關注外交問題,很少基於外交事務來選舉總統,而中國議題還沒有令俄羅斯普京以“伊斯蘭國”那樣成為他們最優先關注的問題。

不過,曾經在國會、中央情報局和國務院長期研究亞洲問題的薩特教授說,除了好消息外,也有壞消息。

他說:“壞消息是,奧巴馬總統已經停止(向中國)抱怨,而是開始採取一系列的行動,在一系列問題上對中國更為強硬,包括網絡、南中國海等,把他們進行區分對待,很有分寸,很明確,不讓這些問題影響到其他問題,但是更為強硬。更讓人憂慮的是,在競選中談到中國的美國總統參選人在中國問題上都比奧巴馬更為強硬。”

這位美國學者說,儘管美中之間的確在不少領域進行合作,但是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即使是美國的自由派人士都認為,奧巴馬總統的審慎以及不把這個問題與其他問題掛鉤的做法被中國利用,因為他們知道奧巴馬不會怎麼樣。

薩特教授還認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繼續擴張改變了亞洲的現狀,也對整個國際秩序構成大的挑戰,而這是一個值得密切關注的問題,因為這使得中國議題在美國國內成為像俄羅斯這樣的最優先關注議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