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越、新大使強調美國在亞洲的重要性


美軍反潛直昇機駕駛員在鍾雲號驅逐艦上向越南海軍軍官介紹SH-60B Seahawk海鷹直昇機。(資料圖片)

美軍反潛直昇機駕駛員在鍾雲號驅逐艦上向越南海軍軍官介紹SH-60B Seahawk海鷹直昇機。(資料圖片)

日本駐美國大使佐佐江賢一郎(Kenichiro Sasae)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主辦的“2014亞太展望”研討會上說,亞洲國家對美國仍然有很高的期待。

“對美國在亞洲的興趣,美國致力於亞洲的決心以及在亞洲的角色,特別是美國將如何推動(亞太)區域的和平與穩定,我們仍然有很高的期待,這也是亞太地區很多國家所歡迎的。”

佐佐江賢一郎是在被問到對奧巴馬總統今年4月訪問亞洲有何期待時,這樣表示的。他說,奧巴馬總統應該賦予“亞太再平衡”戰略更多的實質,讓亞洲國家更了解“亞州再平衡”的意思。他還補充說,奧巴馬總統在訪問亞洲時應該明確表示,誰是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和盟友?誰是亞洲的“麻煩製造者”?誰是潛在的問題製造者?

去年10月, 奧巴馬因為美國債務上限問題導致的聯邦政府關門,取消了參加“亞太經合組織會議”和“東亞峰會”的行程,這令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失望,並令外界質疑美國致力於亞洲平衡的戰略的能力。

越南駐美國大使阮國強(Nguyen Quoc Cuong)說,奧巴馬總統四月份的訪問非常重要。

“第一,這顯示了美國繼續致力於亞太平衡戰略;第二,這顯示美國繼續致力於亞洲的盟友和夥伴;第三,顯示了美國繼續致力於區域架構,我認為美國在亞洲的架構和機構建立方面,比如,亞太經合組織、東亞峰會、以及東南亞國家組織等等非常重要…… 當然,美國在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也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新加坡駐美國大使阿肖克.米爾普里(Ashok Mirpuri)說,過去五、六十年,美國一直是亞洲和平與穩定的維護力量。

“如果我們往前追溯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不論是東南亞還是東北亞的興起基本上都是在美國提供的保護傘下進行的。我想,這也是亞太地區在未來希望看到的。美國制定了遊戲的規則,然後美國繼續是區域外最成功的常駐力量,我想這是這個地區國家希望看到的。”

中國的經濟崛起支撐了亞洲各國的經濟以增長。亞洲國家的同時大使們表示,他們希望與中國建立友好的關係。

新加坡大使米爾普里說,東南亞的小國家希望與中國和美國都保持友好關係。

“我來說說東南亞國家的看法吧, 新加坡和整個區域都有關係。對整個區域來說,對我們最合適的實際上是大國之間平靜相處:美國與中國、中國與日本、日本與韓國等等。這才是對東南亞國家合適的。 對東南亞國家來說安全問題也在議程上,但是,更重要的是經濟發展,十個國家的經濟發展。”

他說,美國一直是東南亞很多國家的投資者。作為新興經濟體,中國將東南亞聯合在一起。他說,東南亞國家更希望提供一個平台,讓這些大國保持接觸。他說,美中關係是亞洲國家如何與這兩個大國相處的關鍵。

因為中國所稱的釣魚島(日本所稱的尖閣列島)以及去年年底,中國宣佈東中國海防空識別區,中日關係降到低點。日本大使佐佐江賢一郎稱,中日兩國有歷史問題,但是也有友好相處的歷史,他希望中日兩國能夠加強交流,而美國可以促成這個交流的發生。

“我真心希望,今年我們可以與中國進行非常有建設性的對話, 儘管這不太容易。 但是,如果你看看兩國對話的歷史,總是有起伏的。我在擔任副外相的時候,我們也經歷過困難…… 但是,在困難的時候,我們都會努力,努力推動對話。我想這是我們現在需要的。”

中國與越南在南中國海地區也有領土紛爭,越南大使阮國強。

“我想,區域所有國家都希望與中國保持友好的關係,中國在這個地區發揮著重要的作用。越南與中國接壤,中國是越南的大鄰居,我們希望與中國保持良好的關係。”


他說,去年以來,中越關係有所改善,兩國高層互訪也增多。中國還是越南的第一貿易夥伴國。他承認兩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有不同的看法,他希望所有國家能夠尊重國際法,尊重現行的製度和準則,通過協商冷靜,解決問題。

新加坡大使表示,雖然新加坡對南中國海地區並不宣布主權,但是,新加坡認為擁有自由航海權非常重要,他希望南中國海各方可以盡快達成南海行為準則。

三國大使還對俄羅斯在亞洲日漸增加的角色表示歡迎。俄羅斯總統普京第二次上任後,俄羅斯調整了亞洲戰略,希望更多介入亞洲事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