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日澳加強防務合作


去年11月美日澳三國首腦在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會晤。(資料照)

去年11月美日澳三國首腦在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會晤。(資料照)

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在國防和安全方面的合作最近幾年迅猛發展。美日澳在安全防務方面的合作通常被視為是管控或是遏制中國崛起的一個機制,不過,美國和澳大利亞的防衛專家稱,遏制中國並不是美日澳三國合作的主要目的。

日本首相安倍晉本月底前即將訪問美國,預計,屆時兩國會公布新修訂的《美日防衛合作指針》。這將預示著美日同盟步入新階段。

除了加強與美國的安全防務之外,日本也在加強與澳大利亞的關係。事實上,由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的共同努力,日本與澳大利亞的近幾年來在安全合作上的勢頭強勁。日澳安全合作的加強同時也促進了美日、美澳同盟的發展。

去年11月,美日澳三國首腦在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會晤後,三國發表聯合聲明強調,美日澳將持續深化其在亞太地區早就強大的安全合作。三方同意加強防衛和安全保障,包括共同展開軍事訓練,建立海上安全保障能力等。

美日澳三邊合作通常被視為是管控甚至是遏制中國崛起的一個機制。但是,卡內基基金會亞洲項目的高級研究員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認為,遏制中國並不是美日澳加強軍事合作的主要目的。

詹姆斯肖夫說﹕“隨著時間的推移,它(中國)對日本來說愈來愈是個因素。但是,實際上,在三邊討論時,這是一個很明智地被迴避的話題,而不是集中討論的話題。日本提出的任何對中國有針對性的企圖,都被澳大利亞和美國拒絕。”

肖夫是在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一個題為“美、日、澳安全合作的前景和挑戰”的研討會上說這番話的。他說,美日澳各有自己的側重點。日本希望將三邊主義發展成為一個威懾的工具,使日本在面對中國時在戰略上更具靈活性,而澳大利亞則希望通過這個來拓展聯合演習,並加強與日本和美國的聯繫;而美國最關心的是地區架構的建立。

他說,美日澳三邊合作的目的始終是要推進亞太地區的秩序建設,而不是以建立在某種威脅基礎上的。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研究員戴維恩維爾(David Envall)說,雖然美日澳三邊合作通常被認為要抗衡中國,但是,這個合作還包括“人道救援和災害防救” ( HA/DR)等“社區建設”功能。而正是因為這個功能可以接觸中國,將來可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他說﹕“我的看法是,這樣的社區建設功能因為提供了接觸性,它將來將發揮更大的作用,而不是更小的作用。”

史汀生中心研究員辰己由紀(Yuki Tatsumi)認為,正是三國對中國崛起看法的不同,對未來三邊合作的發展提出挑戰。

她在研討會的介紹中寫道:“如果將來三國對亞太地區安全環境的看法存在明顯的分歧,目前三邊安全關係的積極勢頭就很難維持,這特別體現在三國圍繞中國崛起以及如何應對問題上。目前三國應對中國的方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一致,但是,因為各國與中國關係的複雜性,三國將來應對中國的方式有可能會漸行漸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