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逐鹿非洲 (三)--競爭還是合作?

  • 斯洋

位於蘇丹的油田(資料圖片)

位於蘇丹的油田(資料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剛結束對非洲的訪問,中國對非洲貿易和投資的迅猛發展為美國打開了一扇新的視窗。美國人意識到,非洲不再是蠻荒之地、不再是愛滋病和貧困的滋生地,而是充滿機遇和希望的地方。但是,當美國決定重新擁抱非洲時,卻發現他們已經失去在非洲大陸的主導地位,中國已經與非洲建立了更加密切的聯繫。那麼,美國和中國在非洲會陷入競爭嗎?

*庫恩斯:中國可能將美國排除在非洲的發展之外*

美國參議員,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非洲事務小組委員會主席克里斯.庫恩斯的辦公室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非洲前不久發表一份報告稱,美國在非洲節節敗退,並拱手將經濟機會讓給競爭者,特別是中國,有可能將美國排除在非洲的發展之外。

庫恩斯在記者會上說:“ 這張圖表是關於中國人的。他們已經超過了美國成為非洲的最大貿易夥伴,而且,他們還在確保長期的合同到手。與此同時,他們的出口在增長,他們在非洲各國的市場地位也得到了保障。這樣一來,未來十年,我們可能會被排除在非洲的機會之外。”

庫恩斯敦促美國盡早更新將於2015年9月到期的《非洲增長與機遇法案》,以對抗中國在非洲日益增長的投資及影響力。該法案對一些非洲商品給予關稅豁免待遇,以幫助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創造就業崗位。

*庫恩斯:美國在非洲打贏疾病,卻失去了人心*

庫恩斯2011年在參議院非洲事務小組委員會舉行的“關於中國在非洲地區的作用及對美國政策的影響”聽證會時提出,他擔心美國正在逐漸喪失對非洲國家的影響力。

他說,中國的援助資金約70%用於修建道路、體育場和政府大樓,且常常用的是中國的原材料和勞動力;而美國政府援助中的70%主要用於抵御像愛滋病,瘧疾,肺結核及其他疾病。

他還說:“美國對非洲公共投資沒有中國的看起來這麼明顯。許多非洲人可能很驕傲地指著他們首都中國人修建的道路、大樓以及醫院,卻意識不到許多的醫生和護士是美國人培訓的,很多醫療設備也是由美國政府提供的。許多農村地區的醫療診所降低了母嬰死亡率、幫助給當地孩子接種疫苗,給非洲大陸捐獻蚊帳等等,這些都是美國政府資助的。一句話,也許我們可以打贏疾病,但卻失去了非洲地區的人心。”

*布羅蒂加姆: 美國有些危言聳聽*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發展項目主任黛博拉.布羅蒂加姆說:“我們美國把錢用於人民,而中國把錢用在基礎設施建設上,但是我認為這是一種錯誤的二分法, 因為人們也需要基礎設施建設,他們需要道路,需要電,需要中國公司正在做的一切。我們是在投入健康,我們在拯救生命,這點我很驕傲,但是我們並沒有為他們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中國公司提供了更好的就業機會。
兩者應該是互補的, 我們是競爭者,但是我們做的很多事是互補的。我覺得我們不需要這麼‘危言聳聽’。”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總裁史蒂芬.海耶斯說:“(非洲)基礎設施缺乏。這就是我為甚麼說中國在非洲的一切非常了不起,不僅是為了中國,也是為了非洲,同時也讓所有在非洲投資的國家獲益。 修建了基礎設施,我們就可以在中國人修建的道路上行駛, 這是好事。 基礎設施需要修建,非洲沒有一個國家,包括南非在內,可以滿足自己的電力需求。”

*大衛.希恩:美中在非洲利益相似*

美國前駐埃塞俄比亞和布基納法索大使大衛.希恩說: “美國對非洲的興趣與中國驚人相似,首先美國希望獲得非洲的資源,特別是石油;他們希望在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中獲得盡可能多的非洲國家的政治支持,希望增加美國對非洲的出口。 這三個興趣與中國是一樣的。”

他說,美國還希望盡量減少非洲的恐怖主義、毒品走私、國際犯罪等,不讓其損害美在非洲或本土的利益。這些也正日益成為中國的利益,但還沒達到美國的那種程度。美國還希望本國海軍能繼續停靠非洲港口並維持軍機飛行和降落。這尚未成為中國的重要利益。

不過,大衛.希恩說,中美在非洲商業競爭的潛在領域很多,特別是獲取商業合同方面,近年來中國在這方面佔據了上風。

他說: “把美國在非洲的所作所為和中國在非洲的所作所為相比,美國遇到的問題之一就是中國的行為很多都是國家控制的,比方說國營企業。政府對於在非洲應該如何投資,有強大的決定權,但是美國不是這樣的情況。美國的整個經濟領域是私營的。去還是不去,政府可能會有一些激烈措施,但是,都由私營企業自己決定。這在某種程度上給了中國企業在非洲的優勢。”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總裁史蒂芬.海耶斯也認為,中國國企在非洲確實有優勢,而且,中國奉行的“不干涉政策”給了中國公司更多的機會。美國在非洲不能再沿用傳統的援助模式。

他說:“我們在戰略上有一個優勢,我們可以開始幫助非洲國家私營企業的成長。中國的方法是‘自上而下’,我們必須是從中間開始,幫助壯大非洲中產階級的力量。 因為長遠來看,如果一個國家要發展,必需有一個廣大的私營部門、中產階級,如果我們現在從這里著手的話, 十年後,我們就會更有競爭力。”

他說,對美國來說,目前擴大在非洲投資的最大障礙是資金。“從美國方面來說, 最大的障礙是獲得資金。 中國、印度以及很多國家向在非洲投資的企業提供資金。我們的銀行害怕風險,特別是這樣一個時候。他們仍然把非洲看成過去的樣子,他們並沒有把非洲看成是一個投資的目的地。”

*大衛.希恩:在石油領域,中國並未嚴重挑戰美國*

由於美國和中國分別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石油淨進口國,而非洲大陸已探明的油氣儲量約佔世界儲量的8%。通常的概念是,美中在非洲石油領域的爭奪是不可避免的。

前蘇丹被認為最能說明問題。1995年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簡稱中石油)在蘇丹獲得了石油開採權。隨後,華盛頓與蘇丹中斷外交關係,中國乘機將蘇丹變成了最大的海外產油基地。

大衛.希恩認為,在石油領域,中國並未嚴重挑戰美國。他說: “這個還真沒有發生。西方石油公司遠比中國公司早進入非洲。尼日利亞、赤道幾內亞、安哥拉、還有北非的石油提煉主要是有美國和歐洲石油公司發展起來的。中國來的比較遲,他們贏得的是剩下的部分,他們獲得了蘇丹的石油,因為西方國家對蘇丹實施制裁。西方公司不會再去的那裡了。他們還去了其他小的地方,在那些西方公司不怎麼競爭的地方,比如乍得、尼日爾等。”

他說,中國在非洲有很多領域是可以合作的。目前聯合國在非洲有7項維和行動,中國參加了其中6項,得到美國和幾乎所有國家的贊許。美中在非洲急需合作的領域是發展援助,還有疾病預防。此外,非洲許多國家急需農業振興,美中有發達的農業項目,也有援非的豐富經驗。

*金磚國家在非洲都有投資*

對於非洲大陸巨大投資,中國並不是唯一的一個。 美國也不是唯一新近覺醒的一個。“金磚”國家中的巴西、俄羅斯和印度對非洲也有很多的投資。 這就是為甚麼剛剛結束的金磚國家會議在南非舉行的原因。越來越多的國家進入非洲市場,如伊朗、土耳其和韓國等。

美國國防大學非洲戰略研究中心主任雷蒙德. 吉爾品說:“外部利益相關者和夥伴在非洲的擴展是巨大的。這不是要麼選這個或是選那個的選擇題。從選擇來說,不再是中國與美國之間的選擇。印度、巴西以及其他一些國家在非洲都有相當的影響。對非洲國家來說,不是在美中之間選擇的問題,而是我們如何協調我們所擁有的各種選擇,使其達到最好的目標。”

吉爾品還補充說,在國家建設、安全問題、人權等問題上,美中應該合作,因為這樣更容易讓他們達成自己的目標。在貿易和投資上, 美中的競爭將會更有利於非洲的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