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重返亞洲的軍事和戰略部署


美國重返亞洲的軍事和戰略部署

美國重返亞洲的軍事和戰略部署

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今年5月以來三次訪問亞洲,國防部長帕內塔剛剛結束對亞洲的訪問,表明奧巴馬政府正在密鑼緊鼓地實施其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的策略。

美國為甚麼要重返亞洲,在軍事、外交和經濟上有那些部署?重返亞洲是否針對中國?美國在實施這一戰略的過程中可能會遇到怎樣的挑戰?軍事和戰略部署是美國重返亞洲戰略中最高調也是最具體的組成部分。在VOA衛視美中話題組的系列特別報道《美國重返亞洲之路》的第二部分中,我們為你介紹美國宣布重返亞洲戰略後,在軍事和戰略上的部署和行動。

東北亞

2012年8月21日,美國海軍陸戰隊與日本自衛隊開始為期37天的島嶼作戰演習,這次演習正值中日因為中國所稱的釣魚島(也即日本所稱的尖閣列島)關係緊張加劇之際。 “在擴大伙伴關係之際,我們同時加強與盟友的關係。美日同盟將繼續是21世紀地區安全和繁榮的基石之一。”

這是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今年6月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又名“亞洲安全峰會”上的講話,有關美國重返亞洲戰略軍事方面的部署沒有人能比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的闡述更詳盡和完整了。

帕內塔說,正是基於這個原因,美日兩軍正在加強培訓和共同作戰的能力,並在海事安全、情報、監控和偵察方面更加緊密合作。兩軍同時還在共同研發高科技能力,包括研發下一代導彈防御系統的新型攔截導彈,以及探討在太空和網絡領域的合作可能。在帕內塔剛剛結束的對日本的訪問中,美日宣布將要在日本南部建立新的反導系統。

美國在日本的一個重要計劃,就是美國打算將駐扎在沖繩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員9000人轉移到關島。帕內塔說,根據這項計劃,關島將變成美軍在西太平洋的一個戰略中心,美軍在亞太地區的行動也將因此增強。

加強與南韓的傳統盟友關係是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另一個關鍵組成部分。近年來,美軍同時也加強了與南韓的聯合軍事演習,並加大了與南韓軍隊的情報共享機制。美國表示,加強美韓同盟的目的主要是應對來自北韓的挑釁。

東南亞和印度洋區域

在穩固東北亞的同時,美國還加強在東南亞和印度洋區域的軍事存在。美國加強了與長期盟友泰國、菲律賓、新加坡的關係,同時發展與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印度、越南等國的伙伴關係。 其中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和越南等與中國在南中國海地區有領土爭端。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2010年8月,美國出動包括華盛頓號核動力航母在內的多艘大型艦艇與越南展開首次海軍聯合演習,此後又進行了兩次軍演,使得美越這兩個曾經的敵人之間的軍事關係得到了實質性發展。美國和菲律賓之間年度軍演的規模通常比較小,但是在今年的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aol,也即中國所稱的黃岩島)爭端之後,美菲提高了軍演的等級。

增加在亞太地區的軍演規模和次數也是美國宣布重返亞洲戰略後,在軍事部署上的新特點。2010年,美國主導的聯合軍演超過一半在亞太地區舉行;2011年,美國在亞太地區進行的軍演達到172次,幾乎平均每兩天就有一次。2012年6月到8月,美國夏威夷週邊海域將舉行一場為期55天、包括22個國家的“環太平洋2012”聯合軍事演習,俄羅斯和印度也首次參加,但是中國卻被排除在外。不過,帕內塔在最近的訪問中,邀請中國參加2014年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

美國特別提升了澳大利亞的地位和作用。2011年底,美國和澳大利亞達成一項軍事協議,美同意增加在澳北部距離南中國海900公里的達爾文港駐軍,以輪換部署,逐年遞增的方式,是駐澳美軍人數最終達到2500人。美國還同時增加進出澳大利亞的軍機架次,進一步擴大軍事活動等。第一批海軍陸戰隊員已經於今年四月抵達達爾文港。

帕內塔還說,到2020年,美國海軍將改變目前在太平洋與大西洋分別部署50%戰艦的格局,改變為太平洋60%,大西洋40%。屆時美國在太平洋的軍力部署將包括6艘航母,巡洋艦、驅逐艦、近海作戰艦艇和潛艇的數量也將佔美國海軍總數的半數以上。

帕內塔:軍力部署不針對中國

帕內塔在講話中否認這樣的一個軍事部署是針對中國的崛起,他表示美軍這樣做的目的是要建立一系列大家共同遵守的,有利於亞太和平與繁榮的制度。

他說: “我們指的是甚麼呢?這些制度包括公開和自由貿易原則,強調所有國家的權利和義務的公正的國際秩序,尊重法治。所有國家在他們共同擁有的領海、領空、太空以及網絡空間的公開進入能力,不用高壓和武力解決爭端的原則。”

他說,在美國加強上述地區伙伴關係的同時,美國也希望加強與中國的關係。他說,美國相信,中國對發展21世紀和平、繁榮和安全的亞太至關重要。

然而,美國卡托研究所的賈斯汀洛根並不接受帕內塔的說法,他認為美國所提供的理由和在亞太地區的資源投入並不相稱。

他說: “如果中國在加勒比海地區建立軍事基地,如果他們與委內瑞拉和古巴有密切的盟友關係,然後他們還資助我們所認為的夏威夷的分離分子。顯然,夏威夷在這裡等同於台灣。 我們當然會認為這是很具敵意的。即便是中國人表示這是為了禁止哥倫比亞的毒品交易或是打擊墨西哥灣的海盜。 我們不會認為這樣的理由可以解釋我們的行為。”

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軍事研究員成斌說:“首先,你得看全局。如果只是向達爾文部署2500人,這確實做不了任何事情,但是,如果你考慮到同時我們也在擴大在關島的能力,我們與南韓和日本的傳統盟友關係以及 我們正在南亞,以及東南亞建立的關係,你就會明白這是大布局中的一部分。”

美國能否有財力完成這樣的部署?

美國政府目前的財政赤字已經達到16萬億美元,國防部需要在10年內削減4千870億美元。 美國能完成這樣的軍事部署嗎?

帕內塔試圖緩解外界的擔憂,他說, “有人擔心我們目前面臨的財政壓力,可能讓我們無法在亞太地區保持如此強大存在。在這裡,我想明確表示,國防部有一個五年的預算計劃,並對如何實施我剛才列出的戰略有更為詳細的計劃。我們將實現我們在這個地區的長期目標,同時對我們的財政狀況負責。”

事實上,美國總統奧巴馬2011年11月在澳大利亞國會發表演說時就強調,美國國防開支的削減將不會影響亞太地區。

他說:“我已經要求我的國家安全團隊將我們在亞太地區的存在和任務當成重中之重。因此,美國國防開支將不會,我重複一遍,不會以削弱亞太地區的存在為代價。”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邁克爾奧斯林認為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調整並不是“革命性”的,只不過稍稍加大了在亞洲的投入力度,而且,美國沒有能力和資源來改變在亞洲的態勢。

他說: “奧巴馬政府說,你們不會看到在亞洲戰略上有任何改變。我們將保持同樣數量的軍艦,軍機,同樣的軍事活動事實,他們表示,他們希望增加 軍艦的數量。但是事實是,如果預算削減的程度按照他們所說的程度進行,這可能會是上萬億美元的削減,這樣我們就無法維持相同的物力和人力。”

卡托研究所的洛根說,美國不應該把自己當成亞太的首要平衡力量。 他說:“如果中國就要成為亞太地區的主導力量, 可以統領亞太地區的所有國家,包括南韓和日本,包括越南和印度, 這當然令人擔憂,但是,我不認為短期內中國可以成為這樣一個強大的國家。因此,如果美國在抗衡中國方面減少介入,其他國家就會做得更多。美國把自己當成主要力量,會給自己帶來很多的負擔。”

事實上,在軍事部署上,美國從來沒有離開過亞洲。日本、南韓、菲律賓、澳大利亞和泰國都曾與美國簽署軍事同盟條約。1951年,美國和日本簽署《日美安保條約》,日本向美軍提供基地,後來增加美軍有義務保衛日本的條款;1951年 美國和菲律賓簽署《美菲聯防條約》,主要內容為締約雙方將以“自助和互助”的方式保持並發展“抵抗武裝進攻”的能力;1953年,美國與南韓簽署《美韓共同防御條約》。美國與泰國從1980年代以來,就開始了“金色眼鏡蛇”聯合軍事演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