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網絡諜戰(5) - 報復與反報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

今年五月美國司法部以網絡竊密為由對五名中國軍人提出刑事訴訟後,中國立即做出口頭反擊。除此之外,中國還宣佈暫停中美網絡工作小組活動、政府電腦採購禁用Windows 8、對外國科技公司實施網絡安全審查等各種手段予以報復。美國專家建議,美國應該在中國的做法予以經濟懲罰,甚至在網絡領域“以牙還牙”。以下是美國之音系列報道“美中網絡諜戰”的第5集:“報復與反報復。”

*中國連續打響報復三槍*

5月19日,在美國指控中國軍官進行網絡竊密後當天,中國外交部宣佈暫停中止中美網絡工作組的相關活動。中國當晚還召見美國駐華大使博卡斯,向其提出中國的強烈不滿和憤慨,並威脅報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5月20日的記者會上說:“考慮到美方對通過對話合作解決網絡安全問題缺乏誠意,我們已經決定中止中美網絡工作組的相關活動。中方將根據形勢發展作出進一步反應。”

中美網絡工作小組是2013年6月美國總統奧巴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時商定的成果,目的是就兩國的網絡安全問題進行磋商。

5月20日,中國發佈《中央國家機關政府採購中心重要通知》,規定所有電腦類產品不允許安裝Windows 8操作系統。

5月22日,中國宣佈所有外國賣給中國的資訊科技產品和服務都要進行新的安檢,任何不能通過檢查的產品或公司都會被禁售。

有媒體稱,中國政府的上述三項措施,是中國強烈回擊美國間諜指控,對美國打響報復的“連續三槍”。

5月25日,英國《金融時報》發表題為“中國禁止國企使用美國咨詢公司服務”的報道。報道援引一名為中國領導層服務的資深顧問的話說,中國已下令國有企業與一些美國咨詢公司斷絕關係,擔心後者協助美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這些咨詢公司包括麥肯錫(McKinsey)和波士頓咨詢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等。

另彭博通訊社報道,中國要求國內銀行棄用IBM生產的高端服務器,改用國內品牌。不過,上述兩種傳聞都沒有得到中國官方的證實。

5月26日,中國互聯網新聞研究中心發表了《美國全球監聽行動紀錄》,首次系統地以官方半官方的形式整理和披露美國對中國的長期監測,稱美國在網絡上設雙重標準,“顯示其虛偽的本性”。)

*美國科技公司受影響更早*

不過,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國的美國科技公司,思科和IBM等公司的業務,其實在美國國家安全局前合同工愛德華斯諾登泄密後就已經受到影響了。

前美國商務部代理部長和法務部主任凱瑞(Cameron Kerry)說,斯諾登泄密事件後,美國一些高科技公司受到的最大商業影響來自中國。

凱瑞說﹕ “最直接的影響發生在中國。思科公司把2013年業績下滑歸咎於公司喪失了在中國的一些生意。IBM也失去了一些合同。” (LBL借斯諾登事件 中國向美科技公司發難)

*起訴中國軍人並非好的手段*

在美國司法部以“網絡竊密”罪起訴五名中國軍人後,有專家指出,這本身就是美國政府的報復手段,因為奧巴馬政府在網絡竊密問題上與中國多次交涉後,並沒有結果,當然,在斯諾登問題後,奧巴馬政府需要找到一個方向轉移全球對美國監控的注意也是一個原因。

但是美國喬治梅森大學法學院教授杰瑞米拉布金認為起訴並不是一個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

他說﹕“首先,永遠都不會有審判,因為這幾個人不會被拘留,我們只是點了他們的名;第二,我不認為,起訴中層官員是大國之間解決分歧的辦法;第三,美國在全球各地都有利益。不起訴其他國家官員也符合美國的利益,特別是不能為了他們在自己國家的所作所為起訴他們。(我相信全球都有對美國的做法不滿,我們自然不希望我們的國防部的助理因為在亞歷山德里亞(美國國防部所在地)所作的決定而被起訴。)

《華盛頓郵報》在中國軍人被起訴後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說,中國可能“以牙還牙”,起訴美國政府官員,包括起訴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和網絡司令部司令在內以及美國公司來羞辱美國,但中國迄今並沒有採取這樣的措施。

*經濟制裁或是其他*

美國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高級研究員、軍事專家歐漢龍認為,針對中國的做法, 美國應該在經濟領域予以制裁。

歐漢龍說﹕“我想美國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經濟領域採取一些懲罰性措施, 我們可能在這方面要採取更多的行動。”

喬治梅森大學的拉布金教授認為,除了通過外交手段和經濟手段懲罰中國外,也許更有效的辦法是在網絡領域給中國公司制造麻煩。

拉布金說﹕“也許我們應該考慮在網絡領域給予報復,我不是說這是唯一的辦法,但是這肯定值得考慮,我們可以給中國公司制造麻煩。我們應該將那些偷盜美國機密的人的照片公佈於眾,告訴大家,嗨,就是這個人在偷我們的東西, 這個我們肯定是可以做的。”

歐漢龍承認,制裁可能會導致報復措施的惡性循環,他建議建立一個像世界貿易組織那樣的獨立機構來處理這樣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