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網絡博弈- 下一代人的新冷戰(7): 網絡冷戰觸發熱戰?


美中網絡博弈 7

美中網絡博弈 7

在紐約時報披露中國解放軍61398部隊向美國發動了大量網絡攻擊後,陸續有美國政府負責國家安全和情報的高級官員和將領發表講話,強調網絡入侵正給美國的國家安全帶來嚴峻挑戰。

奧巴馬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多尼隆(Tom Donilon)3月11日在亞洲協會的一場演講中要求中國公開承認網絡間諜問題的緊迫性。他說:“國際社會不能容忍這種行為。就像奧巴馬總統在國情咨文演講中所說的,美國會採取行動應對網絡威脅保護我們的經濟。”這是奧巴馬政府首次就網絡安全問題公開點名批評中國。

而就在兩天前,剛剛離任中國外交部長的楊潔篪仍然對中國軍方涉嫌參與了針對美國的網絡間諜活動予以否認。他在全國人大召開記者會時說:“出於政治目的,編造和拼湊聳人聽聞的新聞,既抹黑不了別人,也洗刷不了自己。”

在美中兩國就網絡安全問題的口水戰升級之際,美國網戰司令部司令基思·亞歷山大(Keith Alexander)在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首次公開披露,美國正在組建一支有攻擊能力的網絡作戰部隊。他說:就像你們很多人所知道的,我們已經在組建一支部隊,包括部署這支部隊所需要的戰術、技術、程序和理論,其重點在於防衛美國的網絡空間。我要聲明的是,這支部隊並不是一支防禦性部隊,而是一支供國防部調遣的攻擊性部隊,用於在美國網絡空間遭到襲擊時捍衛國家。

美國網戰司令部2010年5月由前美國國防部長蓋茨成立,首任司令亞歷山大還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在國家安全局內部,美國官員曾經討論美國在面臨一場大規模網絡攻擊前是否可以發動先發製人的網絡襲擊。
美中網絡博弈- 下一代人的新冷戰(7): 網絡冷戰觸發熱戰?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警告說,網絡等手段的出現使戰爭的定義被擴大了。 “我們對戰爭的定義現在還包括“軟性”的版本,”克拉珀說。 “金融和網絡都可以被用作武器來對付我們,而且這類攻擊的發動者可以否認,也可以隱蔽他們的行踪,”他說,“因此在今年的證詞中我們把網絡列入特別領域,它的重要性不容我們忽視。”

傳統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表示,網絡上的敵對行為使戰爭的定義變得模糊。 “網絡行動將伴隨我們,不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年代。實際上,有人說,網絡世界的衝突把和平與戰爭的界限變得模糊了。”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的歐文·勒晁(Irving Lachow)表示,如果不對各國在網絡安全領域的行為加以規範,網絡領域的摩擦將很有可能引發現實世界真刀真槍的衝突。他說:“網絡襲擊是絕對有可能導致另外一方採取非網絡行動予以還擊。行動可以是在經濟領域、可以是通過外交渠道,也可以是軍事行動。而且還會導致局勢升級。所以說,網絡戰引發熱戰是絕對可能的。”

國家安全網絡的研究員比爾·弗倫奇認為,兩國之間已經存在的危機或衝突會加劇網戰演變熱戰的可能性。他說:如果世界上已經有一場危機,好比說中日在釣魚島上的爭端。很有可能雙方你來我往的常規網絡間諜行為會因為目前的危機而被雙方誤判。

顯然,美中兩國亟待制定一套網絡安全領域的行為準則,以避免這個21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因網絡領域的衝突而陷入危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