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斯諾登泄密為美中網絡黑客製造矛盾

  • 林楓

斯諾登6月13日接受《南華早報》採訪

斯諾登6月13日接受《南華早報》採訪


中國多家官方媒體最近紛紛就前美國國安局合同僱員斯諾登泄密事件發表評論,指責美國對網絡實施監控,危害網絡安全。但美方認為,美中在網絡安全方面的真正分歧在於中國通過官方途徑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和商業機密。

斯諾登泄密事件發生以來,受到政府嚴格控制的中國媒體一度對斯諾 登所說的美國國安部門已入侵中國電腦網絡多年的說法保持沉默。不過最近,中國多家媒體接連就斯諾登的這一說法發表評論,指責美國的網絡監控行為危害網絡安全。

英文的中國日報率先發表文章稱,美國國安部門的監控項目考驗美中關係。中國軍方的解放軍報指稱,斯諾登事件讓“美國由網絡警察變竊賊”。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剛剛刊登復旦大學沈逸的署名文章,稱“美式霸權威脅全球網絡安全”。

隨後,中國外交部也打破沉默。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美方應重視國際社會和各國民眾對此問題的關切和要求,給國際社會一個必要的解釋。”

這是中國官方首次就泄密事件正式發表有實質內容的評論。

自今年2月美國私營網絡安全公司曼迪昂特發佈報告披露中國解放軍61398部隊僱用的黑客入侵了美國政府和私營企業的電腦網絡以來,美國政府和媒體在斯諾登逃往香港大量泄露“棱鏡”秘密計劃之前,美國政府和媒體一直批評中國政府支持了黑客對美國電腦網絡的攻擊。然而斯諾登泄密一事似乎已經成為中國政府手上一張好牌。很多中國媒體和學者都認為,斯諾登曝光美國國安局“棱鏡”計劃細節使美方指責中國進行互聯網監控和黑客行為的正當性被大大削弱。

前美國中央情報局中國問題分析員克里斯約翰遜(Chris Johnson)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問時也認為,斯諾登事件的確攪渾了水。

他說﹕“對於美國方面來說,或許美國方面一直是希望能夠站在一個“道德的制高點”上,或者說是希望能夠展現一個道德的制高點。那麼斯諾登泄密事件的確是把水攪渾了。拋開事實不提,它也的確是攪渾了水。不過我認為人們也應該把中國媒體對這件事的報道和中國領導人到底會如何思考和處理網絡安全議題加以區分。”

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莎琪在一次例行記者會上否認美國在網絡安全方面持雙重標准。

莎琪說﹕“兩者有所不同。其中一種網絡攻擊是為了竊取經濟數據與金融資訊;另
外一種是為了監控與追查想要傷害別人的人。美國總統與政府歡迎就後者進行辯論。”

目前擔任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副總裁的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表示,人們應該把各類網絡活動加以區分,不能把通過網絡偷竊商業機密和知識產權與網絡間諜行為混為一談。

包道格說﹕“網絡間諜大體上可以分三大類。一類是一個國家在戰爭時期針對另一個國家而籌備一系列相互關聯的行動。第二類是刺探情報。美國會繼續刺探一切我們可能得到的情報,同時我也要阻止別人刺探到我們的情報。第三類是通過官方途徑來竊取知識產權。”

實際上,在美中兩國元首舉行庄園峰會的時候,美方已經把通過網絡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和政府間網絡間諜行為進行了明確區分。

他說﹕“奧巴馬總統今天與中方詳細地討論了這個議題。他要求中方負責這一問題的政府部門了解美方的立場:如果中方不解決這個問題,繼續像目前這樣這麼直接地竊取美國知識產權。這將會是美中經貿關係中一個非常艱難的問題,而且會成為雙邊關係實現其最大潛能的絆腳石。”

有分析認為,中國一直不願高調回應斯諾登泄密事件是不願意破壞奧習庄園峰會後兩國已經建立起來的融洽氛圍。而美中也在此次庄園峰會上同意,雙方將在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的框架內專門設立一個網絡安全問題工作小組,在網路安全方面加強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