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前將領稱川普解決朝核不應忘了日韓

  • 斯洋

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布萊爾(資料圖片)

美國一名前海軍將領星期二(5月2日)說,北韓問題是東亞地區目前最大的威脅,但是解決北韓問題,美國不應該忘了日本和南韓,日、韓不僅有相當的能力可以對北韓施壓,而且也位於威脅的最前沿,相反,川普政府依賴的中國並不是那麼可靠。

布萊爾:川普政府忘了日韓

前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丹尼斯·布萊爾(Dennis Blair)星期二在日本笹川和平基金會美國分部的年會上說,川普政府意識到北韓核導彈問題的嚴重性,對北韓發出了一系列警告,並幾次呼籲中國向北韓施壓,但是,他說,川普政府的東亞政策錯過了重要的一點。

他說:“但是川普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忘了與日本和南韓進行磋商和共同計劃,這是很重要…… 這樣的一種方法沒能利用 南韓 和日本的相當的能力,對北韓進行經濟、外交和軍事上的施壓。更重要的是,日本和南韓在這些衝突的最前沿,不與他們事前進行政策 上的磋商和計劃,如果衝突不發生,美國的做法也可能帶來相當的不信任, 一旦衝突發生,對盟友關係也會有嚴重損害。”

他說, 他更願意相信美國與日韓在北韓問題沒有磋商是因為一些職位的人員調配,包括駐日和駐韓大使,還沒有到位造成的,而不是川普政府故意做出“親中國而遠日韓”的選擇。他強調,美國的東亞政策總是經由東京和首爾到達北京才有更好效果。他說,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依賴中國解決北韓問題肯定會帶來失望,也不會讓北韓改變安全戰略。

不過,他也指出,在操作層面上,美日盟友的合作還在。他指出,日本政府派遣兩艘戰艦與美國卡爾·文森號戰艦一起在南中國海巡邏等等。他說,這才是美國在亞洲這個重要地區的優勢。

布萊爾目前是日本笹川和平基金會美國分部的主席、首席執行官, 他還曾擔任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

博明:川普致力於加強與亞洲傳統盟友的關係

川普在競選時批評日韓“搭便車”,一度使得美國與日韓關係充滿了不確定性。不過,川普當選後,兩次會晤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並與之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係。另外,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以及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川普執政百日內前往日本和韓國訪問。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星期二也在笹川和平基金會的年會上說,這麼短的時間,美國高層官員頻繁訪問日韓,證明了川普政府對日韓盟友以及亞太的重視。

他說,川普政府上台之初,白宮對美國的亞洲政策怎麼走確實有過不確定,但是現在川普政府在亞洲問題上的立場很明確,他說:

“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內部對於亞洲問題的走向再也沒有不確定性。 川普總統選擇的道路就是加強與亞洲盟友的關係,培養與亞洲其他國家的友誼和夥伴關係,但是這需要通過我們最傳統的盟友關係來展開,日本是源頭的源頭。”

不過,儘管如此,與會專家還是擔心,究竟是誰在製定亞洲政策。

李維亞:依賴中國解決北韓問題並不可靠

川普政府目前在向中國施壓,希望中國阻止北韓進一步進行核試驗。川普總統4月30日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採訪時甚至說,如果中國為解決北韓核與導彈問題發揮影響力,作為回報美方願在貿易不均衡等美中貿易談判上作出讓步。

川普說:“坦率地講,我認為北韓問題比貿易更重要。” 他說: “貿易很重要,但是,數百萬人捲入大規模的戰爭, 數百萬人可能死亡,這個,我認為要超過貿易。”

但是,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東亞政策高級研究員李維亞(Evans JR Revere)在在笹川和平基金會的年會上說,川普讓人認為,在北韓問題上他與中國有一個交易,但是,李維亞認為,美國依賴中國解決北韓問題並不可靠。他指出,中國與美國有利益重合的地方,但是並不相同。

他說:“中國在北韓問題上的根本想法:利用北韓作為一個'緩衝區', 更傾向兩個北韓的存在,對朝鮮半島統一後的民主、市場化、與美國結盟並允許部分美軍存在的一個國家感到擔憂。 ……我和中國官員,包括級別比較高的中國官員討論過, 這些根本想法、這些擔憂、這些傾向都沒有改變。”

他估計,未來幾個星期或是幾個月,川普政府可能會失望。

不過,也有人認為,在北韓問題上,川普政府也讓中國感到害怕,因為川普說過,如果中國不幫忙, 那麼,美國會獨自對付北韓。川普還表示,美國在北韓問題上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包括對北韓發動先發制人的打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