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主導TPP談判 應緩解中方憂慮

  • 莉雅

2012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場景 (資料圖片)

2012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場景 (資料圖片)

自從美國2009年開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並主導有關的談判以來,就有人認為這一協定就被看成是針對中國的。最近日本加入有關的談判更是加劇了這種看法。前美國貿易代表、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認為,美國應該做出相應的努力,緩解中方的這種憂慮。

美國代理貿易代表馬蘭提斯4月24號致函美國國會, 把日本納入正在進行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談判。

馬蘭提斯大使把日本的加入稱為一個歷史性的時刻。他說:“日本現在加入即將有12個國家組成的大家庭,對於TPP以及全球經濟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美國貿易副代表德馬蘭提斯2012年2月29日在菲律賓回答媒體提問(資料照片)

美國貿易副代表德馬蘭提斯2012年2月29日在菲律賓回答媒體提問(資料照片)

前美國貿易代表佐利克也表示,日本加入TPP在不久以前還是很難想像的事。他說:“日本參與進來極大的拓展了TPP的範圍。日本的加入是一件很大的事。”

而克里國務卿說:“日本的加入意味著這項貿易協議將涵蓋全球經濟總量的40%。”

*日本態度改變*

日本原本反對加入TPP談判,但是在安倍晉三就任首相後,日本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3月15號,安倍宣佈日本加入TPP談判。

世界銀行前任行長佐利克 (資料圖片)

世界銀行前任行長佐利克 (資料圖片)

日本駐美大使館公使森健良(Takeo Mori)說:“之所以做出這個大膽的決定、而且是克服了各種困難才做出的決定,是因為它不僅僅只是關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它是安倍首相重振日本經濟大策略的一部分。”

TPP除了被日本政府看作是推動日本進行結構性改革、重振日本經濟的催化劑以外,它還被賦予了戰略上的重要性。

森健良說:“第一是,我們認為絕對有必要在經濟方面加強同美國的安全以及同盟關係。第二個戰略考慮是,日本希望、而且必須參與本地區規則制訂的過程,因為這是我們的地區。我們不能被排除在該地區目前正在發生的重大努力之外。”

*美國與歐盟展開貿易談判*

在美國方面,除了積極推動TPP談判之外,美國與歐盟在經過多年的商討之後也開始展開有關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

佐利克:“從最廣的地緣戰略層次上來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與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可以成為美國通向歐亞大陸東西邊界的經濟橋樑。”

克里國務卿說:“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TTIP)是一個在全球範圍內提升貿易規則的巨大機會,因為歐洲作為一個整體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市場,美國目前是全球最大經濟體,這兩個加在一起的總和要大大超過全球經濟總量的50%,同時還有大量的產品流向世界各地。”

他在與歐盟討論建立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時說明了美國展開這一系列貿易談判的目的。

克里說:“如果我們就有關的標準達成一致,例如就因特網的相互操作性、數據傳輸的規則、隱私權等達成一致,我們可以把有關安全的監管等結合在一起,以滿足我們所有公民的利益,那我們就為巨大數額的產品建立了一套生產標準,那些希望加入這一體系的國家將不得不提高它們的標準。這就是我們在所有這些談判中所希望達到的。”

*美國新貿易舉動旨在排除中國? *

但是英國《金融時報》認為,這些協議是美國政府新策略的重要部分,而這些新策略的目的則是為了對付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製成品出口國。文章說,奧巴馬政府的新貿易舉動也許可以稱為ABC(Anyone But China)-即“中國除外”。

該報援引一位共和黨重要參議員的助手的話說,美國與歐盟的貿易談判“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中國戰略的一部分。”

但是佐利克說:“中國一些人把TPP看成是美國遏制中國大戰略的一部分。”

在一些人看來,TPP以及美歐貿易談判代表了另外一種策略,即美國政府企圖通過吸引志趣相投的國家組成更小的團體來建立新規則,並且是對中國形成合圍之勢,而不是與之合作。

不過,主導過多邊貿易談判的佐利克認為,把中國排除在外的策略不會成功。

佐利克說:“我不認為這是TPP的目的,如果是的話也不會成功。中國很深的融入了全球和區域供應鏈,它的增長對於所有TPP夥伴國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 ”

*美國有必要回應中國的憂慮*

儘管美國官員和學者都多次表示,TPP不是針對中國的,但是佐利克認為,鑑於中國對TPP存在的疑慮,美國有必要採取具體的措施來回應。

佐利克說:“對中國做出的一項努力可以是雙邊的,把貿易自由化與中國自己的結構性改革計劃聯繫起來,例如提高服務業的競爭力和生產率,或是金融領域的改革產生的互補性利益,或是通過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開發和保護具有增值產品的技術等。”

他認為,美國還可以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框架下,加強與中國的合作,積極推動建立一個更加健康的全球經濟體系。

佐利克說:“這些倡議可以清楚地向中國表明,美國的經濟策略不是一個遏制中國的策略,而是會給中國帶來機會,如果中國也為開放性市場的區域和全球體系承擔責任的話。”

*撇開中國有風險*

《金融時報》認為,美國撇開中國建立新貿易規則這個新思路的風險在於,這種方式可能促使中國進一步背離全球貿易體系,削弱而不是強化其遵循這一體系的動機。文章說,如果這最終成為現實,那麼美歐貿易談判以及TPP將不是引領全球金融經濟一體化的新時代,而是在全球化的棺材上又釘下一顆釘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