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美關係:基辛格論調已過時?

  • 燕青

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

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目前正在美國訪問。迎接胡錦濤的,不僅有白宮安排的三加三小型晚宴、國務院的午餐會、白宮的正式國宴以及美國商會等設下的午宴,還有來自美國國會以及美國公共輿論界對白宮應當在中國的人權以及民主問題上給予更多關注的大聲疾呼。

約瑟夫.鮑斯科(Joseph A. Bosco)是長期關注美國外交政策以及美中關係的一位學者和分析人士。他多年來堅持“反共”立場,一貫以為美國歷屆政府多年來在中國的人權和民主化問題上,付出的非常有限,沒有把美國人民的心聲充分表達出來。

胡錦濤這次訪美之前,鮑斯科在美國主要媒體之一基督教箴言報上面發表評論,再次表明了他長期持有的觀點。這一次與以往不同的是,他收到的某些反饋的“來源”,讓他頗為吃驚。

約瑟夫.鮑斯科

約瑟夫.鮑斯科

鮑斯科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上星期在基督教箴言報上發表那篇評論之後,還有之前在華盛頓時報以及洛杉磯時報上發表類似評論之後,都收到了過去被認為是‘親共’的一些人士的反饋,他們都對我寫的文章表示支持,而且似乎都在反省過去的看法。”

鮑斯科對美國之音透露,他在跟一些一度“親共”的學者私下交談時說,“我知道你同意我說的某些觀點”,言下之意,“有些你可能還不同意”,但是沒想到,對方的回答是:“不,你寫的那些我全都同意。”

*美國人民的認同感*

在鮑斯科看來,胡錦濤訪美之前美國輿論“轉型”的背後,是社會各界對中國政府這些年來的作法、尤其是對中國政府繼續在國內實行高壓政治所感到的失望。鮑斯科說,美國人民對一個專制高壓政府是不認同的。正因為如此,美國人民樂見台灣的民主轉型,也樂見韓國拋開所謂的“亞洲價值觀”,採納民主政治制度,未來也會樂見中國向民主政治轉型。

鮑斯科說:“正是因為這樣,大家才會看到過去這一兩個星期以來,美國各大報刊、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等,都刊載了有關人權議題的社論,同時也看到我在基督教箴言報上發表的那篇評論,還有其他人撰寫的評論,都突出了人權問題。這充分說明,美國人民確實關心這一話題。”

不過,胡錦濤訪美之前,美國各大報刊刊登的署名文章中,也不是都以人權和民主為重心,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在華盛頓郵報上刊登的一篇署名文章就是其中之一。

*基辛格老調重彈?*

基辛格在1月14號出版的這篇評論中說:“在美中兩國首腦即將舉行峰會之際,雙方在所面臨的很多問題上都取得了進展,峰會後很可能達成某种積極的(聯合)公報。然而,雙方領導人同時都面對的局面是,各自國內的精英都在強調衝突、而非合作。”

基辛格在以“避免美中冷戰”為題(Avoiding a US-China Cold War)的評論中寫到:“美中兩國都認為自己的國家價值既獨特,同時也是其他國家和民眾自然而然想要效仿的。”

基辛格說,如何讓中美兩國都懷有的這種凌駕於他國之上的想法互不矛盾,是中美關係中所面臨的最嚴峻的挑戰。

基辛格在文章中談及中國民眾大國崛起、重振中華雄風的願望,但是絲毫沒有提及很多中國民眾對現行體制不滿意、認為中國不實行民主,不要說什麼“大國崛起”,實際面臨的是政權到底是否能夠維持下去的問題。

長期關注美中關係的學者鮑斯科說:“基辛格的這篇文章,和我剛剛說到的美國當前的主流輿論相比,屬於是‘另類’。他說什麼美國政府應當更加理解中國政府所面臨的挑戰、他們和我們在很多問題上都有著不同的看法、中國要考慮自己本身的利益、過去有被西方侵略的歷史,等等。”

鮑斯科說,基辛格的這篇文章,並不讓他感到奇怪,因為這是基辛格幾十年來的論調了,而這種理論的存在,表明當前雖然美國輿論界似乎越來越“清醒”,但是,挑戰依然存在。

*很多專家都開始反思*

鮑斯科說:“很多人,包括過去對中國政府持有‘包容’看法的那些專家,現在都開始在反思,過去那些想法是不是錯了?是不是被誤導了?是不是過於輕信中國官方的說法、顯得頭腦簡單了?目前,似乎某種新的共識正在形成,但是還沒有完全形成。還有像基辛格這樣的,或者是其他一些人,他們的觀點更接近中國政府的觀點。”

美國學術和政策界另一位“反共”人士、2049項目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凱麗.克里(Kelley Currie)女士對美國之音表示:“我們這些一貫以為人權議題應當佔據政策的核心、犧牲原則換取不到任何好處的人,看到過去這些年的發展(印證了我們之前所說的)、看到公眾輿論現在明顯向更具有原則性的方向的轉變,內心裡感到一定程度的欣慰。”

*做中國人民的“諍友”*

與此同時,克里指出,“基辛格一派”一時間估計是不會放棄他們的觀點的,而且還會試圖“捲土重來”。克里說,已經有一些文章說胡錦濤實際上是中共當中的 “溫和派”,美方應當盡量與之合作,否則面臨的對手有可能是更加鷹派的軍方代表人物。言下之意,美方應當和中國現政府採取合作的態度。

克里說:“由此可見,中國政府傲慢和不明智的表現,在很大程度導致了最近美方在政策上向著更加有原則的方向轉變,但是仍然有一些很強的勢力,繼續主張美國應當延續過去20年來、重在眼前效益的對華政策。”

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歷史和國際關系教授阿瑟.沃敦(Arthur Waldron)表示,中國人民應當看到,美國學術和政策界所謂的“反共”人士所持的一個基本點是,廢除一黨專政、實現民主政治以後,中國將會有更加美好的未來,世界隨之也會更加美好。他說:“我們不想做中國表面上的朋友,我們要做的,是中國人民的‘諍友’。”

相關內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