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擔心川普最先與中國在危機中相碰

  • 莉雅

美國總統川普(左)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

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執政剛剛兩個星期就迅速推出了多項改革措施,並對墨西哥和伊朗採取行動,包括對伊朗的公司和個人進行制裁。儘管川普還沒有對中國採取什麼實際的行動,但是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擔心,川普政府很可能在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在一場危機中與中國打交道。

川普退出TPP對中國的好處

川普總統上台的第一天就簽署行政令,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在很多觀察人士看來,這是川普拱手送給北京的一個禮物,而且也使亞太國家懷疑美國是否是一個可靠的夥伴。這種懷疑給北京提供了進一步加強它對亞太國家影響力以及製訂國際貿易規則的機會。他們注意到,在川普上台之前就已經出現了一些亞太國家跟隨中國的跡象了。例如,美國的條約盟友菲律賓已經轉向北京了,美國的另一個盟友泰國也在這樣做。馬來西亞也有傾向於北京的跡象。

退出TPP顯示了美國的日益不可預測

不過,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所長戴博(Robert Daly)認為,川普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也給北京帶來了壞消息。

他說:“為了在國內繼續進行非常困難的經濟過渡,而且中國今年還要進行一些政治的過渡,中國需要一個穩定和可預測的環境,而美國是決定中國是否擁有這樣一個環境的主要因素。對於中國來說,美國撤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是美國日益不可預測的一個徵兆。”

川普質疑“一個中國”最讓北京震驚

最近剛剛去過中國的戴博日前在威爾遜中心的一個研討會上說,在北京看來,川普的不可預測性展現在幾個方面,而最讓北京感到震驚的是川普說他看不出來美國為什麼必須受到“一個中國”政策的約束。他們認為,美國的這種不可靠非常有損中國的利益。

戴博認為,如果川普政府挑戰這個美中關係的基石,把它視為一個談判的籌碼就等同於與中國斷交。

川普政府對中國的關注不夠

曾經在中國南京任職霍普金斯大學-南京大學中美文化研究中心美方主任的戴博指出,美國一般總是最關注那些可能給美國帶來實 際損害的緊迫的威脅,像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等非國家行為者以及失敗國家,然後擔心的是可能與俄羅斯發生的衝突,原因是俄羅斯擁有的核武器可以迅速將美國從 地球上抹掉,但是如果我們考慮長遠來講可以威脅到美國在全球的主導地位以及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國家,那麼也許只有中國才有這種可能。但是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簡報會上只是在會議結束前的幾分鐘裡討論了有關中國的問題。美國漫不經心的給中國拋出的一些東西卻在中國引起極大的關注,他們盡整個政府之力來應對。

他說,這種做法令人憂慮,因為今天的中國不再是1979年的中國,而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國、市場和投資者,而且對影響國際規範的興趣日益濃厚。因此他認為,如何發展與中國的關係不能繼續成為一個事後才想起來的事情,也不能受到危機的驅使。

擔心川普政府可能最先與中國發生碰撞

儘管川普在上任後還沒有對中國採取什麼實際的行動,但是戴博士擔心的是,川普很可能最先與中國發生衝突。

戴博說:“我的一個擔心,也是一個相當普遍的擔心,就是川普政府很可能在它還沒有做好准或是在新的、非常令人擔憂的情況下在一個危機或是最可能來自北韓發射洲際彈道導彈這樣的威脅之下與中國發生遭遇。”

這位前美國馬里蘭大學美華中心主任認為,自從1979年美中建交以來,我們第一次有兩位總統以根本上對抗的眼光來看待這個 關係(view the relationship in fundamentally adversarial terms),而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他指出,2014年的皮尤中心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中美兩國的民眾對對方國家的負面看法首次超過了積極的看法,而且這種情況出現在亞太國家日益對美國在亞太的持久存在抱有懷疑的時候。

戴博:不讓中國進入島礁等於戰爭行為

在他看來,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有關中國不會被允許進入它在南中國海的人造島礁的講話實際上是對中國宣戰。

他說:“阻止中國進入島礁將是戰爭行為。阻止船隻,你需要進行軍事封鎖,這是戰爭行為。只有一種方式阻止中國的飛機降落在那些島礁上的跑道上,那就是戰爭行為。”

這位前駐華外交官希望川普在執政的百日之內盡快填充各政府部門的位置,讓自己的人到位,然後對美國的外交政策進行全面的審核,並對美國的真正利益與實力進行自我審計,然後做出政策決定,再發推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