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美中角力 澳大利亞要走鋼絲

  • 莉雅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 (資料圖片)


中國總理李克強星期三開始對澳大利亞進行正式訪問,美國副總統彭斯則計劃4月訪問澳大利亞。分析認為,在川普總統上任後,美澳之間的傳統盟友關係發生微妙變化,增加了中國加大它對澳大利亞的影響力的機會,兩個大國的角力打到了澳大利亞家門口,澳大利亞也不得不在加強澳中經貿聯繫和維持澳美安全同盟之間走鋼絲。

中國總理李克強星期三啟程對澳大利亞進行五天的正式訪問,並參加第五輪中澳總理年度會晤,隨後對新西蘭進行正式訪問。這是李克強時隔11年後再次訪問這兩個國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4年也對這兩個國家進行了國事訪問。

李克強訪問澳州釋放的信號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鄭澤光星期二在媒體吹風會上表示,李克強此訪並不僅僅是為了推動中國同這兩個國家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進一步向前發展。

他說:“在當前世界經濟復甦乏力、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思潮抬頭背景下,此訪將向亞太地區和世界發出中國同澳、新致力於促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繁榮的積極信號。”

預計李克強在訪問期間會尋求澳大利亞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雙方還會討論中國主導的亞太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的進展等。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表示,在李克強訪問期間,雙方將簽署擴展中澳自由貿易協議並改善服務業和創新以及基礎設施和其他領域投資的協議。

不過,英國《金融時報》援引沒有透露姓名的澳大利亞官員的消息說,在李克強訪問期間,澳大利亞不會把用於發展澳北部經濟而設立的“澳北基礎設施信貸安排”投入中國的新絲綢之路項目,雙方不會簽署有關的備忘錄。澳大利亞擔心此舉會影響它與華盛頓的關係。

川普上任後美澳關係發生微妙變化

在中國加強與澳大利亞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時候,美國與澳大利亞卻因為川普上任後宣布退出澳大利亞強烈支持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以及兩國領導人在一個難民協議上發生爭執而出現不快。這兩個協議都是在奧巴馬總統執政期間達成的。

在這一背景下,美國副總統彭斯定於今年4月對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亞太國家進行訪問,意在重申美國對該地區盟友的安全承諾以及美國致力於繼續與該地區進行積極的接觸。

自從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美國與澳大利亞的傳統盟友關係變得更為複雜。去年的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亞人反對川普當選,認為他的當選會使這個世界更為危險。

澳大利亞出現是否應向中國傾斜的爭論

在美中兩國領導人相繼對澳大利亞進行訪問的時候,澳大利亞內部出現了它是否應當把它的貿易和安全優先考慮從川普執政下更為不可預測以及帶有保護主義傾向的美國向中國傾斜的激烈爭論。

它涉及的是巨大的經濟和軍事關係以及區域的外交平衡。堪培拉與華盛頓有著幾十年的安全同盟關係,而且美國在澳大利亞駐有軍隊和重要的軍事設施。中國則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而且中國還取代了美國成為澳大利亞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來源地。去年,中澳貿易額達到1050億美元,幾乎是美澳貿易額的三倍。

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菲茲杰拉德(Stephen FitzGerald)這個月在一個演講中呼籲澳大利亞重新評估它與美國的關係,說川普在貿易、移民和其他問題上的看法是對澳大利亞人的冒犯。

澳前高官:應繼續維持與美國的同盟關係

但是,澳大利亞也有不少人認為,澳大利亞應該繼續維持與美國強有力的盟友關係。

美國《華爾街日報》援引前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秘書長彼得•瓦吉斯Peter Varghese)的話說,“沒有這個同盟關係,我們將不那麼安全,不得不為我們的國防支付更多的金錢而且更容易受到其他國家的壓力。”

這位前澳大利亞官員認為,澳大利亞最終將無法避免面臨中國要取代美國成為亞洲主導力量的這個企圖,而在他看來,中國的這個企圖關係到澳美同盟的核心。

與此同時,中國在澳大利亞的一些投資併購項目也引發了爭議。一些人擔心,中國對澳大利亞的基礎設施和戰略資源等方面的投資會影響到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去年8月,澳大利亞國庫部以涉及國家安全為理由拒絕了中國國家電網和長江基建投資新南威爾士州電網公司99年租賃權的投資申請。同年,澳大利亞也拒絕批准中國企業收購澳大利亞肉牛養殖牧場的交易。此前,澳大利亞也拒絕了中國的一些投資。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國防經濟分析師馬克·湯森(Mark Thomson)日前在位於華盛頓的東西方中心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表示,澳大利亞希望川普政府在亞洲的戰略要像童話故事《金發姑娘和三隻熊》裡小熊的那碗粥那樣,不冷也不熱。

他說:“我們不希望這個粥太冷,也就是說,我們不希望美國撤離亞太地區。我們也不希望這個粥太熱,也就是說,我們也不希望美國在亞太地區扮演好戰的、過度軍事化的角色。”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認為,在亞洲和全世界,美國仍然是最領先的全球性戰略強國,而中國祇有在民主化之後才能實現其經濟潛力。她希望美國作為在印度和太平洋地區的“不可或缺的戰略大國” 而發揮更大的作用。

澳總理:無需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做出選擇

在如何處理澳大利亞與中國和美國的關係上,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拒絕接受堪培拉必須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做出選擇的看法。他說,李克強對澳大利亞的訪問“凸顯了澳大利亞與中國強勁的經濟關係以及我們對鼓勵該地區的貿易與投資的相互承諾”。

李克強在中國“兩會”閉幕時舉行的中外記者會上也表示,“亞太地區是地區國家共有的家園,我們不希望、也不願意看到冷戰思維下所謂“選邊站隊”的事情發生,有什麼事情按是非曲直來說話”。

他還希望中美在亞太地區合作的共同利益不斷擴大,使大家能從中得到機遇,而不是讓他們感到麻煩。

分析:北京試圖在美與盟友之間製造不和

不過,澳大利亞的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儘管目前還沒有跡象顯示北京正在採取大幅度的動作在澳大利亞和美國之間製造嫌隙,但是一段時間以來中國一直在尋找在美國與其亞洲盟友與夥伴之間製造不和的機會。

悉尼大學美國研究中心的研究員唐聖德(Ashley Townshend)對香港《南華早報》表示,“中國經常對美國在該地區的朋友說,華盛頓要么會把他們拖進一場衝突,要么不會給他們提供支持,或是會在困難的時候拋棄他們。”

這位分析人士認為,在川普難以預測的執政下,中國將可能更能向澳大利亞、韓國、新加坡、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這些國家證明它所說的是對的。

一些人還指出,一旦美國與它的盟友之間出現裂縫,北京更是會充分利用這樣的機會。

在奧巴馬執政的後期,受經濟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條約盟友菲律賓向中國轉向,泰國和馬來西亞也在向中國靠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