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重壓下 為何南韓仍要引入薩德

  • 斯洋

3月7日南韓民眾抗議“薩德”入韓。圖為一抗議者穿著反“薩德”外衣。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3月8日(星期三)再次強調中國對南韓允許美國在其境內部署終端高空導彈防禦系統“薩德”(THAAD)的態度。他表示,引進薩德是影響中韓關係的最大問題。南韓的做法既“損人又害己”。但是,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國在抗議的同時,應該反思是甚麼原因讓南韓最終決定引進“薩德”。他們還指出,中國在制止北韓核問題上出力不夠,而且對南韓的經濟制裁只能強化美日韓三國同盟。

*中國繼續在薩德問題上施壓*

星期三,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出席中國人大記者會時,再次強調中國在“薩德”問題上的態度。

王毅說:“中韓建交25年,雙方應共同維護互利的大局。引進薩德是目前影響中韓關係的最大問題,不僅有違為鄰之道,而且有可能使南韓陷入更加不安全的境地。南韓不應再一意孤行,結果只能是損人又害己。”

3月6日, 在北韓發射了至少四枚彈道導彈之後一天內,美國在南韓部署了“薩德” 的第一部分。據報導,“薩德”系統其他相關裝備將在1到2個月內全部抵達南韓。因此有觀測認為,“薩德”最快將於今年4月開始服役。

除了外交壓力外,中國還對南韓的企業進行反制。雖然中國政府並沒有正式宣佈要制裁南韓,但是,中國官方媒體已經號召民眾抵制韓貨。在中國境內超過半數的南韓樂天瑪特門店停業,甚至小學生也被組織起來抵制樂天。樂天之所以首當其衝成為中國民眾報復的對象,是因為樂天同意南韓政府徵用該集團高爾夫球場作為薩德導彈攔截系統的部署地點。

另外,南韓的旅遊業也遭到重創。 2月份,中國據報拒絕一些南韓航空公司申請加入兩國之間的包機航班,並下令中國旅遊經營者停止提供南韓旅遊。除此之外,據稱中國還對南韓的一些演藝公司進行報復,並取消南韓藝術家的表演。據報導,僅南韓娛樂產業股票就已經瞬間蒸發21.5億人民幣。

*朴槿惠對中國北韓政策失望,決定引進薩德*

有分析人士說,中國在指責和報復南韓的同時,也應該反思南韓決定引進薩德的整個過程。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南韓總統朴槿惠應該是對中國不願對北韓做出限制感到失望。

他說: “我想,我們應該記住最初做這個決定的背景。大約在一年多前,2015年9月,南韓總統朴槿惠參加了中國紀念二戰勝利70週年的大閱兵儀式。雖然此舉遭到南韓國內和美國的反對和批評,但是,她還是去了,因為她覺得這很重要。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中國她希望會中國支持限制北韓,讓南韓更加安全。”

卜睿哲說,2016年1月,北韓進行第四次核試驗。朴槿惠非常想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談北韓問題,但是,習近平選擇讓朴槿惠等了很久後才通話。然而在通話中,習近平也沒有提起北韓的問題。

卜睿哲說,“朴槿惠最初沒有決定是否要引進薩德,但是現在她已經沒有選擇。很顯然,中國沒有給予她她認為很必要的支持。我想,如果習近平當初在第一時間與她通了電話,鼓勵和支持她,並讓它覺得她與他在一起,我們就不會與今天的討論。

與習近平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朴槿惠在北韓核試驗一天後,就已經同美國總統奧巴馬和日本首相安倍通話了。

《南韓時報》在當年的報導是《朴槿惠中國優先的外交政策正在坍塌》的文章指責北京在北韓核問題上,仍在做騎牆派。朴槿惠以改善同中國的關係為中心的政策全面崩潰。

自從2013年2月上台以來,儘管美國擔心南韓倒向北京,但是朴槿惠仍努力改善同中國的雙邊關係,因為她認為中國是唯一一個能夠對北韓施加影響力的國家。

卜睿哲認為,解決薩德問題,要弄清問題的核心。他說:“我們應該回到問題的關鍵。薩德只是一個問題的症狀,只是這個問題產生的後果,這個問題是北韓,不是南韓,也不是美國,問題是北韓以及他們破壞東亞和平與穩定的政策”

*中國的經濟威懾可能會適得其反*

那麼,中國的經濟威懾力對南韓會有效嗎?畢竟,中國曾經用各種經濟手段迫使其他國家最終按照中國的意志行事。

但是,布魯金斯學會的卜睿哲說,南韓的情況應該不同,部署薩德對南韓來說是國家安全的保障。南韓政府知道引進薩德會令中國不滿,但是保護國民是政府的職責所在。他認為中國的經濟反制措施只會“傷害南韓人民的感情”。

他說:“就像我說的,在友好國家之間,用經濟威懾不是好辦法。威懾不是推進合作的辦法。我前面說過,這些的戰術,只會進一步令人質疑中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的態度和做法。”

不過,他也提出,目前正值南韓的選舉年,現在還不能知道南韓新總統是否會改變這個政策。但是也有報導說,中國的政治外交和經濟施壓已經造成了南韓內部的分裂。南韓執政黨表示,將積極考慮中國的行動是否違反了韓中自由貿易協議,同時加緊努力減少南韓工業受到的損害。但是,也有在野黨總統候選人認為,在當前政治形勢下部署“薩德”系統並不合適,部署問題應推遲至下屆總統任內處理。

南韓釜山國立大學副教授羅伯特凱利近日在美國《國家利益》雜誌上發表文章指責北京要求南韓停止部署薩德是大國對小國的霸凌。

他在文章中寫道,“北京實際上是在要求南韓在面對上升的核導彈威脅時繼續保持無防衛的狀態,讓自己毫無庇護。 這是令人震驚的最後通牒,這實際上讓南韓用受到外力威脅的國家安全向另一個國家投降。”
中國反薩德,地緣政治意義大於軍事意義?

中國認為,“薩德”的部署威脅著中國的國家安全。南韓釜山國立大學副教授羅伯特凱利在《國家利益》雜誌上說,中國對薩德的擔憂應該不成立。他說,第一,中國知道薩德對中國戰略部隊應該不怎麼有效。第二,就算沒有薩德,美國照樣可以用衛星等手段監控中國的各種導彈活動。薩德並沒有增加新的內容。

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教授馬釗在接受美國之音美國觀察欄目採訪時說,中國反對“薩德”,更重要的是政治考量。

他說:“因為一直以來,中國希望在美國東北亞軍事同盟內找到突破口,南韓是一個突破口,是希望把南韓拉出美國的軍事同盟,和中國保持一個密切的合作態勢,現在南韓重新回到這個軍事同盟之中,中國的損失並不簡單的在一個軍事方面,而是在地緣政治的博弈當中,喪失了南韓這樣一個重要的單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