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布殊前顧問指 避談人權下美中無戰略互信

  • 葉林

前白宮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韋德寧(USIP網絡截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將首次與美國總統川普在佛羅里達州舉行會晤。習近平主張美中之間加強戰略互信。中國問題專家、小布殊政府時期白宮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韋德寧最近表示,如果不談人權問題,美中關係不可能建立持久的信任。

韋德寧目前在喬治城大學Walsh外交學院亞洲研究項目擔任教授。他3月22日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和平研究所的一次演講中說,現在是美中關係的轉折點。他認為,現在美中之間的互信關係正在倒退。

*中國為甚麼不信任美國*

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去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一半以上的中國受訪者認為,美國正在壓制中國、不讓中國成為一個和美國同級別的大國。

韋德寧說,戰略互信是一種雙方都相信對方的長期意圖是善意的、不存有敵意的關係;相反,在戰略不信任中,一方相信對方有能力、最終也有意圖傷害自己。

他說,中國長期以來都在懷疑美國的意圖,中國和俄羅斯認為美國對烏克蘭進行了“顏色革命”、推翻了利比亞政權;雖然美中關係不斷拓展,但很多中國高層人士懷疑美國政府一直希望推翻中國政權、支持那些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人員,而且認為美國的人權和宗教議程是這個削弱和分化中國戰略的一部分。

中國政府高層和一些學者也指責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虛偽”,認為美國為了國家利益對沙特阿拉伯等人權紀錄惡劣的國家不如對中國苛刻。

*美國為甚麼不信任中國*

韋德寧認為,美國與中國沒有深遠的政治、軍事和文化上的聯繫,美國決策者最擔心的是中國未來的政治、經濟和軍事的走向不明朗,而美國隨時準備保護自己在東亞地區的利益,抵抗任何中國試圖將美國趕出西太平洋的嘗試。

美中關係有起有伏。在克林頓政府時期,美國把中國定位為“戰略夥伴”;小布殊政府立刻摒棄這一說法,一度把中國稱為“戰略競爭者”、甚至稱為“戰略對手”。韋德寧說,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做法讓美方擔心中國會變得更加具有進攻性。

韋德寧說:“習近平主席放棄鄧小平'韜光養晦'戰略的決定致使人們擔憂中國正在以與美國利益相抵觸的方式推行自己的主張。中國在2013年底劃設航空識別區、在南中國海進行大規模建設和軍事化,這些做法讓奧巴馬政府感到十分意外,也讓很多人覺得,隨著中國軍事愈來愈強大,中國可能會變得更加咄咄逼人。中國對美國公司、智庫和政府網站的網絡攻擊也加深了這種擔憂。我認為,與其說美國今天是對中國的現狀不信任,不如說是對中國的發展軌跡不信任。”

*美中互信可以建立 但會遇到上限*

韋德寧說,國際關係中的信任建設不是一個終點,而是一個漫長、漸進、不斷變動的過程,美國和中國建立互信不是毫無希望。去年12月,美中兩國海軍在南中國海通過已經建立的聯絡熱線完成中國交還美國潛航器的過程,韋德寧認為,這是一個成功的案例。

韋德寧還說,建立互信關係需要設定合理的預期。他認為,美中互信可以通過長期努力來建立,但這一關係能走多遠會碰到“自然的上限”。
習近平呼籲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希望美國接受中國的崛起,但韋德寧認為,這個提議還為時尚早。

他說:“對美國這方來說,這個提議有問題的。首先,這個提議暗示,中國和美國是東亞地區的兩強,但對美國來說,這不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概念模式,因為美國認為,美國和這一地區的很多盟友也有大國關係,而這個提議忽視了這些盟友。”

*信任建設過程漫長 坦誠最重要*

韋德寧認為,建立互信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坦誠和透明。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本月訪華期間在與中國領導人會面時使用了中方常用的“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說法,批評者認為蒂勒森是在迎合習近平的“新型大國關係”表述。

韋德寧參加過多次小布殊總統與中國領導人的會晤。他說:“我見過一些美國政客跑到北京去說一些'客氣話'。美國人有時想在北京表現得比中國人更中國人。他們以為這樣就能和中國人成功打交道。這可能是為什麼國務卿蒂勒森在北京用了中國人的套話,卻因此受到一些人的批評。”

他說,他更欣賞小布殊總統直接、坦白的與中國打交道的方式。

他說:“當布殊與中國領導人會面時,我記得在上海APEC會議上,他會對江澤民主席說:'我要對你說的話不會讓你滿意,因為在我們要開的每一場會上,你都會聽到人權問題;我每次訪問北京都要去教堂,而且會保證是星期天去教堂'。。。布殊總統說,中國必須懂得,如果美國在外交關係中不踐行自己的價值觀,這個關係就不會長久。”

有關下個月的“川習會”,韋德寧對美國之音表示,雖然人權問題不是川普最常談到的議題,而且他預計此次會談將以經濟問題為主,但他還是建議美國總統在美中關係中不能忽略人權問題。

韋德寧說:“我希望任何美國總統都不要決定在美中關係中忽略人權,因為這是美國的本分、我們的價值和我們的認同。這不意味著中國政府必須接受我們的價值觀,但美方必須要在對外關係中的這個問題上明確坦誠。是的,如果我們摒棄這些有分歧的方面,建立戰略互信是很容易的。但這樣一來建立起來的是甚麼呢?我說這會是一個很虛偽的關係。如果我們不支持人權等美國價值觀,由於美國國內尤其是國會等方面的原因,這樣的美中關係是不可持續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