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大膽提議:美中應考慮簽署自貿協議

  • 莉雅

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名譽所長伯格斯特滕

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名譽所長伯格斯特滕

資深經濟學家伯格斯滕曾經為基辛格協調國際經濟政策並出任財政部助理部長,從1981年到2012年執掌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長達31之久。

由於美中之間簽署自由貿易協議的條件還很不成熟,我首先問伯格斯滕,他為什麼認為現在是美中兩國考慮簽署一個自由貿易與投資協議的可能性的時候了?

伯格斯滕(以下簡稱答):很明顯,中國和美國現在是全球最重要的兩個經濟體。另外,兩國在安全和政治領域日益發生對抗。他們需要新的倡議來使關係走向富有建設性的方向,在沒有衝突的情況下試圖解決雙方之間的經濟問題並使整體關係建立在一個更加穩固的立足點上。雙方各自都積極的參與了國際性的貿易談判,但相互之間並沒有這樣做。當今國際貿易架構中一個很大的橫溝就是美中之間各自採取行動。所以我得出結論說,現在是雙方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了。這樣做仍然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他們需要開始談論這個事情,作出規劃,需要相互之間建立信心,即他們能夠打造一個經濟框架,使之加強整體關係並避免發生經濟衝突或是比這更糟糕的整體關係惡化的風險。

問:如果簽署了這樣的協議,它對美國的主要好處有哪些?

答:對美國最大的好處將是與中國建立更強勁的關係並減少與中國在經濟或是更加廣泛的政治和安全領域發生衝突的風險。除此以外,美國經濟會增長1%,或是每年增加1千億美元的產出,美國每年的出口會增加4千億美元,生產力水平提高將近1%,美國的貿易逆差會減少。

問:這樣一個協議會對美國帶來什麼樣的衝擊?

答:任何一個貿易協定或是經濟政策方面的改變總是會有贏家和輸家,有好處也有它的代價。它會讓最有競爭力的經濟部門得到很大的改善,但是對於那些不怎麼有競爭力的行業,在進口增加的時候,它們會很快的輸掉。我們進行的這個研究顯示,在協議逐步到位所需的10年時間裡,美國總共會失去1百萬個工作,主要是在製造業,其中一半的工作可能會從製造業轉移到其他行業。美國的政策必須對此作出回應,幫助這些人進行調整,從而確保帶來淨利益的協議得以執行。

問:為什麼中國要同美國簽署這樣的一個協議呢?對它有什麼好處?

答:中國會從中得到兩大好處:一個是在廣泛的安全和外交政策領域,中國加強與美國的整體關係對中國自身是一個很好的保險,避免今後與美國發生衝突的可能性。純粹從經濟上來看,中國會擴大對美國市場的准入、增加出口、創造與出口有關的就業機會。協議會使得中國增加8百萬個與出口有關的工作,中國也會得到在美國投資的更多機會。

問:中國方面對於簽署這樣一個協議有什麼樣的顧慮?

答:中國目前在貿易問題上發出的信號是含混不清的。中國採取了一些積極的步驟,對加入目前正在日內瓦舉行的國際服務貿易協議的談判表示了興趣。它提議與歐盟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中國也提議延長和加快與美國的雙邊投資協定的談判。所以,這裡有一些積極的跡象。但是在另一方面,中國至少還沒有提出可以讓國際技術協議談判成功完成的積極建議;很長時間以來,中國也沒有提出可以接受的讓它參加政府採購協議的提議,所以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談判人員對允許中國加入國際服務貿易協議的談判等持懷疑態度,所以說這方面有不同的信號。我們認為,習近平政府的改革倡議應該會允許中國對其貿易安排實行自由化,這些改革甚至會得到貿易自由化的助益,從而為中國內部的自由化提供強有力的推動力。但是我們還沒有看到這種清晰的信號,而美國政府裡的大部分人正在尋找這種信號。

除了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以外,您是否與其他中國人談過這個提議?他們的看法如何?

答:有一些中國人對這個提議非常熱心,中美交流基金會一年半前也發表了自己的報告,強力推薦美中籤署自由貿易協議的看法,呼籲像我所在的彼得森研究所這樣的智庫研究這個問題,提議如果這樣的研究得出積極的結果,政府應該給予認真的考慮。一些中國人,包括商界領導人和學者,也告訴我們,他們支持這樣的想法,認為這對中國來說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說,有不同的看法。一個關鍵的問題是,政府在短期內決定怎麼做,這是最重要的。而在這一點上,就像我說的那樣,信號是不一致的。我和我的美國同僚當然希望,中國在目前正在進行的一系列貿易談判上有一個更一致的積極看法,以此作為在美中兩國啟動雄心勃勃的自由貿易談判的基礎。

問:您認為這個提議在美國會得到什麼回應?

答:就像在中國一樣,美國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例如,代表美國大多數企業的美國商會,他們非常支持我們的研究。很多在中國非常活躍的企業、即使是那些不怎麼活躍的企業,都對這個提議表現出很支持的態度。很多美國的經濟學家也非常支持,因為他們知道,這會給美國帶來經濟上的好處。更大的問題來自我們的工會,這些團體害怕協議對一些就業帶來的衝擊超過了他們可以接受的程度,儘管這會被那些出口增加的行業所抵消。但是我們不得不解決這個問題,通過提供更多的政府資助,可能更多的通過更緩慢的分階段實施協議,尤其是放緩那些對我們的工人以及一些行業造成負面衝擊的敏感行業的實施。

問:您覺得這個提議面臨的政治上的障礙是否要大於經濟方面的障礙?

答:在美國對這種協議有兩方面的政治障礙。一是來自受到影響的工人和行業的政治阻力。你可以說這是政治上的影響,但是它反映的是經濟現實。另外,在美國,有一些人對中國在國際上扮演的整體角色感到擔憂,把它看作是美國的威脅,因此不願意尋求與中國達成像這種具有深遠影響的協議。這是不同的一個政治難題,與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有更大的關聯。但是這兩種困難都必然面對。我們試圖在新的研究中加以處理。我們試圖爭論說,的確有一些引人關注的問題,但是我們認為,這樣的協議將有助於解決這些擔憂,美國與中國簽署這樣的協議將使它在總體上處於更有利的位置,但是這些關注必須得到回應。我相信,如果這個想法成為一個切實可能的話,它會得到非常激烈的辯論。

問:您認為,美中之間更可能通過傳統的雙邊協議來達成這樣的一個自由貿易協議還是通過把中國包括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這樣的多邊協議中來實現這個目標?

答:目前很難說哪一條道路是實現美中自由貿易協議的最佳途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新書裡提到好幾條不同的道路,提出不同的選擇供政府考慮。我們自己的判斷是,最有效的途徑可能是通過擴大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在第二階段把中國以及可能其他幾個亞洲國家包括進來。儘管可能會因為新的國家加入而需要對協議作出一些調整,但是它是基於現有協議的基礎上,而且已經獲得美國國會以及其他國家議會的批准,已經開始運作了,所以,後加入的國家將有一個良好的開端,而不必一切從零開始。

我們還認為,這樣可能比較容易得到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接受,因為作為一個多邊協議,它不太會出現美中雙邊對抗或是發生衝突的形象,而是中國加入一個已經有12個或是15個成員國的一個多邊協議,比提出兩國之間的問題的風險要小一些,這種衝突可能會阻礙這個協議的批准。對於中國來說,有關的政治、外交政策和安全方面的問題可能會出現在雙邊貿易協議中,而不太可能出現在一個區域的多邊貿易協議中,因此更可能成為實現這一結果的途徑。

問:從一開始提出這個想法到最終協議的完成,您估計這中間需要多長的時間?

答:美國過去簽署的一些非常重要的貿易協議都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完成,即使是裡根總統最早在80年代就提出想法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也花了大約10年才最終得以實現。最近的一個主要的貿易協議,即美韓自由貿易協議,從一開始提出來到最終生效,總共花了12年的時間。目前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這個在亞太地區建立一個自由貿易區的最根本想法是20年前在亞太經合會上提出的,現在開始逐步變成現實。這些東西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必須要有耐心和毅力。至於美中自由貿易協議,我不知道要花多長時間。在中國,很多事情往往進展非常快。一旦中國決定朝那個方向前進,它可以進展非常快。如果這個想法在兩個國家都得到支持並向前推動,它的進展也可能比以前的一些貿易協議快得多。但是如果花5年或是10年的時間,我還是要說,這是很值得做的事情。關鍵在於開始考慮這個問題,看它面臨什麼樣的障礙以及如何克服,然後朝著這條路走下去,並獲得很大的回報。的確,如果成功的話,它將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貿易協議。

伯格斯滕是最早提出G-2概念的人,但是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他的立場相當鷹派,認為美國應該對中國操作匯率的做法採取回應措施。他從27歲開始在基辛格負責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裡負責協調美國的國際經濟政策,後來官至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助理部長。這位華盛頓很有影響的經濟學家擔任過亞太經合會名人小組的主席,也是總統貿易政策談判顧問委員會和進出口銀行顧問委員會的成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