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金蘭灣:越南如何平衡大國關係

  • 斯洋

越南國防部副部長阮志詠6月5日在香格里拉對話會議上發表講話。

越南國防部副部長阮志詠6月5日在香格里拉對話會議上發表講話。

越南軍方領導人日前再次邀請中國軍艦訪問越南的重要國際港口金蘭灣。有分析稱,金蘭灣是越南用來製衡中國的重要籌碼,越南藉此將與中國在南中國海的爭議國際化,但是也有人說,越南對包括中國和美國的所有國家開放金蘭灣,顯示越南並不想激怒中國,這是越南在改善對美關係的同時也向中國示好。

6月3日,中越軍方的高級代表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會晤,越南人民軍上將、主管軍事情報和外交事務的國防部副部長阮志詠(Nguyen Chi Vinh)向中國再次發出中國軍艦訪問金蘭灣國際新港的邀請。

金蘭灣地處要衝,一方面位於南中國海的咽喉要道,一方面也位於從太平洋西側進入印度洋的重要水路上。自今年3月,越南開放金蘭灣以來,已經邀請了新加坡、法國、俄羅斯、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軍艦訪問。

阮志詠說:“我們向中國解放軍發出邀請,希望中國軍艦訪問越南的國際港口,包括金蘭灣。金蘭灣將向到訪的軍艦提供技術上的服務,金蘭灣未來將更多地從事經濟發展活動,並促進越南軍事外交的開展,加強越南海軍與其他國家海軍的交流。”

對所有人開放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公共與國際關係事務學院教授阮孟雄(Nguyen Manh Hung)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越南這麼做是不希望激怒中國。

“他們基本上就是想確保它對所有人開放,包括中國,可能也包括美國,這樣越南就可以兌現自己的三個'不'的承諾:沒有軍事同盟,沒有外國軍事基地,也不站在任何一方反對另外一方。”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的研究員傅珊珊(Sandy Pho)說, 這是越南向中國示好的一個姿態, 而且這已經是越南與中國交往的一個模式。

她說:“任何時候只要有美國高級官員與越南官員會晤,越南總是安排與中國相應的官員會晤,他們試圖做出平衡,讓中國覺得他們並沒有忘記中國。這都是因為越南無法擺脫中國。”

她說, 越南在奧巴馬總統訪越前就已經向中國方面發出中國軍艦訪問金蘭灣的邀請。

不過,中國媒體說,越南對所有國家開放金蘭灣是希望把中國與越南在南中國海的爭議國際化。環球網就感嘆,“越南真的要把金蘭灣用到極致?”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孫韻解釋說:“中國說,越南要把金蘭灣用到極致,它的意思是說,越南在國際關係中一貫把金蘭灣作為籌碼,去拉攏與俄國和美國的關係,現在又把中國拉進來,實際上是要把金蘭灣的戰略效應發揮到最大化。”

喬治·梅森大學的阮孟雄說,越南已經被中國“逼到了牆角”,越南希望保持自己的領土和主權完整,但是同時又不希望激怒中國,因此只好開放金蘭灣,將南中國海問題國際化。

美軍能否重返金蘭灣

美軍能否重返金蘭灣也是美越關係的關鍵內容。美國總統奧巴馬5月23日訪問越南時宣布解除對越南的武器禁運。

《紐約時報》的文章說,越南也希望向美軍開放金蘭灣作為回報,並以此制約中國。

不過,到目前為止,越南還沒有正式向美軍發出邀請,雖然美軍曾到達過越南的其他港口。越南已經清楚的表明,不會授予美國單獨使用越南該處設施的權利, 但會允許美國與其他國家共享。

美軍與金蘭灣的淵源可以追溯到40年多年前,金蘭灣曾是美軍的龐大基地。它曾經供海軍陸戰隊登陸,為B-52轟炸機裝載彈藥,向受傷的美軍士兵提供救治。

有專家指出,如果美國能夠取得經常性進入金蘭灣的權利的話,將對其在該地區製衡中國提供巨大的優勢。

中國令美越走近

不過,美越關係確實有了很大的改善。 2013年,美越兩國從曾經的敵人轉變成了“全面夥伴關係”。美國解除對越南的武器禁運使得美越關係得到進一步加強。

喬治·梅森大學的阮孟雄教授說,因為中國在南中國海越來越強勢的做法,迫使越南向美國傾斜。他說,因為地緣上的接近和意識形態的類似,越南最先是與中國更親近一些。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公共政策學者漫威·奧特(Marvin Ott)說,美越加強關係是建立在“現實政治(”Realpolitik)的基礎上。

他說:“從奧巴馬總統的這次訪問看來,美國和越南都做出了一個決定,將現實政治和國家安全放在了價值觀和政治意識形態的前面。從越南的角度來說,他們提升了國家利益的考慮,降低了對意識形態的擔心以及跟中國在意識形態方面的聯繫。從美國的角度來說, 美國是提升了對國家利益的考慮,而降低了人權方面的重要性。”

越南面臨艱難的戰略平衡

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孫韻說,美越現在的關係只是正常化發展而已,要結成共同對付中國的盟友關係還很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她解釋說,越南希望保持外交政策的靈活性,不希望將自己拴在任何一個國家一邊,不管是中國還是美國。她說,越南的國內政治和國際政治的目標是有矛盾的。

她說:“如果說越南覺得中國是它的最大威脅,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說,遠交近攻,它應該與美國拉近關係,但是在越南與美國改善關係的同時, 它又意識到美國是希望在越南搞民主化的, 所以只要越共不希望搞民主化,搞和平演變或是顏色革命,那麼它與美國的關係就始終隔了一層。”

喬治·梅森大學的阮孟雄指出,另外,越南也擔心淪為美中兩個大國之間的棋子。這讓美越之間缺乏戰略互信。

而越南對中國卻有很多的依賴,無論是在經濟領域、意識形態還是國內政治上。

用孫韻的話說,越南現在的心態就是“親美亡黨, 親華亡國。”

她解釋說,如果要是和美國太接近的話,越南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就會有問題;如果和中國太接近,那麼國家獨立和主權完整也會受到一定的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