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週一提案被否後 參議員推出兩黨槍支法案

  • 鮑曼

6月20日,桑迪胡克小學被殺害的校長道恩·霍斯普蘭德女兒艾瑞卡·斯梅吉爾斯基(右二)在華盛頓國會聆聽有關槍支管控的新聞發布會時抹下眼淚。

6月20日,桑迪胡克小學被殺害的校長道恩·霍斯普蘭德女兒艾瑞卡·斯梅吉爾斯基(右二)在華盛頓國會聆聽有關槍支管控的新聞發布會時抹下眼淚。

在奧蘭多發生夜總會槍擊慘案後,一份由兩黨支持的阻止向恐怖分子嫌疑人出售槍支的議案星期二在參議院推出,此前一天,參議院封殺了一系列限制那些限制購買槍械資格以及拓寬對購槍者背景審查的提案。 週一晚些時候,共和黨人阻攔了兩份長期存在的提案。僅一周多前,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受到“伊斯蘭國”啟發的槍手奧馬爾·馬丁(Omar Mateen)殺害了49名夜總會裡的人,並致53人受傷。案發後,這兩份民主黨人推動的提案重新煥發活力。

其中一份措施將阻止那些出現在各種聯邦恐怖活動監視名單上的人購買槍支,包括那些被禁止飛行的人。另一份提案則將擴大購買槍械的強制背景調查,包括槍支展銷會和網絡銷售。

兩份措施都沒能得到參議院五分之三成員的支持,未達到參議院將其作為修正案附加到待決法案的要求。

奧巴馬總統在推特上表達了他的失望。他發推稱:“槍支暴力要求的不只是默哀時刻。它要求我們採取行動。參議院沒能通過那項測試,也就令美國人民失望。”

民主黨籍參議員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說:“我很羞愧。”上週,他佔用了參議院長達15小時滔滔不絕地發言,要求對槍支暴力採取立法行動。

來自佛羅里達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比爾·尼爾森(Bill Nelson)問道:“我要怎麼對那49名死難者哀慟的家庭交代呢?可悲的是,我要告訴他們的是全國步槍協會(NRA)又一次贏了。”

共和黨人說,任何議案都必須為那些被政府錯誤地列入恐怖活動監視名單的人提供抗辯程序,否則,他們不能投票支持。共和黨人稱,民主黨人的措施等於是未經正當法律程序便剝奪美國人攜帶槍支的憲法權利。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約翰·康寧(John Cornyn)說:“我們都同意恐怖分子不應能夠購買到武器。問題是,我們是否要以符合憲法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

康寧補充說:“我們的(民主黨)同事想把這個問題當作是槍支管控問題,而我們應該做的是把這個問題當作消滅伊斯蘭極端主義的鬥爭,那才是引發奧蘭多事件的根本原因。 ”

與此同時,民主黨挫敗了兩項共和黨的提案。一份天將會拒絕向恐怖分子嫌疑人出售槍械,不過前提是聯邦政府必須及時向法官闡述此人購買武器將過於危險,而且政府的說法必須令法官滿意。另一份提案規定,在某位近年來接受過恐怖主義調查的人購買槍支時,僅僅通知美國執法機關即可。

民主黨人說,共和黨的兩份提案力度都不夠,不足以防止致命武器落入為惡者手中。

週一的投票延續了美國在發生高死亡率槍殺暴行後,在槍支管控措施方面立法挫敗的格局。2012年在康涅狄格州紐頓發生對20名小學學生的屠殺,以及去年在加州聖貝納迪諾殺害了14人的恐怖襲擊後,參議院也封阻了槍支改革提案。

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派特·圖米(Pat Toomey)與一小群溫和派議員一直致力於一份推出有關槍支管控的折衷法案,希望能夠吸引兩黨的支持。他抱怨說:“我們不應該各說各話,在那些我們知道肯定不會通過的事情上投票。”

圖米說,週二推出的這項立法會完成兩個目標。

這名共和黨參議員說:“首先,恐怖分子不應該能夠合法購買槍支。那應該是毫無爭議的。不過,一名無辜的美國人因為被誤指是恐怖分子而被剝奪他或她購買槍支的權利,那也不應該是存在爭議的,他們應該獲得機會洗清自己的名譽。”

圖米補充說:“政府會犯錯。聯邦政府一直都在犯錯誤。”

週一晚些時候,民主黨人就再次發生大規模槍擊後國會繼續不作為而惱怒。並保證要讓這個議題成為今年選舉的爭論中心點。

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參議員戴安·費恩斯坦撰寫了民主黨的恐怖行動監視名單提案,該提案已經被國會兩次投票不過。她哀嘆道:“又一次錯失機會。今天我們甚至不能就阻止已知的恐怖分子嫌疑人購槍而達成一致。”

費恩斯坦補充說:“我們即將進入競選季,美國先生、美國女士們,你們必須站出來,你們必須說,'我只會把票投給將會採取行動,堵上(槍支法中的)恐怖缺口的人'。”

墨菲說:“我們的國家正在遭到襲擊。今天恐怖分子使用的是攻擊型武器,而不是土製炸彈或是飛機來攻擊美國人民。”

來自肯塔基州的共和黨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指責民主黨利用奧蘭多慘劇“作為一次機會,來推動黨派議程,或是來炮製下一個30秒的競選廣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