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無人機操作員:險境之外的風險

  • 雷祿思

美國空軍參謀軍士耶利米亞負責操作他這架無人機上攝像頭的角度,確保攝像頭對準正確的目標。(視頻截圖)

美國空軍參謀軍士耶利米亞負責操作他這架無人機上攝像頭的角度,確保攝像頭對準正確的目標。(視頻截圖)

無人機不需要人來駕駛,但在它們背後的是這些操作員。美國空軍無人機操作員耶利米亞說,他操作遙感器、控制MQ9無人機上所有的攝像頭、觀察地面目標。耶利米亞不單止負責操作他這架無人機上攝像頭,而且還要確保不會打錯目標。

這些目標與電子遊戲屏幕上的圖像沒有什麼兩樣,但他們是真人。無人機操作員長時間坐在控制台前,必須記得他們的目標是真人,尤其是在準備開火的時候。耶利米亞說:

耶利米亞說,美軍無人機操作員看著這些目標人物去雜貨店購物,出外洗衣服,看著某座建築物的目標人物每日早上起床後的活動,每日如是、每週如是、每月如是,已經能夠準確地知道他們每天幾點鐘起床,什麼時候會離開那座建築。

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打完兩場持久戰爭之後宣稱,美國能夠用無人機消滅恐怖分子而美國軍人卻無需面臨危險。

無人機在巴基斯坦或也門對地攻擊的戰果顯而易見,它摧毀了目標、炸死了人。
喬治•梅森大學的克羅寧說,目前五角大樓正越來越了解這些戰果對無人機操作員會造成什麼影響。

克羅寧說,與在高空駕駛飛機的飛行員相比,無人機操作員負責定點獵殺所承受的壓力更大。

美國軍方新研究顯示,無人機操作員當中罹患創傷事件後遺症、焦慮症,以及發生酗酒、企圖自殺的比率很高。

奧托是心理學家,她最近與人共同撰寫了一份報告,比較美國空軍無人機操作員和傳統戰鬥機駕駛員的心理健康狀況。

奧托說,不要以為無人機操作員不用親臨戰場、沒有生命危險,所以心理健康風險不如戰鬥機飛行員。情況並非如此。奧托說她們的研究統計發現,兩者之間心理健康風險並無顯著差別。

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去年在退伍軍人組織和其他組織的壓力下取消了授予無人機操作員的榮譽勳章,這導致無人機操作員士氣低落。

無人機操作員耶利米亞坐在屏幕前,要千方百計地了解他的目標人物之後才能發動攻擊。這是一種挑戰。

耶利米亞說,這是他們工作中最困難的部分。他們主要依賴平時訓練來判斷自己是否正確。

美國的伙伴國和國際活動人士都向奧巴馬政府施壓,要求美國減少無人機襲擊。但是美國空軍訓練無人機操作員的人數已經超過傳統戰機飛行員,一切跡象顯示,美軍無人機方興未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