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越裔菲裔美國選民大選之際關注南中國海


維吉尼亞州福爾斯徹奇越南裔店鋪林立的伊甸中心入口。(資料照)

維吉尼亞州福爾斯徹奇越南裔店鋪林立的伊甸中心入口。(資料照)

在舊金山市中心地帶一處條件艱苦的社區,菲利普·阮(Philip Nguyen)在他的東南亞社區中心的地下室辦公室裡訴說著一長串他認為像他這樣的越南裔美國人最關心的議題。

缺乏好工作。醫療費用不斷上漲。房價一路飛升。換句話說,這和選舉季節任何美國人關心的問題沒什麼兩樣。不過,一提到中國,阮的目光就亮了起來。

“這是我最喜歡的話題,”今年70歲的菲利普·阮說。他在越戰期間西貢陷落後來到美國。和很多越南裔美國人一樣,他對故國的共產黨政府沒多少好感。

不過,他對故國仍然充滿了自豪感。一談到他所說的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侵略行為,這種自豪感就油然而生。北京在南中國海與越南等幾個東南亞國家有主權糾紛。

“我們越南裔美國人是不是關心南中國海的糾紛?當然關心,”菲利普·阮堅定地說,“我可以幾乎百分之百地告訴你,我們這裡的人都關心。眼下這是我們社區的頭號議題。”

南中國海問題不僅成為160萬越南裔美國人的關鍵選舉議題,也是有260萬之多的菲律賓裔人關注的話題。菲律賓也與中國有海上主權糾紛。

方式不同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都誓言要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但兩人的方式各有不同。

克林頓在2009年到2013年期間擔任國務卿,積累了與中國打交道的充分經驗。她一向高調反對中國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所採取的咄咄逼人的行動。她是白宮亞洲“再平衡”戰略的主要設計師之一。很多人都把亞洲再平衡戰略視為企圖遏制中國。

“克林頓無疑在亞洲特別是中國有鷹派的名聲,”萊斯大學的亞洲事務專家史蒂芬·劉易斯(Steven Lewis)說,“我認為我們可以預期她今後會有同樣的名聲。”

川普在亞洲的記錄更為複雜。他雖然在競選中常批中國,但這種批評主要側重在貿易而不是軍事問題上。他還威脅要把所有美國軍隊撤出亞洲,這讓一些人懷疑他會不會把影響力讓給中國。

雖然川普提起過南中國海,他常把問題誇大。比如今年4月他說,中國正在修建“世界可能從沒見過的那種軍事堡壘”。

雖然美國政治人物措辭強硬,但北京並不為所動,中國在有爭議海域伸張自己的控制權,把珊瑚礁和礁岩變成可以支撐軍事設施和跑道的人工島。

小西貢

越南裔美國人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最為高調,有時甚至會在中國駐華盛頓的大使館或其它地方的領事館前抗議北京的行動。

加利福尼亞有著美國最大的越南裔人口。很多人住在灣區,包括舊金山。在舊金山,越裔聚居在破舊卻充滿生機的田德龍區(Tenderloin District)。

這處地段沿坡而建,跨越兩個街區,在2004年被正式命名為“小西貢”。這裡到處都是越南裔擁有的餐館、咖啡屋和雜貨店。兩座傳統的越南獅子雕塑守衛著社區的入口。

菲利普·阮說,這裡是舊金山剩下不多的還能住得起房的地段了。他是東南亞社區中心的執行主任。中心提供各種服務,包括舉辦公民課和為低收入移民提供援助。

他說,“我們都是美國人了”,但很多人仍然念念不忘越南。他這樣解釋社區對南中國海如此關心的原因:“我們理解中國必須要擴張的原因。可是如果他們是以我們為代價而擴張,那我們不能不擔心。”

四兩撥千斤的選票

總統候選人一般不會花費大力氣爭取加利福尼亞等州的移民群體。自從1992年以來,加州每次大選都投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票。

不過,在佛羅里達、內華達或維吉尼亞州,東南亞族裔的選票有可能發揮關鍵作用。這些搖擺州在11月的選舉中,倒向任何一邊的可能性都存在。

蘭姆·阮(Lam Nguyen)坐在維吉尼亞州福爾斯徹奇一家越南人擁有的咖啡館的戶外陽台上品嚐著冰咖啡。他毫不諱言自己在南中國海糾紛上的情感。

做司機工作的蘭姆·阮說:“我不喜歡中國。我希望美國軍隊在南中國海擋住中國。”

基思·李(Keith Lee)坐在附近。這位當地工會組織者說,他也不喜歡中國對越南採取的咄咄逼人的行動,可是他不覺得有任何國家能擋得住中國。

基思·李哀嘆道:“大塊頭總是要分大塊餅。這就是現實世界。”

維吉尼亞有大約15萬越南裔和菲律賓裔美國人。和830萬的全州人口相比,這可能是很小的比例,但在某些年份,這足以在選舉日那天影響選票走向。

對此,來自維吉尼亞州的國會參議員馬克·沃納應該深有體會。他在2014年僅以17000票的優勢當選。

沃納是民主黨人。他當時努力去爭取亞裔美國人,最後以二比一的比例贏得了亞裔選票。這意味著單憑亞裔選票,他就足以致勝。

十年前,另一位維州民主黨籍國會參議員吉姆·韋伯以9千票的優勢險勝,部分原因也是他努力爭取亞裔美國選民。

傾向性不明確

福爾斯徹奇的伊甸中心(Eden Center)有著很多越南裔店鋪。平·鄭(Binh Tran)在這處購物中心擁有並經營一家烘烤店。他說:“我認為川普會對中國更強硬,不過我也不能肯定。”

根據一家亞裔美國人倡導組織5月間所做的一次民調,總體而言,亞裔美國人變得越來越傾向自由派,基本上不喜歡川普。

不過,亞裔美國人並不是整齊劃一地投票。比如,越南裔美國人傳統上傾向共和黨,部分原因是他們覺得共和黨對共產黨政權更強硬。

與此同時,川普把菲律賓列入禁止移民的“恐怖主義國家”,這可能會影響菲律賓裔美國人對他的支持。

最近當選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批評美菲軍事關係,被認為正在向中國靠攏,這也使得局面變得更加複雜。

深入社區

克林頓和川普都在爭取亞裔美國人。

今年1月,希拉里·克林頓的陣營推出了“亞太裔選民支持希拉里”組織。本星期,川普宣布組建“亞太裔美國人顧問委員會”,以支持和加強與亞太裔社區的聯繫。

不過,兩位候選人是否會拿南中國海議題來爭取選票,還不清楚。萊斯大學教授劉易斯說,這種策略可能有風險。

他說:“在加強與越南或菲律賓的軍事關係問題上,考慮到我們自身與這些國家的複雜歷史,克林頓如果謹慎行事,那是明智之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