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香港局勢仍有一定危險

  • 葉凡

香港民間藝術家製作的巨型撐傘人體塑像在政府總部外的抗議場地擺放。

香港民間藝術家製作的巨型撐傘人體塑像在政府總部外的抗議場地擺放。

香港學聯原定與政府在星期五舉行正式對話,不過香港政府宣佈擱置與學生的會面 。美國觀察人士表示,北京似乎沒有妥協的意願,香港抗議活動組成複雜,香港局勢仍有一定危險性。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大衛蘭普頓說,“這次運動不僅有學生團體,還有佔中組織和其他小團體。群眾運動的一個問題是,通常決策團體不止一個,一個團體撤退了,另一個團體卻又強硬起來,這種群眾運動很難預測,有一定危險性。”

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的葛萊儀說,“複雜的是學生運動沒有一個真正的領袖,(佔中)運動沒有真正的領袖,沒有一個明顯的發言人,即使達成協議,有些學生也可能不接受,這就使得局勢更加複雜。”

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的葛萊儀

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的葛萊儀

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和安全研究中心資深顧問葛萊儀說,談判能不能取得成果,取決於北京是否願意做出讓步。不過她說﹕“我們沒有聽到北京方面有任何意願重新考慮8月31號的決定,事實上人民日報每天發表評論,表示北京沒有任何讓步的意思,而且絕不容忍動亂。”

親北京的香港特首梁振英態度強硬。

梁振英說,“高度自治不等於香港可以完全自治,高度自治要遵守基本法的規定,自從1990年以來基本法就是這樣規定的。”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大衛蘭普頓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大衛蘭普頓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大衛蘭普頓建議,雙方做出讓步,利用自己的創造力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避免悲劇發生。

大衛蘭普頓﹕“一個方法是考慮修改提名委員會的規則和規模,這是一種。另一個方法是,2017年選舉用這個方法,下一次選舉會考慮其他可能性。”

這次抗議示威是北京1997年從英國收回香港主權以來規模最大的公民抗命活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