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川普政府正制定針對中國新經濟策略

  • 莉雅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的研究員史劍道資料照。

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致力於對美國的貿易政策,包括對中國的貿易政策進行大幅調整。消息人士透露,白宮正在探討促使中國不要採取貶低人民幣的新策略,以挑戰它的一些貿易做法但同時又避免與之發生直接的對抗。

*報導:白宮正在考慮將貨幣操縱定為不公平補貼*

據了解內情的消息人士對《華爾街日報》表示,根據白宮正在考慮的計劃,美國商務部長將會把任何一個國家操縱貨幣的做法定為不公平的補貼。美國公司然後可以向美國商務部提出針對這些國家的反補貼行動。

這個貨幣計劃是白宮新成立的全國貿易委員會正在制定的中國策略的一部分,希望在挑戰中國的同時仍然使美國對華關係處於平穩這兩個目標之間獲得平衡。要做到這一點的話,任何針對中國的措施也適應於其他國家。

這個做法的一個好處是,它將至少在目前使川普政府避免做出中國在操縱貨幣的對抗性宣稱。

*計劃仍需其他內閣成員審核*

了解內情的人強調說,這個貨幣計劃以及其他的改變需要得到包括剛剛上任的財政部長努欽以及還在等待參議院確認的商務部長人選羅斯等內閣成員的審核。

*美國在貨幣問題上的兩個選擇*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學者史劍道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在貨幣問題上,美國有兩個選擇:一是針對某一個操縱貨幣的國家採取報復措施,第二是把一些被指控進行貨幣操縱的國家列為打擊對象。針對某一個國家採取行動的壞處是這會顯得不太公平,但好處是這種做法更容易駕馭;而對一些國家採取行動看起來是公平的,因為並不是只針對某一個國家,但是如果打擊的對象太多的話,這會使美國在經濟上陷入孤立。

美國財政部需要對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的匯率政策進行審核並在4月和10月份向國會提交每半年一次的匯率政策報告。

川普在競選期間表示,他在上任的第一天會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目前他還沒有這樣做。他也曾經威脅說要對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徵收高達45%的關稅,而他最近也沒有再提起這件事。

*古德曼:等著做出一個大的宣佈*

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東亞經濟高級顧問古德曼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分析了川普還沒有在貿易上對中國採取行動的原因。

他說:“他也許選擇在整體上針對中國的經濟問題做出一個大的宣佈。我認為這個時候還沒有到。”

川普上星期五在與日本首相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談到有關中國貨幣的問題時說,“我們最終-可能比很多人理解的或是認為的都要快得多,我們都將處於一個公平競爭的場地”,以實現公平。但他沒有說如何使美中等國的貨幣處於公平競爭的場地。他有可能指的就是白宮目前正在考慮的這個貨幣計劃。

*違反世貿規定?*

不過經濟學家認為,這個貨幣計劃如果得到實施的話肯定會有引起爭議,因為它可能會違反世界貿易組織的相關規則,而且其他國家肯定也會對美國的產品採取類似的措施。這些國家還可以提出,美聯儲採取的導致美元貶值的一些政策也屬於補貼。

奧巴馬政府曾經也考慮過把貨幣做法作為一種補貼,但是由於擔心這樣做可能引發的後果,他們決定不這樣做。

長期研究貿易問題並與白宮全國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聯繫密切的托納爾森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如果川普政府無法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的話,肯定會採取其他的制裁措施。

他說:“如果總統決定這樣做不可能,那麼制裁是有絕對授權的。這是一個我們預計很快會發生的一步。”

這位RealityChek博客網址的創辦人表示,川普政府可能採取的第二步就是對中國在美國的投資施加新的限制。

*專家:會積極並創造性的使用美國的貿易法*

托納爾森認為,川普政府會更多以及更有創造性的利用美國現有的貿易法,來對中國等國家採取行動。

他說:“毫無疑問的是,從純粹的行政角度來看,可以最先採取的行動將是行政部門可以單方面採取的那些行動。這意味著,美國的貿易法體係將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會得到更為寬泛和更加積極的使用。”

*美國現有貿易法授予總統的權力有哪些?*

根據美國的貿易法,國會授予總統退出貿易協議、對不公平貿易做法施加額外的關稅並指定貨幣操縱國等廣泛的權力。

美國1930年的關稅法第338款規定,總統有權對那些歧視美國商品的國家進口到美國的商品徵收“新和額外的”高達50%的關稅。

根據1974年貿易法的301條款,在總統的指示下,美國貿易代表有權對包括違反貿易協議等不公平的貿易做法,或者外國對美國的商業採取不合理、歧視性以及帶來負擔或是限制美國商業的行為、政策或是做法做出反應。

儘管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把301(a)條款解讀為要求它把潛在的違反貿易協議的行為提交到世界貿易組織,而且在以往不願意使用301(b)條款對世貿組織規則沒有涵蓋的“不合理”做法提出挑戰,但是如果貿易代表辦公室要這樣做的話,沒有甚麼可以阻止它。

1974年的貿易法第122有關支付平衡的條款授予總統通過對進口產品徵收不超過15%的臨時性從價進口附加費或是臨時性的配額,或是二者的結合。這些關稅的有效期是150天,除非國會延長這個期限。

根據1962年的貿易擴大法第232(b)有關國家安全的條款,商務部長有權調查美國的進口產品是否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基於商務部長的報告,總統有權進行談判,對進口進行限製或是採取必要的措施來調整這些進口產品,使之不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或是損害。

還有就是,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授予總統廣泛的權力對部分或是全部來自美國以外的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或是經濟構成“不尋常且特別的威脅”採取行動。儘管總統必須與國會進行諮詢並提交報告,但這個權力並不需要國會的批准,而且這些措施可以無限期的執行下去。正是根據這個法,美國維持了幾十年的出口管制體系。

*古德曼:美應鼓勵中國的經濟轉型而不是採取制裁*

不過,曾經擔任過白宮國安會國際經濟事務主任的古德曼認為,美國與中國、德國、日本和墨西哥等國之間存在的巨額貿易不平衡從根本上來看是這些國家宏觀經濟狀況的一種體現,只要美國的消費和投資大大超過它的儲蓄,那麼它就會出現經常項目赤字,因此解決貿易赤字的最佳途徑不是對進口施加障礙,或是指責其他國家為貨幣操縱國,而是試圖解決消費與投資之間的不平衡,即鼓勵他們多消費,少儲蓄,尤其是中國。

他說:“中國自己制定了一套改革方案,目的是使其嚴重依賴投資與出口的經濟模式轉變成基於國內消費的增長模式。中國的經濟改革就是關於這的。我認為,鼓勵這種改革是美國應當採取的最佳辦法,即鼓勵向基於國內需求尤其是國內消費的經濟增長的轉變。”

*對中國採取行動時需要考慮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認為,川普政府在考慮如何針對中國的貨幣問題採取措施時需要慎重,以避免對問題重重的中國經濟造成進一步的損害,因為中國經濟受損將會影響到全球經濟,也不利於美國經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