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的孤立主義與“自由主義霸權”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戰略研究主任巴里波森。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戰略研究主任巴里波森。

敘利亞危機、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伊斯蘭國興起、中國在崛起,美國二戰後建立的國際秩序似乎危機四伏,甚至有崩潰的可能。美國應該怎麼辦?是繼續奉行“自由主義霸權”,維持對這個秩序的領導地位,還是應該有所“克制”?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戰略研究主任巴里波森(Barry R. Posen)最近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一個研討會上說,美國自前蘇聯解體以來一直奉行的“自由主義霸權”正遭遇麻煩, 美國應該有所“克制”。

波森說﹕“現在這個戰略正遇到麻煩,各種各樣的麻煩,其中一個就是戰略的本身帶來的,因為這個戰略擁有太多的項目,卻沒有很好地設定重點。第二問題是,很多項目愈來愈軍事化。”

這也是他在新書《克制:美國大戰略的新基礎》(Restraint: A New Foundation for U.S. Grand Strategy)中提出的重要觀點。他說,冷戰結束後,美國一方面在努力保持在全球的大國地位(power position),並極力拉大與其他國家在實力上的距離,另一方面,利用大國地位來推動自由民主、市場經濟、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等。

波森指出,這樣的戰略“成本高昂、造成巨大浪費,甚至是得不償失。”比如,美國花費了大量的財力準備戰爭或是進行戰爭。

波森還說,美國的這個戰略還讓美國的盟友成為“廉價搭車”,因為美國為安全保障付出得多,美國的盟友,比如日本和歐盟就會做得很少。另外,美國還得為一些“魯莽駕車”的盟友埋單,這其中包括阿富汗的卡爾扎伊、伊拉克的馬利基以及以色列。

波森說,如果美國一味追求霸權地位的話,那就會迫使其他國家聯合起來制衡美國的力量,雖然目前全球範圍制衡美國的力量還有限。中國和俄羅斯關係最近密切起來就是其中一例。

他在書中還特別提到奧巴馬總統“亞洲再平衡戰略”。波森在書中寫道:“奧巴馬政府的‘重返亞洲’在開啟一個冷戰式的遏華戰略。” 他說, 中國還沒有強大到需要美國來遏制。他還解釋說,即使是中國將來在歐亞大陸上建立霸權,美國也不用緊張,中國周邊的國家,日本、俄羅斯和印度都會來制衡中國。

波森提供了另一種大戰略,他將其稱之為“克制”。他說,克制並不是甚麼都不做,而是做少一些。

但是,儘管如此,他指出在安全問題上,美國仍然要考慮三大問題,確保沒有國家“獨霸”亞歐大陸、確保核不擴散、並警惕全球範圍的恐怖主義。

布魯金斯學會國際秩序與戰略項目資深研究員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則認為,“自由主義霸權”戰略雖然代價昂貴 ,但是給全球帶來三大好處:第一,沒有大國衝突;第二,全球的經濟繁榮:第三,民主蓬勃發展。他警告說,如果美國實行所謂的“克制”,全球可能會回到二戰前的狀態。

卡根說﹕“我們現在花錢維繫這個體系, 與體系崩潰後重建相比,要遠遠便宜得多,而且我們現在也有能力來維繫。”

卡根曾經發表文章論述“超級大國永不言退”。他指出,波森的觀點並不新穎,從1920年代到1930年代開始,美國一直在討論是奉行“孤立主義”,也就是波森所稱的“克制”,還是“國際主義”,也就是“霸權”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