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國務卿訪印展望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在印度訪問出席記者會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在印度訪問出席記者會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 (John Kerry) 6 月23日到24日訪問印度,主持第四次美印戰略對話。雙方將就包括貿易、教育、能源合作、網路安全、國防、反恐、氣候變化和區域安全等一系列問題進行討論。

印度國際經濟關係研究委員會美印政策研究主任 赫曼塔.克裏尚. 辛格(Hemant Krishan Singh)說:“美印戰略對話設計的本意就是要就一系列問題進行全方位對話,它涵蓋了兩國關係的每一個領域。在與美國發展夥伴關係以來,最近幾年,我們建立20多種磋商機制。”

美印兩國關係在冷戰期間和冷戰後經歷了大約四、五十年的疏遠。但是,過去十年,特別是過去五、六年的發展令人矚目。兩國目前已經發展成為從安全到經濟和國防在內的多層面的戰略夥伴關係。

印度國際經濟關係研究委員會的辛格說,隨著奧巴馬第一任期美國的戰略重心向亞洲轉移,以及印度的“東向”政策的發展,兩國在東亞和東南亞的利益越來越趨同。

他說:“美國亞洲再平衡戰略中的有些成分為印度和東南亞國家提供了巨大的保障,顯示了印度和美國正在增長的利益趨同。”

2010年,奧巴馬總統訪問印度,他在印度的演講中將美印關係稱為“21世紀起決定性作用的且不可或缺的夥伴關係”,並明確支援印度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2012年6月,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在印度訪問時稱印度是美國重返亞洲的關鍵。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印度在美國亞洲再平衡戰略中所能發揮的作用有限。

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項目主任沃爾特.羅曼(Walter Lohman)說:“印度對美國是很重要,但是你必須區別開來,必須理解這是從甚麼角度來說的。它對美國的重要性不像日本那麼重要,美國的第七艦隊駐紮在日本,我們有28000軍人在韓國﹐我們在韓國有指揮部,有軍隊駐紮, 我們與日本‘韓國有很大規模的聯合軍演等等, 我們與澳大利亞有情報合作,他們幾乎就是美國人。我這麼說,就是讓大家可以合理的看待這個問題。印度和這一切都不同……。 在我看來,美國在亞洲的目標主要是確保中國中國以和平方式崛起,但是,我不知道,印度是否也有同樣的興趣。”

印度國家海事基金會前主任、中印安全問題專家烏代.巴斯卡爾 (Uday Bhaskar)說:“我們的總理曼莫漢.辛格曾多次表示, 印度並不希望被認為與美國建立密切關係是為了遏制中國,這不是印度的政策。但是,印度同時也希望中國能夠對印度的利益保持敏感,這樣,印度就不會與美國保持密切關係。 我認為,在很多方面,球在中國這邊的,主要是看他們如何處理與印度的關係。”

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委員會委員,觀察家研究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拉賈.莫漢(Raja Mohan)說:“關於美國利用印度,印度也會利用美國來應對中國 (笑)。有些美國人甚至懷疑日本想把美國拖進它與中國的衝突中。我們都是大國,很難被裝進別人的口袋。 美國採取符合他們的利益的行動,印度也會採取符合自己利益的行動。 因此,我們必須找到一種辦法合作,共同來改變整個環境。”

也許正是基於這樣的原因,美國與印度的關係,特別是美國所期望發展的美印國防關係,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2012年,印度決定購買法國“陣風”戰鬥機讓美國人很是失望。

美國傳統基金會南亞問題專家麗莎. 柯蒂斯( Lisa Curtis)說:“印度很明顯並沒有興趣與美國發展美國和其盟友,比如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國所形成的那種國防關係。印度方面對美國仍然有懷疑,因為美國曾經針對印度核項目而採取制裁措施;在印度看來,美國在巴基斯坦的政策以及巴基斯坦支援恐怖主義方面的政策是互相矛盾,印度在這些方面也有懷疑。 這些懷疑在我看來並不是沒有根據的。”

柯蒂斯說,印度一貫奉行“戰略自主”的原則也是美印無法結盟的原因。柯蒂斯說,美印兩國的國防關係可能不會走傳統的老路,但是,兩國在安全方面的共同利益,特別是中國崛起後的不確定性會增進兩國未來的國防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