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應該如何對付中東亂局?

  • 莉雅

美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凱恩(資料照片)

美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凱恩(資料照片)

在中東地區經歷史無前例的動盪之際,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日前舉行聽證會,對美國的中東策略和政策進行檢視。儘管在聽證會上作證的中東問題專家一致認為,美國應該加強在中東問題上的參與,但是他們對美國的政策失誤以及應該採取的策略,尤其是在如何解決敘利亞危機的問題上,看法各異,彰顯了中東問題的複雜性以及對美國構成的巨大挑戰。

不管是主持這次聽證會的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凱恩 (John McCain), 還是作證的三位證人,他們都勾勒了一幅中東亂局的清晰畫面。

麥凱恩參議員說,“在整個中東地區,我們看到國家權力和勢力均衡被危險的打破。”前陸軍副總參謀長基恩將軍(John Keane)也表示,“中東正在經歷有史以來最為動盪的時期之一”。前美國駐阿富汗大使克羅克說,中東從來沒有像我們現在所目睹的這種動盪。

麥凱恩認為,固有國際秩序的解體在中東最為明顯,也是最為危險的。他把這種局面歸咎於奧巴馬政府減少美國在中東的參與,讓區域大國自己管理自己的政策。

麥凱恩說:“這個大賭博的結果現在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應當是明朗的:即中東沒有出現新秩序,而是混亂。美國的缺席打開了一個權力真空,而且被最極端和反美勢力來填充-像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這樣的遜尼派恐怖分子,或是伊朗和它的代理人這樣的什葉派極端分子,還有就是普京的帝國野心。”

基恩將軍曾經在美國向伊拉克和阿富汗增兵期間協助彼德雷烏斯將軍,他在描繪了阿拉伯之春之後中東國家出現的動盪之後表示,儘管美國減少在中東的參與不是導致該地區動盪的主要原因,但是至少進一步造成了該地區的不穩定。在他看來,美國所犯的最為關鍵的政策失誤是策略上的,因而影響也最為深遠。

他說:“簡單的說,這個策略失敗就是美國及其盟友未能擊敗激進的伊斯蘭以及成功抗衡伊朗的區域霸權。”

基恩將軍認為,美國在中東所面臨的主要政策挑戰就是如何制定一個全面的策略來對抗激進的伊斯蘭以及抗衡伊朗在該地區咄咄逼人和惡意的行為。

與麥凱恩強烈反對美國與伊朗簽署的核協議以及基恩將軍對該協議的質疑所不同的是,前美國駐阿富汗大使克羅克(Ryan Croker)認為,伊朗核協議儘管不完美,但仍然是可取的。但是他也認為, 美國必須對伊朗在中東所發揮的作用保持清醒,必須強有力的對抗伊朗在該地區的惡意行為。

當西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提出自從911事件以來美國在中東所犯的最大的錯誤是什麼的問題時,這位前高級外交官回答說,他時常也想到這個問題。

他說:“我認為,我們所犯的最大錯誤是不理解我們對手所能持續的時間以及他們的持久力。”

在敘利亞問題上,克羅克大使強烈主張大幅度加強聯軍對伊斯蘭國的空襲,包括設立禁飛區,這不是因為他認為敘利亞衝突可以通過軍事手段來解決,而是因為軍事行動可以改變政治環境。他同時強調,就像俄羅斯和伊朗在敘利亞衝突中都明確選邊站的時候,美國也必須選邊站。

克羅克大使說,他在中東近30年的工作經歷使他學到兩大經驗教訓,一個是當心你要捲入的事情,第二個就是同樣當心你要擺脫的是什麼。他認為,美國當初在發動伊拉克戰爭以及後來從伊拉克撤軍時都沒有進行審慎的考慮。

在奧巴馬政府任內擔任過負責歐洲與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戈登(Philip Gordon)認為,鑑於中東的複雜性,很難把中東問題歸咎於某一個錯誤。

他說:“如果非要找出一個錯誤,那麼很多人會認為是伊拉克戰爭。這不僅是因為它所帶來的金錢和人力上的損失,而且是因為它打破了該地區的戰略平衡,使伊朗主導伊拉克事務。它也導致遜尼派失去權力,而這助長了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它也使得美國民眾對美國在中東的參與感到厭倦,甚至過度厭倦,從而使得美國沒有做本應做的事情。”

但是他說,如果當初沒有發動伊拉克戰爭,也許他們今天在討論的是美國讓薩達姆繼續掌權的錯誤。他說,在伊拉克,美國進行了乾預並佔領了伊拉克,結果很糟糕;在利比亞,美國干預了但沒有佔領,結果很糟糕;在敘利亞,美國既沒有干預也沒有佔領,但是結果還是很糟糕。他說,這裡的教訓就是,在如何處理這些問題上沒有一個單一的答案或模式。

目前是外交事務委員會資深研究員的戈登在作證時說,中東所發生的強大和板塊構造式的改變不是美國引起的,美國也沒有完全的控制。他認為,伊朗核協議的實施為美國爭取到有價值的時間,而且這個時間得到明智使用的話,會提供真正的機會。

與麥凱恩參議員強烈主張首先推翻敘利亞領導人阿薩德的立場所不同的是,戈登認為,優先降低敘利亞衝突事關美國的重大國家利益。他認為,美國的優先考慮應該是通過談判達成一個全國範圍的停火,而不是包括阿薩德下台在內的一個全面政治解決方案。他擔心的是,在阿薩德得到俄羅斯和伊朗的有力支持下,美國向敘利亞反對派提供軍事支持甚至直接進行軍事干預只會進一步加劇衝突而不會導致阿薩德政權的投降。

對於戈登的這個看法,麥凱恩參議員顯然很反感。他反問道,“我們的道德標准在哪裡?”在他看來,在敘利亞內戰已經導致25萬平民喪生的情況下仍然不對阿薩德政權採取任何行動是不道德的。

在長達近3個小時的聽證會上,軍事委員會的各位參議員就中東問題的各個方面向三位證人提問,尋求答案。可以看到的是,儘管美國的精英階層在如何對付中東的問題上存在分歧,但是他們一致的看法是,如果美國不加大在中東的參與力度,已經亂得令人無法忍受的中東局勢只會更加糟糕,而且會影響到美國本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