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中期選舉之後 TPP破繭成蝶?


“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PP)協定談判國貿易代表2014年10月 27日在澳大利亞開會後召開記者會 (資料圖片)

“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PP)協定談判國貿易代表2014年10月 27日在澳大利亞開會後召開記者會 (資料圖片)

華盛頓 - 11月10日,正在進行“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PP)協定談判的美、日等12國的領導人,借在北京出席APEC高峰會之際,於美國駐華大使館召開了談判國首腦會議,並在隨後發表聲明, 強調TPP談判在最近幾個月已取得了重要進展。但這份聲明並沒有像此前外界期待的那樣,就協議的最終達成定下具體的時間目標。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會議開始稱,希望此次會議成為各談判國在政治上打破僵局的機會。美國政策專家則表示,想要打破TPP在美國國內所面臨的政治僵局卻並非易事。

如今,TPP協定談判已經成為了奧巴馬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外界廣泛認為這是因為在中期選舉之後,一向親自由貿易的共和黨獲得了國會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在這種情況下,貿易政策具有醫療、移民等國內政策所不具備的優勢,它為民主黨和共和黨走出政治僵局,展開兩黨合作提供了最大的可能性。

上星期,當很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的共和黨麥康奈爾被問到總統奧巴馬和共和黨最有可能在哪些議題上達成共識時,他的回答便是“貿易協定”。

他在記者會上說:“在我到這來之前,總統和我剛剛還在討論這件事。我想他很希望推動此事向前發展。我對他說:‘把貿易協定發給我們。我們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看。’”

美國共和黨素有支持自由貿易的傳統,並且共和黨的政治支持者,尤其是美國商界對TPP渴望已久。但是美國政策專家,曾任參議院東亞和太平洋委員會政策主任的季浩豐認為,TPP在共和黨黨內也並不是一件已經達成了共識的事情。

他說:“有一些共和黨議員對貿易、全球化還存在著擔憂,他們也不太喜歡大的跨國企業,所以他們對於貿易協定持懷疑態度。這些共和黨議員多來自南方各州或者中西部地區和東北部地區。儘管這次在中期選舉中像紐約州這樣的地方增加了共和黨議員,但也很難說他們就會是TPP的支持者。”

曾任參議院金融委員會國際貿易首席顧問的龐珀則預測,共和黨參議院內像克魯茲和蘭德保羅這樣有意在2016年競選總統的參議員恐怕會對奧巴馬政府採取非常強硬的立場,不接受妥協,也無意同政府合作以達成任何協議。所以國會中的共和黨黨團很難在TPP的議題上保證步調一致。

而在奧巴馬總統所領導的民主黨內,對於TPP的態度就更為消極。多數民主黨議員認為TPP會造成製造業工作流向廉價勞動力國家,也會帶來企業環保標準下降,藥品價格上升等問題,降低關稅還會讓像底特律這樣的老牌汽車城受到來自日本汽車業的巨大衝擊。

儘管外界分析認為,奧巴馬總統非常需要TPP協定在其任內獲得通過,一方面為自己留下政治遺產,另一方面也能幫助他的重返亞太戰略擺脫過度依賴軍事的指責,但面對其所在政黨中的大多數對於TPP的冷漠態度,他也顯得十分有心無力。

較早前關於這項貿易談判的所謂“快速通道”法案,就在時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民主黨參議員哈里里德的大力阻撓下未獲通過。如果通過這項法案,就會加強國會對總統在貿易事務中的授權,經過艱苦談判終與其他11個國家達成的TPP協定就不至於遭到國會否決。

儘管如今參議院的多數黨變成了共和黨,但是分析人士認為,這項法案在短期內獲得通過的可能性依然不大,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共和黨控制下的國會不會自願地給一個民主黨總統更大的授權。

據一些長期關注TPP談判的人士說,過去的一年中,在美國國會發生的政治磨擦已經嚴重干擾到了美國貿易代表在“前線”的談判,談判代表如果想到自己辛苦談成的協議沒准會被國會推翻,他們就不願意在談判中做出政治犧牲,也無法提出甚麼具有“吸引力”的協議。

除此之外,美國國內還存在著一些有關TPP的負面傳言。比如有傳言說,TPP中的一些條款將會使得政府加強對互聯網的監管。專家說,如果傳言屬實,美國將會出現一些抗議聯盟以求對國會施壓,這無疑為TPP制造了更大的潛在政治風險。

季浩豐說:“我很擔心達成TPP協定的政治推動力要從哪里來。像TPP這樣困難的貿易協定若非有很強的政治推動力是很難實現的。”

他還說,對美國來說,在財政刺激、量化寬鬆、擴大貿易這三種提振經濟的常規手段之中,現在只剩下最後一項尚有餘力,所以TPP如今對美國獲得經濟上的額外增長,進一步增加就業來說,已經顯得更為重要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