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未成年非法移民講述他們的故事

  • 美國之音

一名十四歲危地馬拉的非法入境兒童2014年被發現(資料圖片)

一名十四歲危地馬拉的非法入境兒童2014年被發現(資料圖片)

華盛頓 - 非法移民依然是美國總統競選的重要話題,一些候選人主張採取嚴厲措施阻擋非法移民越境潮流,但也有一些候選人呼籲移民改革,給予已經進入美國境內的人們以合法身份。而夾在中間的則是非法越境的未成年人,他們的父母送他們過來,誤以為他們能夠自動被允許合法停留在美國。這些年輕人向美國之音西班牙語組講述了他們所面臨的困難。

由於父母遭到犯罪份子的勒索威脅,卡洛斯離開薩爾瓦多來到美國。

他非常幸運,因為他的叔叔讓他住在馬里蘭州的家中,並且聘請了一名律師幫助他留在美國。同時,卡洛斯也在上學。他向美國之音講述了他的經歷。

他說,“這很困難,因為你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接觸到陌生的人,幾天都沒飯吃,處境很差。”

越過美國和墨西哥邊界之後,他被移民官員拘留了。

他說,“我在一個移民安置區待了10天,這個地方被稱為‘冷藏室’,是一個特別冷的房間。你也沒有毛衣穿,甚麼都沒有。”

國土安全局的官員預計,在2014年,約有6萬8千名無人陪同的未成年人越過邊界。

據稱,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途中都遭受了性騷擾、暴力對待和威脅。

但是,穿越邊界並不是唯一的挑戰。社工說,獲取證件以留在美國也很困難。

中美洲資源中心的亞伯努涅斯說,“某些情況下,他們要面對法官,但是家人卻沒有資金或者知識來尋求相關服務。”

一種方法是獲取庇護身份,但是要證明對遭受迫害的合理擔憂卻很複雜。

移民律師德莉凱洛皮說,“我們一般會嘗試找到證人來證實這些孩子的故事。我們也會呈交他們原住國相關情況的證據。”

美國出入境記錄研究會說,移民法庭上三分之二的未成年人都沒有法律代表。當然,沒有律師的話,絕大部份小孩都被驅逐出境。

卡洛斯和他薩爾瓦多的朋友迪亞戈薩莫拉(Diego Zamora)正在等待移民法庭的聽證期間也在上學。但是適應新生活並不容易。

薩莫拉說,“我的一個老師有些種族主義傾向。他有時候發脾氣,因為我不會說英語,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隨著這些未成年移民的涌入,學校也受到了影響。馬里蘭州蒙哥馬利郡的公立學校就是這種情況,它們缺乏資金,不能滿足300多名新生的需求,這些新生大多來自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和危地馬拉。

蒙哥馬利郡公立學校的勞拉牛頓說,“當學生數量增加時,你就必須提供更多教師和教育服務,所以這會影響經費。”

儘管卡洛斯和迪亞哥每天都去上學,而且政府也知道他們的情況,他們的未來卻取決於移民法庭是否會給他們特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