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北京大學演講全文

  • 美國之音

2015年11月3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哈利·哈里斯(左)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中)在北京

2015年11月3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哈利·哈里斯(左)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中)在北京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哈利·哈里斯11月3日在北京大學斯坦福中心發表演講。他在演講中談到了亞太地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以及外界普遍關注的美中關係問題。他在提及南中國海的問題時重申了美國立場,即美軍將在國際法律允許的情況下隨時隨地執行任務,南中國海也不例外。但是他也談到,美中兩國在朝核問題等許多領域有共同立場,兩國間的分歧不應當影響兩國在達成共識的方面取得更多的進展。他還提到,美中兩國軍事交流密切,在他發表演講的時候,就有中國海軍艦船到訪美國;此外,兩國在未來兩個星期將開展33個不同的軍事交流項目。

以下是他演講的全文翻譯:

海軍上將哈利·哈里斯

北京大學斯坦福中心

2015年11月3日

非常感謝你們邀請我今天來此演講,並就印度亞太地區(Indo-Asia-Pacific)以及美中軍事關係談一下我的看法。

我非常高興與博卡斯大使的母校進行交流。與博卡斯、約翰·埃爾維(John Elway)、約翰·斯坦貝克(John Steinbeck)和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一樣,你們都來自世界頂尖學府。

我如果開始的時候不感謝我的夫人布魯尼,那就是我的不是了。我夫人此次隨我出訪,她提供了有關中國人民友誼和精神方面的非常有價值的見解。布魯尼比我聰明多了,也比我有遠見,她在1980年代就決定作為一名考克斯學者(Cox Scholar)到上海學習。

她那時就知道,就像如今在中國的所有美國學生——以及27.5萬目前在美國的中國學生——知道,擴大兩國人民之間的聯繫將使兩國的未來更加繁榮。因此,我非常榮幸能在這裡與你們分享我的觀點。

在我們進行討論之前,我希望先大致談談這個充滿活力的地區所面臨的一些機遇與挑戰,然後花幾分鐘的時間講一下太平洋司令部在美國的亞洲再平衡倡議中發揮的作用。

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不了解太平洋司令部,也就是我們所稱的“PACOM”。太平洋司令部是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地緣軍事作戰司令部,負責從好萊塢到寶萊塢、北至北極熊、南達南極企鵝的範圍內的美國的所有軍事力量和行動。

當你負責的地區覆蓋地球52%的地區的時候,簡短概述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就談幾個方面,希望能夠激發一些討論。

太平洋司令部統轄將近40萬名軍事和非軍事人員,其中包括大約60%的海軍官兵。事實上,我們現在有兩個航母戰鬥群在這個地區執行任務。我通過國防部長卡特直接向奧巴馬總統匯報情況。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夠領導美國最好的陸軍、海軍、海軍陸戰隊、空軍、海岸警衛隊以及國防部文職人員。

他們都非常努力地維持印度亞太地區的安全與穩定,這個地區擁有世界上三個最大的經濟體和五個最小的經濟體。從軍事角度來看,世界上10個最大的常規軍,有7個在這個地區;5個國家擁有核武器;美國的7個防務條約盟國,這個地區就佔了5個——澳大利亞、泰國、菲律賓、日本和南韓。

生活在這個地區的人比生活在該地區以外的人要多。大多數預測認為,到本世紀中葉,地球上70%的人都生活在印度亞太地區。由此涉及的世界糧食、能源、基礎設施問題就讓現行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對維持和平與穩定顯得尤為重要。這些預測不僅指出了合作方面的機會,也凸顯了發生衝突的可能性。

最重要的是,這些數據告訴你們,印度亞太地區對美國來說非常重要。美國一直是、將來也永遠是一個太平洋國家、太平洋領導者和太平洋大國。在我們應對包括中東伊斯蘭國在內的全球其他挑戰之際,我們仍在繼續推進再平衡戰略,以促進我們在這個地區的長遠利益。

奧巴馬總統在四年前提出的再平衡戰略重點關註四方面內容——政治、外交、軍事和經濟。在政治方面,奧巴馬總統在過去幾個月會晤了印度總理莫迪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晤了到訪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韓國總統朴槿惠和印尼總統維多多。這個月晚些時候,奧巴馬總統將前往菲律賓參加APEC會議。與亞洲領導人如此頻繁的接觸一直是、並且將繼續是美國的國家重點。

再平衡戰略的另一部分涉及軍事,這個部分由我負責。七十年來,美國各軍種在印度亞太地區的長期存在保障了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這一秩序為穩定、經濟繁榮與和平創造了條件,因此繼續讓所有的國家受益,也包括中國。

我們通過以下方式來強化我們的軍事存在:加強條約聯盟、構建新的伙伴關係、推進多邊合作、增加協同作戰能力、提高應對危機的戰備狀態。我們還在將眾多的雙邊關係擴展為三邊和多邊關係。我國軍方也積極參與東盟區域論壇。

軍事活動是再平衡戰略中最顯眼的部分,但這個戰略最重要的方面是經濟。我們的領導人努力促成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的原因之一就在於此。TPP是歷史上最大的貿易協議,涵蓋全球經濟的40%。該協議將改善所有成員國的經濟,而且將緩衝成員國之間的潛在衝突。

雖然太平洋司令部努力維持和平與繁榮,作為軍事指揮官,我必須確保我們的部隊隨時準備好保衛我國的國家利益。我們必須作好隨時戰鬥的準備。這個地區的和平正在受到威脅。最大的威脅是北韓。北韓領導人喜怒無常,他追求擁有核武器,以及擁有可以向包括美國在內的亞太地區發射核武器的導彈系統。

來自北韓的持續威脅是我們與日本和南韓的盟友關係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數十年來,美日和美韓同盟是東北亞地區和平與安全的基礎,也是美國參與該地區事務的基石。事實上,我剛剛訪問了南韓,在與南韓舉行磋商時,給國防部長卡特提供支持。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都很關注中美關係,我現在就來談談這個問題。一些學者預測,中美兩國之間將爆發衝突。我不持這種悲觀的觀點。

雖然我們兩國確實在一些問題上存有分歧——最為公開的就是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索和我方在那裡的活動,但是我們在眾多領域有共同的立場。比如,習主席和奧巴馬總統剛剛重申了兩國致力於以和平方式實現完全、可核實的朝鮮半島去核化;中國去年參加了世界上最大的海上演習——環太平洋多國聯合軍演,明年還會再次參加。就在我今天向你們發表演講的時候,中國的海軍軍艦正在訪問佛羅里達州的梅波特港,那裡是美國海軍第四艦隊的司令部,而中國海軍“和平方舟”號醫院船則正到訪圣迭戈,即美國海軍第三艦隊的基地。本月晚些時候,不僅是美國海軍斯特西姆號驅逐艦將訪問上海,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司令、海軍上將斯科特·斯威夫特也將到訪。事實上,未來兩週將有33項不同的軍事交流活動,參與者有四星上將到軍校學生各級人員。

正如蘇珊·賴斯最近所說的,我方戰略的一部分是要在各個層面加深與中國的接觸,這樣我們兩方在對抗和管理分歧的時候也能夠在互利領域實現合作最大化。許多中方將領強調合作大於對抗,我同意他們的觀點。我 在2014年4月訪華期間就力圖推進這個目標,當時的美方代表團同意達成《海上意外相遇規則》(Code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縮寫CUES),這是21個國家在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年會上通過的一項重要的有助於建立信任的措施。21個國家包括美國、中國、澳大利亞、韓國、日本、菲律賓、泰國、越南、俄羅斯和許多其他國家。

探討有關互利的議題和加強軍隊間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這能讓我們更加有效地共同應對危機。搜尋失聯的馬航370航班就是最好的證明。去年的多國應對搜救隊伍由我們的盟國澳大利亞牽頭,中國、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海軍也參與其中。這架航班上有239人,包括152名中國人,我想向所有那些在中國、馬來西亞和美國等其他各國的、失去了所愛之人的人表達我個人的哀悼之情。我們無法知道下一場災難何時會降臨到這個地區,但是太平洋司令部力圖架起橋樑,讓我們能以合作的方式進行有效應對。

然而,正如最近的新聞頭條所表明的,造成兩國關係緊張的領域仍然存在。我認為,這時候最需要的就是軍方之間的對話。人民間的持續交流是避免誤解和誤判的最好方式。就在上個星期,中國海軍司令員和美國海軍作戰部長就美方最近在南中國海的航行自由活動進行了一個小時的坦率交談。我也會繼續與中方軍事領導人進行個人的和真誠的對話,這也是我本周訪華的原因。

自由和開放地進入所有的共享領域是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中的基本原則。就像卡特部長幾天前所說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面臨來自俄羅斯的挑戰,也以一種不同的方式,面臨來自中國的挑戰——中國模棱兩可的海洋主權聲索,其中包括包含幾乎所有南中國海的所謂的“九段線”。

為了防止國際秩序與規範的瓦解,美國秉持一貫的支持航行自由的立場。航行自由是保護貿易在公海上暢通無阻的支柱之一,也正是貿易讓各國得以發展,並促進全球經濟,讓億萬人脫貧,包括中國。

國際公海和空域屬於每一個人,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土。例行的航行自由行動與我方所言和外交上所做的相一致,我們以此來明確表示,美國繼續支持和平解決爭端,我軍將繼續在國際法允許的任何時候和任何地方進行飛行、航行和執行任務。南中國海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會是一個例外。

我們數十年來在世界各地進行航行自由行動,因此沒有人應當對此感到吃驚。我們在執行這些行動時避免發生軍事衝突,包括避免未來或許會試圖以非專業的方式採取行動的海岸警衛隊和非軍事船隻發生軍事衝突。這以後仍然是我們的目標。

我由衷地認為,這些例行的行動永遠不應當被認為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這些行動的作用,是保護國際法賦予所有國家在海上和空中合法使用海洋和空域的自由與權利。美國在南中國海主權聲索問題上不設立場,美國鼓勵聲索方根據國際法和平解決爭端,而不是訴諸脅迫手段。

即便如此,我們絕不可以讓中美之間的分歧影響兩國在達成共識的領域取得進展。兩國現有許多機制來確保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從《海上意外相遇規則》,到《海上安全磋商協議》(Military Maritime Consultative Agreement),到雙方最近簽署的有助於構築海上和空中信任的措施。所有這些機制有助於加强两國關係,讓兩國更好地管理存有分歧的領域。

女士們和先生們,我講得夠久了。最後我講一個故事來結束我的正式發言。這個故事講的是一個到喜馬拉雅山度假的男子。他到了那里以後,得到了一個拜訪一個廟宇的難得的機會。那個廟宇在一座山的山頂,山非常陡峭,上山的唯一途徑就是坐在一個籃子裡,讓人沿著300米高的懸崖拉上去。

他看了看繩子,發現繩子有點磨損,就問坐在他身旁的一個和尚:“你們多久換一次繩子?”

和尚答道:“每次它斷的時候。”

那種做法是我們大多數人不該用的。事關重大,我們不能讓繩子斷了。我們應當在這個地區保持積極的姿態,隨時準備應對當今和未來的挑戰。這些挑戰雖然嚴峻,但並非不可克服。

在習主席最近訪問白宮的時候,奧巴馬總統談到美中兩國會產生分歧。那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他還談到,兩國如何能夠從長久把兩國人民連結在一起的紐帶中汲取勇氣,擴大兩國間的合作。他談到了過去,談到了中國村民在二戰期間如何為美國空軍人員提供食宿。他談到了今天所建起來的寶貴關係。他還特別提到了你們——你們這些跨越太平洋彼此學習借鑒的學生和學術人員。作為一名軍方指揮官,我的工作要求我通過黑暗、悲觀的視角看問題,半杯水看到的是空的那一半;但是我希望你們持樂觀的態度,半杯水看到的是滿的那一半,並且繼續你們的工作——在北大和斯坦福大學這樣的頂尖學術中心建立兩國人民之間的聯繫,這種聯繫將擴大美中兩國間的合作。我再次感謝你們邀請我來演講,現在可以提問,讓我們分享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