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官方拒不接受寬恕斯諾登的訴求


美國國家安全局前合同工斯諾登

美國國家安全局前合同工斯諾登

奧巴馬白宮顧問、參眾兩院情報委員會領袖都拒不接受國家安全局前合同工斯諾登提出的寬大請求,並決要求斯諾登被遣返美國接受審判。

奧巴馬政府顧問法伊弗星期天說,不予考慮斯諾登的赦免請求,他應當為泄漏機密情報而面臨刑事指控。分別為參眾兩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的范斯坦參議員和羅傑斯眾議員也維護強硬路線,指控斯諾登損害了美國利益。

斯諾登最近要求與美國國會議員談本國的監視項目。他還要求國際社會說服美國,撤銷對他的指控。他在寫給德國反對黨綠黨議員施特羅貝爾的信中說,“說實話不是罪。我堅信在國際社會的支持下,美國政府將放棄這種有害的行動。”

在斯諾登揭示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電話遭到美國情報部門竊聽後,很多德國公眾人物要求德國給予他庇護。默克爾的基督教民主黨的前秘書長蓋斯勒在明鏡週刊上寫道:“斯諾登為西方國家作出了很大的貢獻。現在該我們來幫他了。”

但是,美國方面對斯諾登的立場絲毫不為所動。范斯坦參議員說:“他獲得了機會了來剝奪我們的情報體系,如果他真是個見義勇為要制止不軌行為的人,他可以打電話給參眾兩院的情報委員會,與我們私下洽商。”范斯坦說,斯諾登沒這樣做,卻採取了為國家帶來巨大損害、把美國軍人生命置於險地的行動。

羅傑斯也持同樣看法。他說:“這個泄密者違反了自己的保密誓言並且竊取了情報。”他指責斯諾登配合俄羅斯情報部門,以致俄羅斯允許他暫留。他還幫助了三個與基地組織勾結的集團改變通訊方式,避開美國的情報攔截,把美國駐阿富汗官兵的生命置於險境。

羅傑斯說,媒體和公眾的注意力不該放在情報機構監視項目是否做過頭上,而該注意到他們在反恐和反網絡戰中作出的努力。他說:“說到底,壞人並非美國情報機構”。

羅傑斯說,收斂情報調查工作的壓力讓我們承擔重蹈歷史覆轍的風險。他說:“我們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曾這樣做,結果造成大量誤解,導致幾百萬人喪生的二次大戰。我們所犯的類似錯誤給了本拉登發動9-11襲擊的機會。”

羅傑斯還諷刺歐洲對美國監視項目的抗議為“作秀”,稱他們可獲得“最佳演員獎”。他不相信歐洲領導人聲稱自己為斯諾登的指控大吃一驚的說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