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亞太的經濟策略﹕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 莉雅

TPP被看成是奧巴馬政府將戰略重心轉向亞太策略的經濟和貿易支柱

TPP被看成是奧巴馬政府將戰略重心轉向亞太策略的經濟和貿易支柱

美國奧巴馬政府正在緊密鑼緊鼓的實施其戰略重心轉向亞太的策略。美國亞太政策進行調整的背景是甚麼﹖這一策略的內涵是甚麼﹖它是否像中國所認為的那樣是為了遏制中國的崛起﹖美國在實施這一戰略的過程中可能會遇到甚麼挑戰﹖今天我們要探討的是美國戰略重心轉向亞太的經濟支柱-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自從奧巴馬總統2009年11月在新加坡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宣佈美國加入簡稱為TPP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談判之後﹐這個名詞開始為世人所關注。

所謂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實際上是一個旨在推動整個亞太地區經濟整合的高質量多邊貿易協議。

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李侃如﹕“我把它稱為WTO plus﹐即它涵蓋了很多世貿組織所包括的內容﹐但是增加了勞工﹑環境標準等超越世貿範疇的東西。”

到目前為止﹐除了美國以外﹐參加TPP談判的國家還包括澳大利亞﹑文萊﹑智利﹑馬來西亞﹑新西蘭﹑秘魯﹑新加坡﹑越南﹑加拿大和墨西哥。日本在2011年也決定就是否加入這一組織與有關國家展開磋商。

TPP被看成是奧巴馬政府將戰略重心轉向亞太策略的經濟和貿易支柱。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學者巴菲爾德說﹕“TPP已經成為美國領導地位的象徵。由此引起的結果是﹐它所承載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了一個貿易協議﹐那怕是一個區域貿易協議。在我看來﹐亞洲人把它看成是美國有能力轉向亞太而且在亞太的經濟架構上發揮領導作用的一個重要象徵。”

在美國的積極推動下﹐從2010年3月到現在﹐有關國家已經舉行了14輪談判。

奧巴馬總統2011年在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舉行的TPP成員國會議上說明了美國積極推動TPP談判的原因。

奧巴馬說﹕“TPP將加強我們的經濟﹐降低貿易與投資的障礙﹐增加出口﹐而且為我們的人民創造更多的就業﹐而這是我最優先的考慮。”

在克林頓總統任內出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的李侃如2011年12月在《外交政策》雜誌上發表文章說﹐奧巴馬政府是在北京對東盟﹑東盟+3以及東盟地區論壇這些區域組織多年來投入了很大精力的背景下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在把TPP發展成一個亞太地區的新貿易和投資平臺。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關係學院中國研究主任蘭普頓教授認為﹐美國倡議成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部份與中國有關。

蘭普頓說﹕“因為中國一直強調東盟+3﹐試圖把日本﹑南韓和中國帶入一個亞洲貿易集團。在美國看來﹐而且在我看來﹐中國在試圖把美國從經濟上排除出東盟之外﹐從經濟上削弱美國在亞洲的優勢。我認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在某種意義上是針對這個想法的。”

而在中國看來﹐美國試圖通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來縮小人民幣國際化的範圍。中國認為﹐人民幣的國際化是限制美國濫用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重要一步。

中國官方新華社2012年8月29號發表的評論把美國加入TPP談判看成是美國重返亞太戰略下在經濟方面所設的一個局﹐認為此舉是“企圖掌控環太平洋地區的經濟領導權,弱化中國的影響力”。

中國沒有參加TPP談判的事實也被國際媒體以及一些亞洲觀察人士看作是美國有意將中國排除在外。

卡託研究所貿易政策中心主任艾肯森說﹕“中國對TPP感到不高興﹐因為它覺得它是被針對的對象﹐它被孤立。坦率的說﹐我不認為這是他們的錯。我認為﹐這樣解讀有關的言辭是恰當的。”

具體負責TPP談判的美國副貿易代表馬蘭提斯大使2012年8月在華盛頓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回答有關中國是否被排除在外的問題時。

馬蘭提斯說﹕“記住這一點非常重要﹐TPP的整個遠景是作為亞太地區一體化的平臺。我們以及其他TPP成員國多次強調﹐它對任何願意滿足TPP協議的高標準的國家都是開放的。”

他還表示﹐這不是一個美國邀請不邀請的問題。

馬蘭提斯說﹕“TPP不是邀請的﹐它不是一個派對﹐你被邀請加入﹐它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貿易協議。如果你想成為其中的一部分﹐你必須﹐不僅是向美國﹐而且是向所有TPP成員國表明﹐你願意而且符合目前正在談判的高標準。”

布魯金斯學會的李侃如說﹐當然﹐美國加入TPP的動機之一是為了增加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經濟成功﹐因為美國認為﹐一個高質量的貿易協議對美國是有利的。他也表示﹐這不是把中國排除在外。

李侃如說﹕“如果中國現在要求加入有關的談判﹐我的猜測是他們會歡迎中國加入。”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如果TPP把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排除在外﹐它將毫無意義。

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蕭特指出﹐儘管中國沒有參加有關的談判﹐但是中國無時不在談判桌上。

蕭特說﹕“每一個談判桌上談判協議或是尋求參加TPP的談判者腦子裡都想着中國。很難想象一個全面的亞太貿易協議而最終不包括中國。”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強調﹐TPP並不是為了遏制中國﹐而是中國目前沒有興趣參與有關的談判。

傳統基金會的成斌說﹕“我認為﹐如果它是為了遏制中國﹐它將是一張有很多洞的網。我認為﹐它實際上是為了擴大經濟關係。”

貿易問題專家蕭特甚至認為﹐談判一個貿易協議是一個大的地緣戰略遏制協議的一部分的看法是可笑的。

蕭特說﹕“一個貿易協議是不能遏制一個很大的國家的﹐不管是從經濟上還是從政治上。”

他說﹐這也不是亞洲國家所希望看到的。

蕭特說﹕“亞洲也沒有那一個國家希望遏制中國。過去幾十年來亞太地區實現的貿易和投資一體化給所有TPP參與國都帶來了好處﹐即使這種整合給他們的製造業帶來了競爭方面的挑戰。”

不過﹐正像美國的一些中國問題專家所指出的那樣﹐不管是美國亞太策略中的軍事部署﹐還是其外交﹑戰略和經濟佈局﹐美國重返亞太的策略以及有關的一些言辭正好符合很多中國人的看法﹐即所有美國的行動都是為了阻撓或是干擾中國的崛起。

我們將在下一集節目中深入的探討美國調整亞太戰略是否是為了圍堵中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