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人宗教信仰變化對政治的影響

  • 楊晨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里-克林頓 2016年2月23日在南卡羅萊納州一間浸信會教堂舉辦論壇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里-克林頓 2016年2月23日在南卡羅萊納州一間浸信會教堂舉辦論壇

每年5月的第一個星期四也就是美國的“全國祈禱日”。在美國國會大廈前正在進行著年度讀聖經馬拉松。

讀聖經馬拉松從星期天開始,人們一個接一個地日夜不斷風雨無阻地在國會大廈前朗讀聖經,一直到星期四“全國祈禱日”的中午結束。

來自維吉尼亞州的杰弗裡·萊特(Jeffery Light))牧師告訴美國之音說:“宗教是我們人類追尋生活目的的基礎,這個目的就來自我們的創造者。“

民調:無宗教信仰的人比例上升

宗教對美國社會和政治有重要影響;不過民調顯示美國民眾的宗教信仰在變化,尤其是不信教的人在增多。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宗教項目負責人艾倫·庫珀曼(Alan Cooperman)告訴美國之音,皮尤中心在2007年和2014年進行過兩次大型的民調,這兩次民調的重大發現包括:“一個是美國民眾作為一個整體,他們的宗教信仰度有所降低。。。另外一個比較顯著的結果是,那些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比例上升得非常快,2000年為7%,2007年為16%,2014年增長到了23%。”

他說,這個變化主要來自世代交替;美國年輕一代比上一代更少參與宗教活動。

國會議員90%以上是基督徒

儘管美國民眾信仰宗教的人數在減少,美國政治人物從總統到內閣成員到國會議員有宗教信仰的比例高於普通民眾。

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立法日程開始前會有一位神職人員帶領議員們祈禱。

目前的第114屆國會中絕大多數議員都有宗教信仰,其中91.8%為基督徒,包括新教和天主教徒。

在國會的一個研討會上,幾位議員談到了宗教對他們的意義。

代表奧克拉荷馬州的共和黨參議員蘭克福德(Senator James Lankford)是一位浸禮派基督徒。他說:“我在8歲的時候就接受了耶穌。當時我是一個瘦小的紅頭髮小男孩,坐在教堂後排第一次很用心專注地聽講。那時候我就一直在想,上帝存在我卻不認識他。”

蘭克福德參議員進入國會前曾經擔任過教會的青年項目領袖。

來自德拉瓦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庫恩斯(Senator Chris Coons)是基督教長老派信徒。他說:“我父親在教會主日學校當老師,我母親彈吉他。我們每天晚飯都要祈禱。全家一起祈禱。“

蘭克福德參議員告訴美國之音說,他的宗教信仰影響著他生活的各方面。他說:“這是一個鏡頭,我通過這個鏡頭來看待一切事物。"

美國 國會議員的宗教信仰更多元化

美國人口結構和宗教信仰的變化也使得國會議員的宗教信仰更多元化。目前國會議員中除了基督徒,還有猶太教人士、穆斯林、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以及無神論者。

不過,美國要選出一位無神論總統在可見的將來還不太可能。

參議員庫恩說:“我的一個朋友曾經問我,在非洲裔美國人、婦女、同性戀者和無神論者當中,哪一種人最不可能成為總統,他自己的答案是無神論者。”

庫恩參議員說,過去他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經過這位朋友的提醒他開始思考作為一個民選官員,他有責任與任何對美國社會有貢獻的社區接觸溝通,包括無神論者。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宗教項目負責人艾倫·庫珀曼提醒人們說:”儘管美國沒有宗教認同的人在增長,不過美國仍然是一個宗教信仰很深的國家。有77%的美國人認同某個宗教。“

牧師杰弗裡·萊特說宗教會影響今年的大選:“當然美國民眾可以自由選擇任何領導人,不過對我和其他尋求上帝旨意的人來說我們會選擇一個信仰上帝的領導人。”

民調顯示,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白人福音派更傾向於共和黨,非洲裔美國人新教徒比較傾向於民主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