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俄關係難以走出起伏循環

  • 美國之音

美國總統奧巴馬(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奧巴馬(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其總統任期開始時就將與俄羅斯建立更好的關係作為他外交政策的基石,但是這兩個國家的關係卻每況愈下。

奧巴馬總統第一個任期內的外交政策主要是所謂的重建,這種政策的目的是改善布殊總統任期內最後幾年不斷下降的華盛頓與莫斯科之間的關係。

這種重建政策確實產生了具體的結果,例如兩國簽署了重要的戰略武器控制條約。莫斯科還允許美軍借道俄羅斯進出阿富汗。俄羅斯在聯合國投票贊成對德黑蘭因據稱發展核武器項目實施制裁。另外,華盛頓在俄羅斯加入世貿組織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現在分析人士說,美俄兩國的關係目前又陷於不斷惡化之中。

哥倫比亞大學退休教授羅伯特萊格沃爾德說,華盛頓和莫斯科關係的起伏並非新鮮事。

他說:“這種情況在克林頓政府時期的北約東擴和1999年的科索沃戰爭期間就曾經出現過,美俄關係在克林頓政府末期降到低點,我們沒有甚麼辦法扭轉這種局面。現在的局面有些類似。布殊政府911事件之後採取的行動、2003年伊拉克戰爭以及2008年高加索戰爭爆發後導致美俄關係再次陷入低潮。後來奧巴馬政府和當時的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使兩國關係有所好轉。現在美俄關係再度惡化,我們還沒有發現能夠使兩國關係走出這種循環的途徑。”

分析人士說,美國和俄羅斯的主要分歧是敘利亞戰爭。華盛頓希望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下台,而莫斯科繼續在國際政治舞台對他提供支持,並向敘利亞運送武器。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凱南研究所主任馬休羅堅斯基說,俄羅斯反對美國的做法超出了敘利亞政權更替的問題。

他說﹕“這里面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阿薩德下台之後怎麼辦?阿薩德下台後會怎麼樣呢?他們看到埃及,看到利比亞的結局,看到伊拉克、阿富汗的下場。在這些國家中他們沒有看到一例讓他們感到舒服的情況,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抵御伊斯蘭主義、武器走私、無休止的聖戰恐怖份子的蔓延。我認為他們正確地看出其中許多因素都將最終造成對俄羅斯人的傷害,最終在被高加索,甚至在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會期間造成對俄羅斯人的傷害。”

許多專家認為,俄羅斯總統普京打擊公民社會的措施也對美俄關係造成負面影響。兩國間的其他分歧還包括美國發展導彈防御體系,以及俄羅斯對美國前情報部門合同僱員斯諾登提供臨時庇護,斯諾登因間諜罪指控受到美國的通緝。

部份由於斯諾登的因素,奧巴馬總統在出席9月初於聖彼得堡舉行的G20峰會之前取消了與普京總統在莫斯科的一對一會晤。

羅堅斯基說,奧巴馬做出一個錯誤的決定。他說﹕“這個決定對他來說有些道理。奧巴馬會想,你看,我前往俄羅斯出席G20峰會,我將同普京握手。但是為甚麼我要去莫斯科去和這樣一個家伙共度半天的時間呢?這個人沒有釋放出任何在我看來是重要的任何問題上打算讓步的訊號。這樣做對於奧巴馬來說是有道理的,甚至在客觀的政治意義上來說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把它放在美俄關係的歷史背景下考慮,就會發現這樣做沒有道理。如果你關上大門,你就關閉了溝通的渠道,尤其是最高層溝通的渠道,結果你肯定會失敗,並且最終導致危機。”

萊格沃爾德同意這种說法。他說﹕“這里的風險是,在兩國領導人不進行改善和構建雙邊關係的情況下,當新的情況發生,比如出現了類似俄羅斯-高加索戰爭那樣的另外一個事件,我們可以想象這是後蘇聯時代會時常發生的一個事件,那麼美俄關係就有嚴重惡化的風險。”

許多專家認為,當重建美俄關係還只是一種記憶的時候,目前還看不清華盛頓與莫斯科的關係何時才能改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