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學者:美國軍事策略需要改進


美國國家戰爭學院國家安全策略教授邁克爾·馬扎爾

美國國家戰爭學院國家安全策略教授邁克爾·馬扎爾

美國安全策略正在應對來自多方面的挑戰:俄羅斯、中國等國家繼續提出在國際舞台上發揮更大影響的要求,美國國內政府預算不斷緊縮。美國安全戰略學者近日在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美國安全策略座談中提出,美國需要修正其軍事策略。

奧巴馬政府公佈的2015年軍事預算要求國防部進一步減少軍事人員數量。美國國家戰爭學院國家安全策略教授邁克爾·馬扎爾說,美國的軍事領先地位正在一些重要領域受到挑戰。

他說:“美國在有關亞洲與歐洲安全的計劃中有些重要的部分,由於其他國家掌握了更多能力,而在目前或者最近的將來變得無法實現。”

馬扎爾說,這些國家包括民族主義興起的俄羅斯、中國、土耳其等,甚至十年後日本也有可能加入這一名單。他們對自身力量的估計在不斷地上升。

他說:“有些國家很不情願要尊重我們的意見,有些國家在胡作非為的時候非常難對付,因為我們要依賴他們來解決許多問題。”

曾擔任奧巴馬2012競選國家安全顧問指導委員會高級顧問、現任杜克大學公共政策教授布魯斯·簡特森說: “這個時代,我們要面對的是,我們的確不清楚問題之所在,我們才剛剛開始意識到,自冷戰結束後出現了一系列的歷史新潮流。”

簡特森說,美國的安全角色應該從“安全提供者”向“安全加強者”轉變。美國可以向盟友提供盡可能的支持,但是這些國家自身需要主動建設雙邊和多邊關係。

簡特森說: “不論是日本由於其特有的民族主義影響到它的外交關係,還是海灣國家說,為什麼美國不幫我們解決問題。我認為這些都不在我們的利益之內,也不在我們的能力之內。做出這些轉變需要花時間,但重要的是我們要開始這麼做,這樣我們才能讓轉變以合理、有規劃的方式進行,而不是在某個時刻不得不在大規模介入或者撤退之間作選擇。”

馬扎爾說,以烏克蘭為例,國際安全環境發生了一系列變化,美國必須應對新的挑戰:
“俄羅斯現在對烏克蘭做的大體上並不是明確的領土侵略,而是一系列違反該國領土完整的事情,僅僅是沒有正式侵犯這個國家的主權。”

馬扎爾說,美國的國家安全策略應該演變為更側重於控制風險, 而不是阻止具體的侵略性的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