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努力斡旋日韓緊張關係

  • 黎堡

今年6月美日韓三國國防部長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期間舉行三邊會談。

今年6月美日韓三國國防部長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期間舉行三邊會談。


日本和南韓是美國在亞洲的兩個主要伙伴,但是日韓政治和外交關係持續緊張不僅影響了兩國軍事關係,也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美國實施亞洲再平衡戰略。

日本首相安倍和南韓總統朴槿惠最近都出席了在印尼巴厘島舉行的APEC峰會,但兩
人互動甚少,沒有舉行雙邊會談。

日本和南韓既是東北亞兩個強國,又是美國長期以來在該地區的傳統盟國,可是這
兩個鄰國的關係一直相當緊張。

過去一年多來,兩國沒有舉行過首腦峰會,兩國國民對彼此的敵意也有增無減,引起美國的不安。

10月初,美國國防部部長哈格爾在訪問南韓的時候表達了這種不安,但似乎沒有能說服首爾與東京和好。

南韓總統朴槿惠對哈格爾說,韓日關係緊張責任在日本。她說,日本政府在慰安婦、靖國神社等歷史問題上不但沒有表現出足夠的悔意,反而繼續在傷口上撒鹽。

除了歷史遺留問題之外,南韓和日本還在獨島、也就是日本所說的竹島主權問題上存在激烈爭執。

日本方面則認為,南韓跟中國一樣,在歷史遺留問題上糾結太深,影響了他們跟日本發展友好關係。

10月8號在華盛頓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舉行的一場討論會上,日本東京民間智
庫東京財團安全問題研究員小原凡司認為,日本和南韓政府之間仍然存在較低層次的互動,但兩國的民意和一些社會團體對彼此的敵意限制了兩國首腦的直接對話。

他說﹕“我們看到日本與南韓關係中出現典型的兩個層次的接觸。兩國領導人都受到國內政治形勢的約束,他們在外交上都無法不考慮本國的政治。”

日韓政治和外交關係持續緊張已經延伸至兩國發展軍事關係。曾在日本海上自衛隊
服役的小原凡司說,雙邊單獨的軍事交流與合作幾乎全面中斷。

美軍駐日本指揮官安賈勒拉中將最近也證實,日本方面目前不與南韓分享X波段TYP-2型雷達裝置所採集的有關朝鮮彈道導彈威脅的數據。

美國視日本和南韓為它在亞洲的兩個主要伙伴,對兩國之間的政治對峙和軍事上缺乏直接互動深度關切,並試圖通過三方合作機制增進兩國的互動,包括今年6月三國國防部長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期間舉行三邊會談,以及這個星期三國海軍在南韓海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

曾經擔任日本駐北京軍事聯絡官的小原凡司說,東京需要盡快改善與首爾的關係,
以便集中精力處理它與中國的緊張關係,而美國是穩定東北亞局勢的關鍵。

他說﹕“美國在該地區仍然扮演重要角色,因為美國是日本和南韓的盟國,同時對中國的外交政策具有很大的影響力。日本必須準備好應對它與中國長期的緊張關係,同時它要一點一點地、逐個議題地改善與南韓的關係。”

同時,南韓面臨來自北韓愈來愈大的威脅。南韓總統朴槿惠在會見美國官員的時候承認,日本是合作維護東北亞和平與穩定的重要國家。

主持10月8號討論會的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亞洲項目資深研究員詹姆斯蕭夫(James
Schoff)表示,為了應對各自的安全挑戰,日本和南韓的領導人應該盡量避免言語上的公開衝突,逐步改善雙邊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