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千禧一代人數龐大 但仍然不太參與投票

  • 美國之音

资料图片-一个年轻美国家庭购买房子

资料图片-一个年轻美国家庭购买房子

華盛頓 - 千禧一代指的是1982年至2000年間出生的年輕人。說到今年的總統選舉,這個群體可能比其他群體影響力更大。

原因在於,他們人數龐大。據美國人口統計局稱,美國的千禧一代人口有8300萬,佔美國總人口的四分之一,超過了1946年至1964年間嬰兒潮時代出生的7540萬人。

有了這個龐大的總數,千禧一代可以左右選舉。只是,他們大部份人都不投票。

塔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公民認知及參與訊息研究中心(CIRCLE)估計,2012年當奧巴馬總統與麻薩諸塞州州長羅姆尼競選時, 18歲至29歲年齡段的投票率為45%。從歷史上來看,年輕人的投票率已經降到大多數美國選舉中的最低點。

千禧一代不想參與?

千禧一代的名聲不是太好,他們常被描述成懶惰的、自我標榜以及以自我為中心的人。

但是一些組織說實際情況不是這樣。 “搖滾與投票”是從1990年起致力動員年輕人參與投票的一家最大的非營利組織。

“搖滾與投票”的主席阿什利斯皮蘭(Ashley Spillane) 在一篇評論中說,造成低投票率的還有其他因素,包括對政治僵局的失望。同時專家表示,美國年輕人缺乏投票動力還包括對政治家的不信任,以及覺得當選官員心中沒有照顧他們的最大利益。

政治僵局使千禧一代對政治缺乏興趣

十年來,美國政治成了僵局的同義詞。國會的民主與共和兩黨不和。共和黨與民主黨當家的白宮一直立場相左,甚至在地方層面,州級立法機構中政黨之間也很難互相妥協。分析人士指出,千禧一代出生以來的大部份時間所看到的只是爭論和僵局。

凱莉摩勒(Kayleigh Moller)在阿拉巴馬大學學習法律。她是一名共和黨人,上一次總統選舉她把選票投給了前麻薩諸塞州州長羅姆尼。她也是阿拉巴馬共和黨的一員,在共和黨競選活動中做義工,她還是印第安納州大學共和黨人聯合會的執行理事。

摩勒說:“我們可能不會忠於一個政黨,但是我們看透了迎合,不會輕易被特定的說辭收買。我認為如果年輕人開始參與投票,我們不僅能促進政策變革,還能從整體上改變候選人競選的方式。”

笨蛋,是經濟啊!

2015年的大學畢業生成為了美國歷史上負債最多的一族。專門幫助家長和學生尋找辦法支付大學學費的網站“教育顧問”(Edvisors)的出版商馬克坎特羅維茨(Mark Kantrowitz)公佈了一份研究報告,2015級的畢業生人均背負約3萬5千美元的學生債務。美國學生債務總額已經超過一萬億美元。

很多年輕選民在為教育借貸成千上萬美元後,在找工作時都很掙扎。這些不良因素使年輕人氣餒,導致他們在選舉日不去投票。

24歲的德魯法林頓(Drew Farrington)是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麥肯尼法學院(Robert H. McKinney School of Law)的學生。他是州政府機構的法律助理。法林頓是一名民主黨人,2012年他投票給奧巴馬總統,並在他的競選活動中擔任義工。他還支持了印第安納民主黨國會競選活動。法林頓認為,在一定程度上,年輕選民不肯參與投票是因為他們找工作困難。

法林頓說:“我們現在加入勞動大軍的時代比父母那代人几十年前的境遇困難很多。從大衰退中走出來後,一些年輕人對我們經濟的未來和機會感到悲觀。學士學位已經沒有20年前那麼值錢了,很多年輕人正在掙扎。”

一個有關信任的問題

千禧一代不信任政治家和政府機構。哈佛大學政治研究院有關千禧一代政治觀點的最新調查顯示,18至29歲人中只有37%信任總統,25%信任聯邦政府,27%信任國會。

哈佛政治研究院公關總監伊斯頓佩雷斯(Esten Perez)說:“美國的千禧一代是美國歷史上人口最多的一代人,他們有機會在任何選舉中發揮巨大的角色,特別是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然而,年輕人不信任今日的美國政府,他們懷疑政治是否能達成真正的結果。”

法林頓認為,信任的缺乏還會導致冷漠。

他說:“就像現在我們國家很多其他人一樣,年輕人對兩黨都感到厭煩,不認為任何人可以實施積極的變革。當人們認為沒有人能幫助他們的時候,為何要投票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