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網民要求當局公開警察擊斃訪民錄像

  • 海彥

多名維權律師5月11日突破阻攔見到徐純合的母親(網絡圖片)

多名維權律師5月11日突破阻攔見到徐純合的母親(網絡圖片)

近期先後來到慶安的謝燕益、李仲偉、謝陽和劉書慶等四位維權律師5月11日上午在慶安中醫院見到了5月2日被警察一槍擊斃的訪民徐純合的母親。槍擊事件後,徐純合的母親一直被當地政府安置在醫院,與外界的接觸基本上被隔絕。

徐母對律師表示,不接受徐純合的堂兄與警方簽訂的協議以及20萬補償款,她願意簽署律師授權委託書,委託律師維權,追尋真相,為死去的兒子討回公道。

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星期一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和其他律師當天早晨強行沖進徐純合母親的病房,有五六個不明身份的人員阻攔,但律師進病房後沒有再受到干涉,但是旁邊有身份不明人員拍攝錄像。謝燕益表示,徐純合的母親決意要為兒子討要正義。

他說:“她說要求追求真相。討回公道包括好幾個方面,刑事上的追究、行政問責,包括國家賠償、民事賠償,這些都是她當然的權利。這個公道的一個前提還是要進一步地調查、了解這個真相。這個事情是怎麼發生的,責任主體,都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這個都需要進一步的努力。”

取得授權後,四位律師上午前往慶安公安局調查情況,核實徐純合被槍擊後,慶安警方出警情況和對事件後續工作的參與情況,以及是否出動警力軟禁徐母、是否對律師乘坐的出租車司機進行傳訊等。謝燕益表示,可能是迫於輿論壓力,警方的態度不錯,但是沒有提供任何實質情況。

謝燕益說:“他們態度不錯,但是他們總之是打太極。我覺得今天還算挺順利的,也就是說他們不敢。到公安局和縣政府呀,還是比較順利的,這僅僅只是個姿態,但是沒有乾貨,沒有實際的具體的這個配合。我們是依法來調取證據,因為我們是受託律師了。後來他們沒有配合,我們就正式提交了一份公開信息申請。”

謝燕益律師說,包括財新等國內一些媒體的記者已經在慶安進行調查採訪。謝燕益表示,他們將一步一步從相關部門調取證據,最後是要向哈爾濱鐵路局公安局調取事件發生時候車室的監控視頻。

此外,從訪民徐純合被擊斃後開始自發調查,在網上懸賞徵求現場視頻的維權人士“屠夫”吳淦,目前已採訪到兩位事件目擊者,並收集到幾個短視頻,但是還沒有找到徐純合被擊斃一刻的視頻。

近日,網上有人發出信息稱,在徐純合被擊斃的當晚11點多,十幾名慶安警察通過車站監控錄像和購買車票實名制,連夜找到哈爾濱的幾名學生的家中,誘惑威逼他們將當天用手機拍攝下的現場視頻刪除。不過,吳淦星期一下午表示,他了解到相關情況,但無法證明那幾個學生在什麼情況下刪除了視頻,自願還是非自願,害怕還是被恐嚇。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一多次撥打哈鐵公安局幾位官員的手機,都無人接聽或者關機,哈鐵公安局及公安局直屬公安處的電話也都無人接聽。

吳淦表示,他會繼續調查徐純合的真相,儘管他不相信哈鐵公安局會最終向外界公佈現場完整監控視頻,因為那樣會證明新華社最初的事件報導以及警方都曾說謊。吳淦表示,這次事件觸及到每一個公民的權益,如果任由警察任意使用配槍而不受合理約束,每一位公民則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徐純合。

他說:“在執勤過程中可能打死人,他們一般,即使你濫用了,或者說不按照程序了,或在沒有受到危險的時候使用(配槍)了,他也不會給他追究的。這種就造成大家沒有安全感,你可能惹他不高興,拿出來吧你幹掉,都有可能性。通過這個事件,然後讓大家去討論,去思考,也挺好。”

此外,由天津維權人士許乃來等人上星期三發起的訪民和維權人士聯署聲明,截至星期一下午1點,已有近600人簽名,強烈要求黑龍江哈鐵公安局和第三方(律師團)共同徹查警察開槍致死案。有消息說,許乃來發起聯署後已受到當地國保警察的威脅恐嚇。

在5月9日徐純合被擊斃的“頭七”,一些網民發起當晚8點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全民刷屏”的吶喊活動,要求慶安當局公佈視頻、公開真相。一些網友留言說:“為了我們自己不是下一個被子彈射穿的冤魂”、“為了冤死的徐純合”、“今天我們不站出來,明天我們就是徐純合”。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網5月9日的一篇報導說,徐純合被執勤民警開槍擊斃,引發民警用槍是否合理等爭議。新華社記者的報導援引沒有具體指明來源的消息說,一段不完整的現場視頻顯示,徐純合面對持械的民警,似乎在躲閃,然而片斷無法呈現事態原貌,也不是引發民警開槍射擊的關鍵一刻,但已令人對警方介紹的情況產生了疑問。新華社的報導還說,在警察開槍引發爭議的背景下,為消除人們對持槍“任性”、用槍不規範的疑慮,就需要提供更多真相,尤其是民警開槍之前發生了什麼。報導還說,有關部門更應公佈完整的錄像和調查結果,來證明開槍的決定必要和適當,真相不能總靠倒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