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接近普京代價不菲中國疏遠俄羅斯

  • 白樺 莫斯科

中國與俄羅斯繼續擴大各領域合作。去年夏季莫斯科郊外坦克比賽中中國軍官與俄羅斯觀眾。(美國之音白樺攝)

中國與俄羅斯繼續擴大各領域合作。去年夏季莫斯科郊外坦克比賽中中國軍官與俄羅斯觀眾。(美國之音白樺攝)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說,中國和俄羅斯結為戰略夥伴,在聯合國密切合作,阻撓美國提出的一些決議案,但是自從俄羅斯的行為開始威脅到從中東到烏克蘭的中國貿易夥伴時,中國支持俄羅斯所付出的外交代價開始急劇上升。

普京好鬥危害中國

這家雜誌引述聯合國安理會一名高級外交官的話說,雖然莫斯科和北京在從伊朗到北韓等問題上仍然密切合作,但由於在從南蘇丹到烏克蘭再到敘利亞等問題上立場分歧,雙方的這種同盟開始弱化。北京更傾向於通過外交手段解決敘利亞境內的武裝衝突。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以及在軍事上支持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和伊朗都不符合中國利益,因此中國正背離俄羅斯。這名外交官說,美國和西方盟友繼續鼓勵中國與俄羅斯保持距離,以便阻止俄羅斯總統普京日益好鬥的行為。如果北京與莫斯科的聯盟開始削弱,美國及其盟友就有可能施加更大壓力遏制俄羅斯在烏克蘭和敘利亞的軍事行動。

學者:沒有拉開距離

俄羅斯東亞問題學者古謝夫說,中國一直在試圖平衡處理與俄羅斯,以及與西方的關係。中國並沒有同俄羅斯拉開距離,兩國關係在各個領域正迅速發展。

古謝夫:“我目前看不到任何跡象顯示中國在背離俄羅斯。正相反,兩國現在正積極討論如何使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與俄羅斯的歐亞經濟共同體項目接軌合作。俄羅斯並沒有特別反對烏克蘭成為安理會的非常任理事國,因為非常任理事國的任期僅有兩年,而且沒有否決權。”

古謝夫說,中國與烏克蘭也有很多合作項目。烏克蘭總統和總理都表態歡迎中國投資。因此,中國在聯合國支持烏克蘭並不讓人意外。

樂見俄同西方交惡 成小夥伴依賴中國

俄羅斯政治學者皮昂特科夫斯基說,中國並未改變同俄羅斯的關係。但普京和克里姆林宮的高官應該明白,俄羅斯的外交空間正變得日益狹窄,俄羅斯與西方的對抗越加劇,俄羅斯的選擇就變得越少。在俄中關係中,俄羅斯正成為中國的小伙伴。

皮昂特科夫斯基:“中國其實樂見俄羅斯與西方交惡,這符合中國的利益,將使俄羅斯更加依賴中國。中國甚至成為俄羅斯唯一的一個可獲得貸款和資金來源的國家。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國過去依賴蘇聯科技,但現在中國正成為俄羅斯唯一一個能獲得高科技的國家。”

皮昂特科夫斯基說,俄羅斯媒體上不久前曾出現一些報導說,中國的航空母艦正開往敘利亞,顯示俄羅斯期望中國在敘利亞等問題上能提供支持。但中國否認了這些報導。俄羅斯與中國針對西方的立場其實反差很大。中國的許多行動不一定必須要取悅俄羅斯。他認為,中國在中亞地區,在遠東和西伯利亞的影響還將繼續擴大。

不計代價密切俄中關係?

越來越多中國人去俄羅斯旅遊。夏季莫斯科紅場上的中國遊客。(美國之音白樺攝)

越來越多中國人去俄羅斯旅遊。夏季莫斯科紅場上的中國遊客。(美國之音白樺攝)

俄羅斯戰略問題學者科諾瓦洛夫說,中國將非常在意它同俄羅斯關係密切會為此付出的代價。

科諾瓦洛夫:“我想中國會盡量密切同俄羅斯的關係。但中國不會不計代價地密切兩國關係。中國在密切同俄羅斯的關係時,可能會考慮是否會對中國自身利益帶來哪些負面影響。”

科諾瓦洛夫說,中國也將關注敘利亞危機,俄羅斯與西方對抗的後果將對中國周邊,特別是擁有領土主權爭執的地區能帶來哪些影響。在俄羅斯,中國,西方這一三角關係中,中國不會站隊採取親俄羅斯,或是親西方的立場。但另一方面,俄羅斯不可能與西方長期交惡,雙方關係早晚都會變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