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人權議題最大區別為是否願被公開批評


美國國會眾議員蒂姆.沃茲 。(美國國會網頁截圖)

美國國會眾議員蒂姆.沃茲 。(美國國會網頁截圖)

美中兩國就人權議題再次交鋒。美國國務院星期三(4月13日)發布了《2015年國別人權報告》,隔一天,中國國務院也如同往年,立刻公佈了《2015年美國的人權報告》,指責美國人權問題。不過,美國國會議員對此則回應,美國不會閃躲自己犯下的錯誤,並勇於接受公開批評,這是美中之間在人權議題上最大的區別。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星期四(4月14日)就中國目前存在的酷刑問題召開聽證。對 於中國在同一天發表《2015年美國的人權報告》及《2015年美國侵犯人權事記》,美國國會民主黨籍眾議員蒂姆.沃茲(Rep. Tim Walz)回應說,美國非常歡迎中國的這份報告,但他強調,美中兩國在面對人權問題時的最大區別在於政府能不能接受公開批評檢驗,他說,那些每天批評美國 政府的人不會因為自己的言論而被關進監獄或被酷刑嚴懲。

“我不會去為美國所做錯的事情辯護,但我會捍衛我們接受公開批評的事實。我們可以做的更好,你每天都可以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我們哪些地方可以改進做的更好。”

中國在報告中指責美國對世界各國人權妄加批評,而對自身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三緘其口。中國在這份1萬2000字的報告從六個方面指出美國的人權狀況堪憂,包括槍支管理失控、警察暴力執法、金錢和家族政治大行其道、社會問題嚴重、種族矛盾尖銳、婦女狀況惡化和公然侵犯他國人權等。中國政府的這份報告中有關美國的“負面信息”大量來自美國的媒體和民間組織。

西頓霍爾大學法學院教授陸梅吉(Margaret K. Lewis)表示,美國不是完美的國家,美國有許多地方可以被公開批評,但沒有人會因為公開批評政府或檢討政府而被失踪,而且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美國的法律還是能保護人權。

她舉例說,在911事件之後,西頓霍爾大學法學院旗下的研究機構曾發表一份關於關塔納摩灣監獄的報告,但事後沒有人因為這件事受到懲罰。

“每個做這份報告的人都能安全回到家,回到家人身邊,沒有人因此失業或被逮捕。他們有盡情公開批評政府的自由。事實上,他們還因為自己點出了軍中人權問題而高興慶祝,假如他們是在中國的話,我不認為他們還能有這樣的待遇。”

陸梅吉教授說,她的確看到中國在某些地方開始有所改進,但更重要的是當今的中國人權狀況還是十分令人擔憂。

“我認為美中之間在人權狀況上著實有很大的差異,當今中國侵犯人權的情形真的很令人擔心。”

美國2015年度各國人權報告的中國部分說,中國這一年有關民權、政治權利、公共利益和少數民族問題的維權組織受到的壓制和脅迫明顯增加,對法律界的鎮壓尤其嚴重。

美中人權對話機制流於形式 中國人權狀況持續惡化

美中兩國自1990年起至2015年一共舉行了19次美中人權對話,這是兩國在人權領域的外交對話機制。不過,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認為,光是進行對話沒有真正實質性的結果,人權對話只會流於空談。

“這是條死路。人權對話只有在有實質性、全球性後果產生才會有效。”

史密斯議員還強調,人權對話最重要的意義在於中國能夠願意承認、檢討自己侵犯人權的事實,但現在的發展反而是背道而馳。

史密斯議員說,他希望中國人民能生活在空開、自由的環境,他不是與中國人民為敵,而是無法支持中國政府不尊重自己國家人民的作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