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VOA專訪:中國專家談朝核及美中立場異同

  • 葉兵

克里國務卿和中國外長王毅在北京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

克里國務卿和中國外長王毅在北京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

正在北京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克里星期三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召開記者會時呼籲中國採取更多措施來制止北韓的核活動以及降低南中國海的緊張態勢。

在美國之音記者葉兵星期三進行的電話專訪中,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北韓核問題研究員楊希雨,談到美國和中國在北韓核以及南中國海問題上的共識和分歧。(以下問答根據電話錄音整理)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資料照片)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資料照片)

記者:此次克里訪華,雙方主要關注點包括北韓核問題。請問中方對此問題持有什麼態度?

楊希雨回答說:
楊希雨:我覺得在北韓核問題上,中美沒有本質區別。美國把這個問題看偏了。首先雙方都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這是毫無疑問的,這個利益是一樣的。第二,在無核化的前提下,如何對待北韓第四次核試驗。具體說是制裁,對北韓應該新增制裁,這也沒有分歧。中國不是說不能有制裁。中美第一個層次無核化沒有分歧。第二個層次,制裁也沒有分歧。只是在下個層次,就是怎麼制裁、制裁什麼?這是有分歧的。

制裁方式存在分歧

在我看來,美國的制裁有點像當年越南戰爭B52轟炸,地毯式轟炸。中國的主張有點像美國當年搞海灣戰爭時候,是搞精確制導轟炸。也就是說,你是不分青紅皂白只要制裁就可以,還是有目的、有選擇的制裁。中美現在無論在聯合國安理會框架內,還是總體如何應對北韓核試驗的問題上,說到底,(分歧)是在制裁的程度、範圍這方面的區別,而不是中美在北韓核問題上的根本區別。所以要理清,中美在這個問題上的分歧,並不像南中國海問題的分歧那麼嚴重。

美國國務卿克里在北京會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之後出席記者會(2016年1月27日)。

美國國務卿克里在北京會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之後出席記者會(2016年1月27日)。

這次克里到北京,至少提供了一個機會,即雙方對於各自如何應對北韓第四次核試的考慮和措施會有更多的理解。我希望,美方應在(選擇)地毯式轟炸,還是精確制導式轟炸,(考慮)哪個更有效。我覺得,中方對於制裁的考慮,第一,是範圍和程度。 (中方希望)要有針對性的制裁,而不是憑空把北韓孤立起來。第二,制裁不是目的,而是一種手段,要為後續的外交解決方案留有足夠的空間。那麼,從這兩點考慮,我想中美應該進行更深層的交流和探討。

斷糧斷油的可行

至於說美國據說是提出了一些要求,我覺得有些要求並不准確。比如說,讓中國禁止進口北韓無菸煤。前天中國的新聞還在報導,中國自己的山西煤礦,每賣一噸煤,就賠100元。也就是說,中國作為一個煤礦富有國,自己的煤炭都在過剩,所以客觀上已經不存在要維持對朝進口,因為中國自己的煤礦都在減產。所以在我們在探討措施的時候要跟實際情況結合起來。

還比如現在正值冬季,北韓如果真的實行斷糧斷油,先不說中國對北韓的油和糧的援助數量極其有限,在這個時候採取簡單的措施,恐怕我們不不但能解決朝核問題,可能還會製造出新的更多的問題。中國不想為了解決一個問題而製造出更多問題,所以我想這次中美高級別交流,能夠就如何更好地、有效地制裁北韓,如何從總體考慮,不僅從當前狀況,更重要的是探討後續解決辦法和exit strategy (退場策略),把當前的僵局找到出口,還得回到對話談判解決問題上來。從這個角度考慮北韓核問題比較合適。

記者:您認為制止北韓發展核武器這方面,中國對北韓採取的措施,著力點在什麼地方?什麼措施最有效?

專家:實現朝鮮棄核須解決其安全關切

楊希雨:我覺得應該是一個綜合方案。中國對解決北韓核問題有基本立場。第一,北韓必須真正、徹底地放棄全部核武器及其相關計劃,真正實現無核化。第二,北韓在放棄核武器這個問題上,其合理的政治、經濟、安全各方面的關切也要得到解決。這就猶如基辛格博士講的一句話,如果你要讓北韓實現無核化,就必須創造一個讓北韓放心地放棄核武器的條件和環境。因此,從公平的角度,一方面北韓應該做實質性的事情,即必須徹底放棄核武器。另一方面,它在政治、安全、經濟上的合理關切,必須得到解決。

現在的問題在於,如果我們只是一味採取施壓、封鎖的辦法,實踐證明沒有辦法實現無核化。如果我們從交易的角度,公平的角度,才有可能通過和平的手段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向參與平壤宣布的氫彈試爆的科技人員、工兵和工作人員頒獎儀式上講話(2016年1月13日)。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向參與平壤宣布的氫彈試爆的科技人員、工兵和工作人員頒獎儀式上講話(2016年1月13日)。

以前我們總圍繞第一次核試驗到第四次核試驗,往復循環,其實一個根本問題不在於我們遏制的不夠,制裁的不夠,實際上我們解決問題的框架是不均衡的。我們很清楚北韓應該做什麼,但是北韓並不能看到它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能不能解決體制安全、經濟恢復等問題,而它的封鎖孤立狀態被打破,這種情況下,高壓制裁併不能迫使北韓放棄核武器。

即便我們設想,像美國所想的,中國把所有油料糧食全部斷掉,我想也沒有人會相信,只要中國做到斷糧斷油,北韓就能放棄核武器了。相反,可能會產生出更多問題來。這是中國真正考慮怎麼解決北韓核問題的基本背景。就是說,要有一個公平合理的解決方案,這樣才能和平解決核問題。如果單靠一方面的手段,按照美國人的思維,胡蘿蔔加大棒,現在我們先不考慮胡蘿蔔,先把大棒做的越來越大,還不能運用軍事手段。那麼排除軍事手段的情況下,想把大棒做的足夠大,強迫北韓放棄核武器,這是沒有辦法做到的。

專家: 力勸金正恩回歸金日成無核化承

記者:據您了解,中朝之間有沒有就核問題展開溝通談判?朝方立場是什麼?
楊希雨:前不久劉雲山率領中國代表團訪問北韓,同朝方肯定進行了深層次的討論。我們也表達了堅決反對朝鮮發展核武器,即繼續堅持朝鮮半島無核化的立場。事實上中國一直規勸北韓回到自己的承諾,朝鮮半島無核化。這恰恰是北韓自己提出來的,是由第一任領袖金日成提出的。當時金正日還反復強調朝鮮半島無核化,這不僅是我們的政策,而且是北韓已故主席金日成的遺願。從東方文化角度,當把父輩的話提出來的時候,其實就是體現了對無核化重要性的進一步提升。

中國其實一直在推動、勸規北韓重新回到自己的承諾,按照這個承諾採取實際動作。但中國的說服工作幾乎是沒有效果。由於中朝雙方在這個問題上產生分歧,中國的說服沒有效果,所以導致了中朝關係近幾年處於非常低迷的水平。從外界看,表面現像看到的是中朝兩黨的最高領導人4年沒見面了,這很不正常。這從一方面反映了中朝關係的現狀,也反映出中國堅持無核化,而金正恩堅持搞核武器,雙方分歧加大,導致雙邊關係受到損害。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也講過,北韓堅持核武器,實際上對中朝關係造成了極大傷害。這個傷害不僅是政治方面中朝兩國交流減少,實際上經濟也受到影響。只不過很多東西中國並不往外講,但從統計數字上看,中朝雙邊貿易到2015年已經連續三年持續下跌。去年下跌了百分之十幾,前一年2014年,中朝雙邊貿易額大約64億多美元。到了2015年,應該也就50億多,比上一年少了十幾個億。所以核問題對中朝雙邊關係影響非常廣泛,政治、經濟等各個領域,而這個影響本身,也是中國對北韓施加的一種壓力。

(未完待續)

(楊希雨-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主要從事亞太地區安全問題研究。 2004年到2005年任外交部朝鮮半島事務辦公室主任。曾先後參與了關於朝鮮半島問題的日內瓦四方會談,以及關於北韓核問題的北京六方會談,並於2005年在第四輪六方會談中,策劃和執筆起草了“9.19共同聲明”,該文件成為六方會談各方迄今為止均承諾遵守的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綱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