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2015年中共反腐回顧及2016年展望

  • 楊明

周永康(左)徐才厚(右)

周永康(左)徐才厚(右)

2015年是中共大張旗鼓進行所謂反腐敗“打老虎”,“打蒼蠅”的第三個年頭。上至國級,下至地方官吏成百上千的“腐敗”官員先後落馬。這似乎顯示出中共反腐決心的深度、力度和廣度。不過,分析人士認為,打老虎,打蒼蠅並不等同於反腐,有針對性懲處一些官員,明顯是政治較量,權力鬥爭的結果。若中共的反腐並沒有剷除腐敗的土壤,建立公開、透明,自由、公正的政治、媒體和司法制度,則這場如此浩大的反腐運動沒有任何意義。

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不公開審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洩露國家秘密案,判處周永康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至此結束了去年7月29日以來對周永康近一年的立案審查。周永康是中共十八大以來被懲處的職務最高的前中共領導人。

2015年7月20日,中共決定開除前政協副主席令計劃黨紀和公職,對其涉嫌犯罪問題移交司法機關依法處理。令計劃這個“大內總管”曾擔任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任期內中辦主任多年。

一個月後,中共決定對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嚴重違反黨紀,涉嫌受賄罪等立案調查,對其涉嫌嚴重受賄犯罪問題移交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反腐全覆蓋 成百上千貪官落馬

截止到2015年11月,以習近平領導的,王岐山“操刀”的反腐鬥爭,從軍隊到地方,上至國級,下至地方“九品芝麻官”成百上千的中共官員紛紛落馬。中國內地31個省市自治區無一例外,都有至少一名副部級以上官員被查辦。一些中央直屬機關,部門和國企的高管或負責人也被查處。

反腐有力度廣度 深度尚顯不足

在北京的中國觀察人士、北京理工學院教授胡星斗認為,習近平的反腐在力度和廣度上,前所未有。

他說:“2015年,中國大陸的反腐,的確力度和廣度是深遠的,前所未有的。查處了一大批大老虎,這在中共的歷史上都是少見。這就可見習近平政府是有反腐敗堅強決心的。”

不過,胡星斗教授認為,中共在反腐的深度上尚顯不足。

他說:“但是深度的問題,恐怕還是在於要建立反腐敗制度,建立防治腐敗的製度。也就是要有輿論監督,司法獨立,權力機構之間的相互監督,透明公開的財政。財政的權力應由各級首長轉移到議會、人民代表的手中,來建立現代反腐敗的製度,這樣才能達到反腐敗的深度。”

中共反腐應藉鑑韓國經驗

胡星斗說,韓國的反腐力度很大,前總統金泳三任期內把兩位前總統送進監獄,判處重刑。他指出,韓國防腐敗的官員財產申報製度,陽光財政制度,促使韓國走向現代國家的道路,值得中共借鑒。

今年1月13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紀委第五次會議上指出,查處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蘇榮等人嚴重違紀違法案件,證明了中國共產黨勇於從嚴治黨、捍衛黨紀,糾正錯誤的決心。他說,這場反腐敗鬥爭要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嚴肅查處腐敗分子,營造一個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政治氛圍。

“打老虎、打蒼蠅”非同反腐

從中共十八大以來查處的腐敗官員層級,範圍和人數來看,似乎這場反腐鬥爭已經進入所謂的“深水區”。

不過,因六四事件被廢黜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則認為,2015年中共沒有反腐鬥爭,只是“打老虎”,“打蒼蠅”,中共想打哪隻老虎,就打哪只,想打哪一些蒼蠅,就打哪些蒼蠅。他指出,“打老虎”,“打蒼蠅”跟反腐並不是一回事。

他說:“反腐敗一定解決產生腐敗的土壤和製度的問題,如果不觸及腐敗的土壤跟制度,那麼就不叫反腐。”

建立制衡權力的

這位前中共體制內的高官說,中共有目標,有選擇,有目的的“打老虎,打蒼蠅”會對其他“老虎”和“蒼蠅”有威懾力量,但不可能從根本上來解決中共腐敗叢生的問題。他說,不解決產生腐敗的土壤和制度問題,打死100隻老虎,還有200隻老虎沒有打,還有300隻老虎在生長。

他說:“真正的製度是權力製衡的製度,是輿論監督的制度,是公民有權選舉和罷免官吏的制度。這些制度是最根本的。”

中國歷史反腐的失敗經驗

鮑彤說,明朝從明太祖到崇禎皇帝的200年期間,沒有一個皇帝沒有反過腐敗,用東廠和西廠錦衣衛來輔佐皇帝解決腐敗的問題,但結果是怎樣呢?

據史料記載,崇禎皇帝這個被認為比前朝幾代皇帝都賢明的君主,儘管他勤儉自律,勵精圖治,卻疑心重重,濫殺大臣,最終落得個“非亡國之君,當亡國之運”的結局。

鮑彤表示,打老虎的制度,常常被同產生腐敗的制度混為一談。他說,武松能打井岡山的老虎,能打太行山的老虎嗎?當局把打老虎,打蒼蠅的權力牢牢握在他們自己手裡,他們可以有針對性,選擇性,目的性的打老虎,卻不讓律師,老百姓反腐敗。現在仍被關在監獄的浦志強就是一個例子。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說,腐敗是社會毒瘤,如果任憑腐敗問題愈演愈烈,最終必然亡黨亡國。他說,目前的反腐敗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了“塌方式腐敗”,因此要“凡腐必反,除惡務盡”。

中紀委大權獨攬 反腐不透明

中國政治觀察人士戴晴說,中共反腐是中紀委大權獨攬,對於中紀委依照什麼標準,什麼原則打哪隻老虎或蒼蠅,怎麼打法,老百姓完全一無所知。過去幾年來的反腐,老虎蒼蠅打了不少,但在滋生腐敗體制的問題上,中共當局卻退避三舍。

他說:“我們老百姓希望能從反腐鬥爭中看到是制度性的建設,不知道要等多久,不知道哪些條件成熟,才可能做出制度性的建設。制度性的建設,就算訂出來了, 寫進去了,大家也劈裡啪啦地拍一陣巴掌,通過了,但怎麼執行,這個過程都有待觀察。如果沒有制度性的建設,如果沒有對程序的保證,(反腐)還是納稅人掏錢'看戲'”。

反腐-中共權力鬥爭的結果

美國明鏡周刊總裁何頻認為,中共2015年的反腐,表面上很熱鬧,周永康,令計劃,郭伯雄等老虎被打,實際上是2014年的延伸,而被認為是新四人幫的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和令計劃之所以被拉下來,一般並不被看作與反腐敗劃等號。

他說:“他們被拉下來,根本的原因並不是他們腐敗,而是他們結盟起來,影響到了十八大的人事安排,尤其影響到了習近平掌握權力。這個領域包含了很明顯的權力鬥爭的因素。”

何頻說,2015年並沒有看到更多、更高層的官員落馬,即那些權力最不受制約,最腐敗的官員,最腐敗的家族,包括江澤民、李鵬、李長春、吳官正、賀國強、溫家寶、曾慶紅、王兆國等,這折射出中共的反腐遇到了鐵板,陷入僵持,無法進行下去的局面,腐敗的一方似乎勝利了,而反腐敗的一方卻失敗了。因此也說明,中共的反腐已基本上停止,或已階段性地停止,因為中共要查處所有這些腐敗高層官員的話,中共的體系及合法性將面臨極大的危機。

腐敗是中共黨員幹部的共同特徵

他說:“腐敗是所有的共產黨員,所有的官員,所有的政治局委員共同的特徵。他們不是生活上的腐敗,經濟上的腐敗,就是政治上的腐敗。腐敗是今天中國共產黨能夠存在的唯一價值,唯一的基礎,唯一的動力。所以,如果把腐敗拉掉了,中國共產黨就沒有存在的價值。所以,反過來講,他們的反腐敗就進行不下去。而進行下去的結果,就是把自己全部端掉了。”

何頻指出,中國的制度滋生了各級官員,尤其是那些高官無限濫用他們權力的機會,但中共的反腐並沒有對滋生腐敗的體制進行基本的清算,基本的反省,僅有針對性的懲罰部分官員,不僅不公平,也得不到反腐的目的和效果。而反腐帶來的一個直接、明顯的負面影響是中國的經濟明顯放慢。他說,在某種意義上來講,腐敗支撐著、潤滑著中國幾十年來的經濟高速發展。

真正反腐的“中國夢”能否成真?

展望2016年,中共的反腐敗鬥爭將如何走,怎麼走,走多遠,似乎只有掌握“生殺大權”,權力凌駕於法律之上的中紀委的“主審官們”才會知道。習近平的政治意志,決心和魄力,能否在反腐基礎上建立一個更透明,更親民的政治體制,更自由開放的媒體,更獨立公正的司法制度,以及在反腐和腐敗兩大陣營博弈中,習近平能否掌握主動權和決定權,都將決定這場中共建政以來規模和影響最大之一的反腐運動的最終成敗與否。

對腐敗深惡痛絕的中國百姓,期待著習近平和王岐山在2016年再揪出幾隻政治局委員以上的大老虎。何頻說,希望老百姓的這個中國夢能夠成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