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巴黎恐襲後 歐洲神根區的兩難與焦慮


申根標誌牌

申根標誌牌


布魯塞爾恢復了常態,學校復課,列車重新運行。但隨著比利時自二戰後最大的安保行動繼續進行、新的國際通緝令發布、以及一名巴黎恐襲嫌疑人依然逍遙法外,當前布魯塞爾的情勢仍然緊張。近期的事件使公眾對比利時蒐集情報的能力、歐洲免簽旅遊區的未來以及生活在歐洲的“伊斯蘭國”極端組織成員製造的威脅產生種種疑問。

巴黎恐襲事件的襲擊者中有三名來自比利時,其中就包括主謀阿巴烏德(Abdelhamid Abaaoud),這讓比利時的情報部門受到詳細的調查。但比利時駐美大使約翰•維爾貝克表示,布魯塞爾不認為這次的恐怖襲擊全是在比利時策劃的。

他說:“這是極端恐怖分子合夥所為,他們合夥策劃並發動了那些襲擊”。

極端分子可以自由地穿行在不同國家策劃並展開襲擊,這一事實讓公眾對歐盟申根地區的弊端產生質疑。但比利時大使拒絕廢止申根體系的呼籲。

維爾貝克大使說:“申根區,我們可以換個更好的名字稱呼它,就是自由之地。在這里人們可以幾乎沒有障礙地來往於不同國家,這也是我們通過歐洲一體化所達成的重要成果之一。我們不應僅僅因為目前遇到一些問題就把它放棄”。

但其他人則對這一26國區域的未來持悲觀態度。

英國駐美大使彼得•韋斯特馬科特說:“這是有關歐盟申根區未來的一個實際存在的問題”。

韋斯特馬科特大使表示歐洲需要做出一些改變。

他說:“對我們這些申根區以外的國家來說,我們其實更憂慮。我們要確保我們國家的邊界控制是有效的,能夠在極端分子有機會製造殺傷之前就在邊界把他們抓住”。

一個更加棘手的問題就是激進化。

維爾貝克大使認可一些社區進行的反恐活動,但他表示現在焦點應當放在勸阻年輕人加入極端組織。

他說:“我們一定要盯緊那些年輕人,因為他們年輕,因為他們住在邊緣化的穆斯林社區環境裡,他們更脆弱,極端分子吸引他們去冒險的說法也就更誘人。”

維爾貝克形容比利時是一個開放、世界性的國家。儘管布魯塞爾承認應該為穆斯林社區融入比利時社會作出更多努力,但這個國家不會放棄自己的價值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