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界另辦六四論壇強調本土

  • 海彥

香港11所大專院校學生會舉行記者會合辦六四論壇

香港11所大專院校學生會舉行記者會合辦六四論壇

在過去27年每年堅持舉辦全球最大規模紀念六四事件的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成為香港人政治啟蒙的催化劑。不過,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失敗後的香港一代大專學生,帶著民主運動的挫敗感,逐步轉向排斥中國的本土主義思潮,今年決定與主辦六四燭光晚會的支聯會決裂,另辦以討論香港本土和未來前途為主的論壇。堅持以“建設民主中國”為綱領的支聯會多年倡導的“毋忘六四薪火相傳”陷入危機。

香港大專學界主要組織學聯曾是港人聲援八九民運和抗議六四屠城的先鋒。不過,學聯不久前以不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綱領為由,宣布退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並不再參與維園六四燭光紀念晚會。

隨後,雨傘運動後率先退出學聯和不再參加維園紀念的港大學生會再次表明,將自行舉辦論壇,探討本土主義和香港前途。表態個人支持港獨的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星期三在參加商台節目時表示,燭光悼念六四對這一代年輕人沒意義,將精力放在“建設民主中國”的空想上,會阻礙爭取香港民主和“自決”。

此外,包括中大、科大、浸大、樹仁、公大等11所大專院校的學生會,星期三舉行記者會,宣佈在中大合辦“六四論壇”,不設悼念六四的環節,嘉賓主要是支持本土理念的政治人物,重新探討六四對港人的意義和價值,立足本土,構想香港未來,不再跟隨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理念和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因故無法參與合辦論壇的理大、嶺南和教院將另辦活動。這樣,15間大專院校將全部缺席支聯會的六四集會。

據港媒報導,中大學生會會長周豎峰星期三表示,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和“追究屠城責任”,不是港人的必然責任,“結束一黨專政”也與香港民主沒有必然關係。不過,週豎峰否認學生不認有責任追究六四屠城,但選擇六四晚辦活動是“消費六四”的說法,強調舉行六四論壇是要讓港人認清六四史實,繼而討論對港人未來的意義和影響。

有學生代表在記者會上多次批評支聯會。樹仁外務副會長廖俊升炮轟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早前“有心悼念應來維園”的說法如“維穩”,是“羞辱民主兩個字”。他表示,六四並非宗教,支聯會也非教會,質疑為何六四晚會一定要去維園。

明報報道說,學生代表的一些說法引起網上激辯。和平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的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在臉書上留言說:“因為你們畫句號,今年特別想去點起燭光”。

在2014年雨傘運動中表現令人刮目中六生劉澤,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他不贊同學界退出支聯會主辦的六四燭光晚會紀念活動,因為不論政治理念如何,悼念六四對港人來講是一個道義的問題。

他說:“我不理你的政治思維怎麼樣,我只是想悼念六四而已,悼念那些大學生。但是你又要說支聯會什麼什麼的,然後我不認同你。現在不是說政治的時候,你去悼念它(六四)嘛。他們(學界)連這麼簡單的東西都分不清楚。”

據報道,有分析認為,大專學界如此劇烈轉變的一個原因,是年輕人曾高度投入爭取特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卻換來失敗和失望。面對幾十年民主回歸的挫敗和對北京威權的無奈,年輕人變得偏激,轉向排斥中國的本土思潮。而轉向本土的學界,借助六四表述應與中國大陸切割的必要性,以確立有別於主流民主派的新政治路線。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表示,反大陸化、本土思潮和港獨現像是特首梁振英上任後才出現,北京認為在雨傘運動中獲勝,但卻忽視了一代年輕人已對中央抗拒,對中國越來越疏離。蔡子強認為,北京應該擔心的不是20萬人出席六四晚會,而是沒有人去,因為這反映了新世代年輕人與中國切割、一刀兩斷的心態。

香港作家、前開放雜誌執行主編蔡詠梅對美國之音表示,港人悼念六四是出於對普世價值的認同,爭取香港的民主,不能脫離現實的與中國切割。

她說:“對六四的態度,這不是一個什麼純粹的'大中華膠'啦這樣一個解釋,實際上是香港人對一個正義事業的支持。但是,現在呢,香港對這個國家認同越來越完全發生另外一個趨向。我個人是不太認同的,就是說,即使你香港要獨立,你也不能說對發生在羅湖橋那邊的,就是說,跟我不相關;即使為了香港本土的利益的話,你也不能夠不去努力地促進中國民主化的實現。”

蔡詠梅表示,香港學界的本土思潮有很大的對中國反彈的情緒化的東西,而不是理論化的探討。但是,反過來,北京也應該反思回歸近19年來,香港產生如此強烈本土、自治,甚至港獨思潮的原因,是剝奪了基本法保障的港人真正的普選權利。

她說:“照理說,回歸了,香港人應該是中國人的情節越來越深,現在看來是相反的。那麼是你北京的所有那些政策是完全失敗了。回歸前還沒有一個獨立的問題,現在就浮出來了,這個呼聲越來越強,尤其是表現在年輕人身上。你想年輕人是未來的嘛,如果年輕人是這個取向的話,真是我覺得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有報道說,雨傘運動時期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傘運後,年輕人受本土思潮啟蒙,對泛民政治路線的失望和反彈、難以撼動北京的無力感,以及對香港前境的焦慮與不安,都讓他們排斥具有“大中華情結”的主流民主派,傾向全盤否定他們的所有政治觀點。

前支聯會主席、現任秘書李卓人議員表示,聲援六四本身就是香港本土運動,無須把六四和本土對立,悼念六四不一定要認同愛國,未來會向年輕人繼續講解六四與民主的論述,並與新生代對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