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訊息激發日本再議購島前台幕後問題


中日有爭議的尖閣列島,中國稱的釣魚島地理位置。

中日有爭議的尖閣列島,中國稱的釣魚島地理位置。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被揭使用私人郵箱處理公務的郵件中,涉及前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要求日本與中國磋商後再購入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的問題,讓2012年日本政府購島引發的中日糾紛再次成為日本傳媒關注和回顧的問題。

有關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的郵件風波中,2012年9月日本政府購入東中國海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前,時任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勸告當時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佐佐江賢一郎先與中國磋商,但未獲接納的內容,令日本政府購島引起中日糾紛和關係惡化再次成為日本主流傳媒連日議論和回顧的話題。

與此同時,日本航空自衛隊在沖繩那霸市的基地以增加配備十幾架F-15戰機,構成具備40架F-15戰機規模的新部隊“第九航空團”週日(1月31日)正式成立,也突出了日本加強西南防衛,對抗中國3年前設定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和防備中國奪取尖閣諸島的高度戒備現狀。

《產經新聞》週一(2月1日)以社論形式,讚揚美國太平洋軍司令哈里斯日前說,如果圍繞尖閣諸島問題中國攻擊日本的話,“美國毫無疑問防衛日本”的發言。社論說哈里斯的話“是美軍對防衛尖閣發出的軍事行動宣言,是強大牽制中國的發言”,並提醒包括“第九航空團”在內的日本自衛隊現在是加強自己防衛尖閣諸島的時候。

社論指“中國去年以來,由軍艦改造成的政府搭載機關炮的巡邏船艦進入尖閣周邊日本領海,說明中國無意放棄奪取尖閣的野心”,呼籲日本國會議員們應提高國家安全意識,而不是老是在國會爭論《安全保障法》違憲與否。

中方態度誤區

而《朝日新聞》此前一天的報導則引述日本政府高官透露,2012年6月在日本山梨縣舉行中日外交部副部長級戰略對話時,日方向中方說明了準備把尖閣諸島國有化時,中方沒有反彈,“是進入9月以後忽然顯示了強硬態度”。

過去幾年來,日本有過報導和議論關於日本政府購島前後與中國接觸的過程、東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購島計劃的台前幕後,首相官邸和外務省之間的矛盾等,但所有報導都沒獲得購島時的首相野田佳彥和外相玄葉光一郎證實或否認。

除了《朝日新聞》報導中方官員2012年9月之前沒強烈反對日本政府購島外,日本著名電視政論節目主持人田原總一朗2013年也曾在他的“日經商務”專欄上,以題為“直接聽山口前副外相說'尖閣國有化'經緯”,描述野田政權購島經過。
文章說,2012年4月,石原慎太郎在華盛頓演講中,宣稱東京都政府將購買尖閣諸島。同年8月19日野田與石原秘密會談,談妥了不是東京都,而是日本政府購島的決定。 8月31日時任副外相的山口壯作為首相特使訪華,與當時主管中國外交戴秉國會談,山口說明了日本政府準備購島的方針,說明“國有化是為了維持尖閣諸島平穩且安定的管理”,對此戴秉國闡述了中方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原則論。

基於石原宣布東京都購島並公開籌款已引起日本傳媒、輿論議論和關注了幾個月,尖閣諸島地主也露面說明有意轉讓的原因等,所以戴秉國當時也提出了中方新建議,山口沒透露建議具體內容,但說建議是基於中方原則,為將來做些安排的內容。

官邸以外無奈

口回國後把訪華結果向玄葉外相、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藤村修和野田匯報。山口說他並非反對政府購島,但說明從外交常識上,日方首先應答覆戴秉國建議,他也說明需要一些時間與中方溝通,努力說服野田內閣延期決定尖閣諸島國有化。

但野田在9月9日俄羅斯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期間,與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相遇、交談時,就告知了日本政府購島計劃,胡錦濤憤怒地表示“堅決反對”,不過兩天後野田政權正式宣佈內閣決定把尖閣諸島國有化。

野田對這一倉促宣布解釋是“因為已經決定了”,但山口認為結果是日方沒給中方答覆,就自行決定購島,而且野田向胡錦濤宣布兩天後就決定,“時間上也太壞” ,同時也完全不顧他與中方磋商的立場。一個月後野田改造內閣,山口也離開了外務省。

田原在文章中說,他“感覺到山口相當氣憤,也解開了個人對內閣會議決定購島經過的疑問,當時的首相官邸不能確實判斷狀況,令人極為遺憾”。

日本的大臣、副大臣通常由首相任命黨內政客出任,副大臣以下的官員才是官僚,其中事務次官是政府各省中最高級的官員。

山口敘述中日圍繞日本政府購島的接觸經過,反映了日本政客與中國交涉的結果,而與坎貝爾接觸的佐佐江是當時外務省最高級官員,一名拒絕透露姓名的前外務省研究中國問題的官員說,佐佐江回答坎貝爾“中國會理解和接受日本政府購島的決定”未必是他的真實想法,“也許是不得不附和上面既定的方針,因為外務省的權限越來越低,佐佐江當時贊成不贊成政府購島都不能左右形勢,但國內問題沒法向坎貝爾去說,所以就只能佯裝相信中國理解和接受”。

被剝奪主導權

日本外務省內研究歐美的官員構成的“歐美派”和研究中國的官員形成的“中國班”過去暗裡較勁,1972年中日建交前後,中國班一度頗佔上風,但隨著中日開始因歷史問題、領土主權糾紛迭起,外務省開始被國內一些輿論批評軟弱、賣國等,中國班在外務省裡漸入低潮。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因為親歐美,中國班更是“靠邊站”,2002年朝鮮難民強闖瀋陽領事館事件,令外務省更遭國內輿論批評,首相官邸開始謀求主管外交。

日本民主黨2009年從自民黨手中奪取政權後,第一任首相鳩山由紀夫因為推翻自民黨與沖繩縣達成的轉移美軍駐沖繩普天間機場的計劃,損壞了日美關係。經過第二任首相菅直人,到第三任野田,日本與美中關係都不順。

但民主黨政權卻也繼承自民黨政權打擊官僚的作風,不僅在政府各部大幅削減經費,外務省及相關機構幾乎所有中文刊物都在削減開支、不允訂購的清單內,而且2010年任命毫無外交經驗的伊藤忠商事董事總經理丹羽宇一郎出任駐中國大使。

丹羽一上任就遭遇中日在東中國海撞船事件,中國各地掀起反日運動。丹羽既不懂處理,也陷入使館內外交官們不合作的困境,對緩和惡化的中日關係束手無策,導致當時日本駐中國大使館形同虛設,2012年野田內閣決定購島前,野田政權也無意通過使館與中國溝通,而外務省沒份參與決策。佐佐江是歐美派,他可能不懂中國事務,也可能受政權提拔,也就難公然反對政權決策。

日本政府購島以來3年多,中日東中國海主權糾紛的緊張局勢持續,“第九航空團”週日成立時強調,3年來那霸基地軍機針對中國軍機威脅緊急升空次數倍增,去年一年緊急升空達到441次,是4年前的兩倍以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