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馬里酒店襲擊起於武裝團伙爭權博弈

  • 美國之音

馬里酒店遭襲擊後門外有軍人持槍站崗。

馬里酒店遭襲擊後門外有軍人持槍站崗。

11月20日的恐怖襲擊事件發生的幾天後,首都巴馬科的麗笙酒店仍可看到痕跡。襲擊造成至少19人死亡。

美國大使館合同工特里.肯普回憶說,槍擊開始後,他躲在桌子下面。

特里.肯普 襲擊倖存者

“三名恐怖分子進來,開始射擊。他們就站在我旁邊。我覺得一切都完了。我知道他們會把簾布掀起來的,那我死定了。”

但是他們沒有,肯普活了下來。死難者包括中國公司高管、俄羅斯航空公司僱員和其它幾個國家的公民。這座酒店是城內最高檔的旅店之一,是外商和外交官喜歡光顧的地方。

襲擊發生幾天後,仍有未解之謎。襲擊的幕後兇手仍然未知。有兩個武裝團伙聲稱對襲擊負責。

巴馬科大學教授伊薩.恩迪亞耶說,這是武裝團伙之間的爭權博弈。

伊薩.恩迪亞耶 巴馬科大學

“每個團伙都聲稱在幕後策劃了襲擊,所以,當局要承認他們的存在,承認他們有造成傷害的能力,不管有什麼談判,都要把他們包括進來。”

過去幾年來,馬里的武裝組織數目不斷增加。 2012年,馬里北部被與“基地”組織有關聯的聖戰團伙佔領。法國出兵把聖戰分子趕走,但暴力並未止息。

目前,至少有五個與“基地”或“伊斯蘭國”有關的武裝組織在這個西非國家的各處地方製造暴力。

這次巴馬科襲擊事件是今年第二起,證明原先局限在馬里北部的暴力已經擴展開來。

馬里總統易卜拉欣.布巴卡爾.凱塔在襲擊事件後走訪了酒店。他呼籲全球動員。

易卜拉欣.布巴卡爾.凱塔 馬里總統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全球性的。發生在這裡的事情也發生在巴黎,莫斯科也經受了。所以,我們必須加強和聯合我們的努力來面對挑戰。”

自從去年以來,法國已經在馬里和鄰國部署了三千多軍人,以應對薩赫勒地區的恐怖組織。

駐馬里的聯合國維和使團有近1萬3千人,是世界上第三大維和部隊,也是聯合國歷史上最危險的任務之一,已有50多名藍盔戰士喪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