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穆迪憂慮中國干預下調香港展望評級

  • 海彥

穆迪憂慮中國干預下調香港展望評級

穆迪憂慮中國干預下調香港展望評級

國際信貸評級機構穆迪繼3月初將中國評級展望從“穩定”調降為“負面”後,近日也將香港的評級展望從“穩定”調至“負面”。穆迪的主要依據是,香港與中國內地經濟和金融聯繫日益緊密,而政治方面,中國對香港政策制定及落實的干預,各方對一國兩制政策存在不同解釋,尤其是中國國務院2014年6月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長遠可能讓香港體制失去部分獨立性,令香港政治風險增加。香港政府回應表示,穆迪評估錯誤,稱穆迪所提及的“中國風險”,對香港其實是“中國機會”。

穆迪星期六宣布,維持香港Aa1的長期債務評級,同時將評級展望從“穩定”降為“負面”。穆迪表示,香港與中國內地的信用質素緊密聯繫,體現在貿易和金融極為密切。中國經濟近年放緩,穆迪提出這兩項憂慮並不意外。但穆迪則是首次提到香港的政治也受中國因素影響,尤其是對一國兩制政策存在不同解讀的風險。

穆迪分析師表示,一國兩制政策表明中國內地與香港存在強大的政治聯繫,北京近兩年前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更強化這種強大的政治聯繫。而一國兩制政策的不同解讀引起的社會壓力,使得香港政治風險有所增加。

穆迪表示,短期而言,社會壓力可能進一步提高,特別是2017年特首選舉臨近,這些壓力會損害政府的施政效率,而中期而言,隨著中國影響力的增加,香港體制長遠會失去部分獨立性,並削弱香港對中國的體制實力。

穆迪的最新評級決定引發港府迅速回應。政府發布新聞稿表示,穆迪關於內地干預香港的觀點缺乏理據支持。香港一直依照基本法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沒有證據顯示內地干預香港的事務,或香港相關機構在過去一段時間獨立性減低。

香港府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也特意麵見傳媒反駁穆迪,表示2017年特首選舉與香港體制獨立沒有關係,特首選舉在回歸後一直順利,未來也不會有分別。曾俊華稱,不擔心會打擊外商及投資者信心,因為港府財政健康、金融監管完善、銀行系統穩健、經濟基礎良好。

香港浸會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鄭疏盛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從經濟上來講,香港不應該受到中國經濟下行的很大影響,他認為,香港未來經濟前景不會很負面。

他說:“中國的經濟雖然下滑,但是增長率還是比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還高,香港其實不一定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中國正在尋找新的出路,包括它的一帶一路策略,這個過程香港可能也會受益。我覺得這方面看不是很負面。”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退休教授鄭宇碩表示,香港經濟對中國內地經濟的依賴越來越重,如果中國經濟狀況不好,香港肯定會受到影響。不過,令人矚目的事,這次穆迪將香港政治因素看得很重,尤其是北京對香港的干預。

他說:“政治信心的問題,最近這一兩年,中共對香港的干預越來越厲害,對香港的社會穩定也產生了負面的影響。中產階層對香港的前途的信心也受到影響。”

鄭疏盛教授表示,儘管一國兩制的實施近年在香港遇到許多問題,不過不會造成很大的社會動盪,形成很負面的影響。

他說:“政治方面所謂一國兩制,現在確實有點緊張,但是它不會造成一個社會的動盪,不一定會很負面的。我的感覺是它(穆 迪)過於敏感。可能它是看到農曆年初一初二(旺角)的事情,但我的感覺不會變成那種一發不可收拾的暴動。那個是零星的爆發,而不是變成全面的很亂的社會情 況。”

鄭宇碩教授則表示,他認同穆迪對2017年特首選舉對香港社會造成的壓力,會損害政府政策有效性的評估。鄭宇碩表示,香港只要沒有真正的特首普選,社會就會繼續動盪,進一步撕裂。

他說:“絕大部分香港人對明年特首選舉,要是梁振英連任,社會的分裂、分化會越趨嚴重,都有比較相同的看法。由於特首選舉不民主,沒有讓香港人享受民主的基本權利,香港特首的決定權實際上只在一個人手上,就是北京的習近平。大家對政治的穩定情況的確是不看好的。”

鄭疏盛教授表示,2017年的特首選舉,北京和民主派還會繼續爭論,社會也會有一些動盪,但是不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亂局。

他說:“2017年的特首選舉,社會會繼續有很多緊張的情況,會繼續有很多爭鬧,最後也不會是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況,我的感覺是這樣子。”

香港媒體報導,目前外界關心的是,其他國際評級機構是否會跟隨穆迪的決定,調低香港的評級。此外,穆迪2007年曾發表“香港評級10年回顧”報告,讚揚回歸10年後,中國對香港政經不干預是正確做法,因此穆迪並非要唱淡香港。

穆迪曾在“97金融風暴”後的1998年,將香港評級展望下調到“負面”,當時香港經濟蕭條,失業率持續上升,經濟增長收縮5.9%,政府也有超過200億的財政赤字。目前香港經濟情況比當年好很多,預料政府財政收入仍會有超過110億的盈餘。有香港經濟學家預測,即使香港信貸評級遭降,也未必影響香港政府及企業的融資能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