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批評人士開會討論普京垮台後的俄羅斯

  • 白樺 莫斯科

2014年9月莫斯科的反對侵略烏克蘭和反戰大遊行中,一名示威者手舉標語,終生獨裁意味著總是不停發動戰爭。類似的遊行集會目前已經越來越難舉辦。

2014年9月莫斯科的反對侵略烏克蘭和反戰大遊行中,一名示威者手舉標語,終生獨裁意味著總是不停發動戰爭。類似的遊行集會目前已經越來越難舉辦。

克里姆林宮的主要批評人士最近開會討論普京政權的未來以及可能的俄羅斯後普京時代。這次會議被迫在國外舉行深受各方關注。

無垮台時間表

大約兩百多名普京政權的批評者最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召開會議討論俄羅斯目前形勢以及未來。這次會議幾乎集中了所有批評俄羅斯現政權的精英人士,包括著名記者、政論家、前政府高官和普京幕僚。其中不少人在俄羅斯社會廣為人知,具有重要影響。許多與會者是親西方自由民主派,也包括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左翼人士和俄羅斯民族主義者。

在為期兩天的討論中,在最主要的普京政權何時崩潰的問題上沒有答案。也沒有人能知道普京垮台那一刻俄羅斯將會發生什麼事情。

廢墟上重建

著名記者雷克林說,蘇聯解體後建立的民主政治體制目前是一片廢墟,普京倒台後需要重建。流亡國外的前國際象棋大師卡斯帕羅夫認為,普京在台上呆的時間越長,俄羅斯未來過渡轉型所付出的代價就會越大。

他認為,1905年日俄戰爭戰敗導致沙俄國內爆發要求改革的抗議浪潮。俄國深陷第一次大戰引爆十月革命。輸掉東西方冷戰促使蘇聯解體,俄羅斯的重大變革通常都發生在遭遇地緣政治挫折之際。

達成清污共識

卡斯帕羅夫說,從普京政權垮台到再次舉行真正意義的自由選舉,這中間應該有一個過渡期。應該借鑒當年納粹希特勒垮台後在西德舉行選舉的經驗,那就是必須先清除政治污垢。

每次反政府集會時官方都出動大批內務部隊。2014年9月的莫斯科反戰遊行後,內務部隊集合。

清除前蘇聯,以及普京統治留下的政治污垢在未來必不可少,是與會人士的一項主要共識。有人提到至少在第一屆自由選舉中,現政權的官員應該被排除在外。更有人呼籲禁止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所有黨員參加選舉。

後普京重建綱要

普京總統的前經濟顧問伊拉利奧諾夫說,這次會議名叫“自由俄羅斯論壇”,但所謂的自由俄羅斯指的是明天,不是今天。

他特別為如何建設普京之後的俄羅斯開列了一份提綱。包括剷除今天的俄羅斯政治迫害和宣傳機器,撤銷媒體檢查,釋放所有政治犯,真正讓法律之上,對俄羅斯安全情報機構實施徹底改組,建設公民社會,與西方重新修好,停止對烏克蘭和其他國家的侵略,放棄外交上的帝國政策,消除民眾的帝國心態。

克里米亞返還烏克蘭

目前流亡倫敦的知名商界人士齊齊瓦爾金說,俄羅斯建立的帝國應是貿易和商業帝國。他呼籲把克里米亞返還給烏克蘭,因為那是搶來和掠奪來的東西。

參加會議的活動人士波普科夫說,這是最近幾年唯一一次能讓人真正暢所欲言,不受當局施壓影響和乾擾的會議。他說,開完會返回俄羅斯的人士可能會受到安全部門的盤查。

2014年3月在莫斯科舉行的一場反對侵略烏克蘭的抗議集會上,示威者手舉烏克蘭和俄羅斯國旗,呼籲釋放政治犯。

被迫國外開會

參加會議的活動人士達維吉斯回到莫斯科後說,除了官方媒體的一些抹黑宣傳,杜馬議員要求調查這次會議外,他們暫時尚未感受到壓力。他說,各種客觀原因造成會議只能在國外舉行。

達維吉斯:“目前在俄羅斯召開能自由討論國情,以及應對措施的會議根本不可能。另一方面,最近兩三年,很多人被迫逃離俄羅斯流亡國外,所以這次會議為人們面對面討論問題提供了機會和平台。”

精英人才大批流亡

達維吉斯說,選擇維爾紐斯是因為那裡離俄羅斯不遠,在波羅的海國家,波蘭,捷克,還有英、法、德等歐洲各地,加上美國最近幾年已經聚集了大批的俄羅斯政治流亡者,人們去維爾紐斯開會交通方便。而且立陶宛奉行獨立外交,不懼怕俄羅斯壓力。

達維吉斯說,幾乎一半與會人士在國外流亡,其餘來自俄羅斯本土。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最近幾年有太多才華橫溢,能獨立思考的各種專業人士大批移民國外。這些人中,有的因為安全原因不能回國。其他人雖未受到迫害,但無法忍受國內壓抑的政治氣氛,為了能呼吸到自由空氣而出國。他認為,俄羅斯經濟危機深化可能導致國內政治迫害變本加厲。

官媒不是媒體成工具

莫斯科紅場和克里姆林宮。如何定義普京體制難達成共識。

俄羅斯官方電視台的一個攝製小組會議期間拍攝每一個與會者,還試圖騷擾一些與會人士,後來被立陶宛政府驅逐出境。一些活動人士說,俄羅斯官方媒體已經不是真正媒體,淪落成為克里姆林宮的工具和武器。獨立記者和人權工作者的處境更非常艱難。

流亡烏克蘭,90年代時在俄羅斯最有影響的電視政論節目主持人葉夫根尼-基謝廖夫說,俄羅斯媒體目前都深陷危機。目前在愛沙尼亞主持電視節目的著名媒體人阿爾杰姆-特洛茨基說,今天在俄羅斯做一名真正記者誠實工作需要極大勇氣並要克服各種困難。

病態社會能否康復

會議還討論了目前病態的俄羅斯社會未來是否有康復的可能。

另一個引起人們關注的話題是,為什麼葉利欽執政時制定的憲法不能阻止普京政權的為所欲為。俄羅斯最近通過的許多帶有政治迫害色彩的法律都同憲法相抵觸,這意味著那部憲法不工作。普京垮台後,應如何避免類似事情再次發生。

難定義普京體制

另一個引起激烈爭論的問題是如何定義普京政治體制。是民主還是專制,或是威權,半專制,或是半極權體制。著名學者舍夫佐娃說,這是個帶有民主和專制的混合政體。因此為俄羅斯未來提供一線希望。她呼籲反對派應藉力擴大民主成分,減少專制因素。

經濟學家伊拉利奧諾夫則批評把普京體制看成部分民主體制是在誤導,類似的錯誤判斷將導致人們將付出高昂代價。

參加會議的著名媒體人格森引述一名匈牙利政治學者的觀點認為,目前的政治體制更像黑幫社會。選舉、議會、法院都已淪落變成為黑幫家族分配財富,維持統治的工具。

普京政權批評者涅姆佐夫和卡斯帕羅夫(右)幾年前在莫斯科的一場紀念前蘇聯著名持不同政見者薩哈羅夫的會議上。涅姆佐夫一年前被殺害。

近期悲觀長遠樂觀

達維吉斯說,多數人對近期的俄羅斯感到悲觀。但都樂觀認為,從長期來看,將發生的變革能為俄羅斯成為自由民主國家提供機會。

達維吉斯說,人們都認為這次由卡斯帕羅夫組織和籌備的會議非常有益,如果普京政權不對國內有關人士徹底關閉國門,9月份還將召開類似會議。此外,流亡國外和在國內的活動人士也將更多通過網絡加強聯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