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記者手記:中朝邊境見聞(2)

  • 葉兵

連接丹東和新義州的“中朝友誼橋”。(美國之音葉兵攝)

連接丹東和新義州的“中朝友誼橋”。(美國之音葉兵攝)

2016年核安全峰會正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北韓核威脅是此次峰會的重要議題之一。一般認為,三月初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的制裁北韓新決議能否奏效,實際上掌握北韓經濟命脈的北京如何出牌至關重要。美國之音記者最近走訪了毗鄰北韓的丹東、圖們等中國邊陲重鎮,實地觀察中朝經貿關係等相關情況。

丹東對面的新義州。(美國之音葉兵攝)

丹東對面的新義州。(美國之音葉兵攝)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繼承祖輩和父輩的“主體思想”和先軍路線,在本國經濟疲弱、人民極度貧困和資源嚴重匱乏的情況下,執意發展核武器,被指責嚴重破壞區域和平穩定,挑戰國際社會。甚至長期為其提供援助的中國也公開表示反對平壤的核野心。不過,中國在當前形勢下如何處理與 北韓 的千絲萬縷複雜關係備受矚目。

安理會制裁決議付諸表決前,記者在鴨綠江邊看到,每天有不少車輛走過連接丹東和新義州的“中朝友誼橋”,往返兩地,其中有許多是標著 北韓牌號的大貨車。這些 北韓 貨車在過境前通常先到丹東口岸履行海關通關手續,然後開往與丹東隔江相望的北韓城市新義州特別行政區。當然,除了汽車,每天還有客運和貨運火車從橋上通過。

在核問題上不肯就範的平壤,在靠近中朝邊境的地方搞核試驗,讓北京領導人難堪。不過,中國一位北韓問題專家不久前對美國之音表示,北京不可能對不聽話的北韓採取斷糧斷油的釜底抽薪手段。他還暗示,平壤發展核能力在技術上主要依靠前蘇聯提供,此外也有一些走私渠道。

一位流動的商販在跟記者交談中透露出渴望獲得原油的意願,說可以在當地疏通關係,向對岸出口北韓急需的能源。

記者:油罐車也有?

商販:有哇。

記者:每天都有嗎?

商販:那我可沒注意。

記者: 那邊可以進油嗎?

商販:可以啊。什麼它都要。

記者:但是你怎麼發過去呢?

商販:發過去,跟你談,簽協議。跟咱中國一樣。

記者:那怎麼著,是中國這邊人給牽線啊?

商販:對,它要的東西。就是公司。

記者:國家允許嗎?

商販:允許,允許。運過去非常容易,但是就是錢這個問題上,是……

記者:通關怎麼通呢?

商販:通關有辦法,就得辦手續。人家層層扒皮,掙你錢。你想吧,把貨流量弄到北韓,另一個國家,你需要正當的手續辦理的。

記者:北韓那邊是什麼單位呢?

商販:他們也有接的呀。國家的,商社。我們都用傳真往來,(用)北韓話和英語。

新義州在中朝兩國邊境貿易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現已成為承擔中朝貿易過貨量80%的口岸城市,雖然外觀上,與看上去繁榮喧鬧的丹東相比,新義州顯得破敗落寞。

到了晚上,號稱北韓五大城市之一的新義州似乎早早入睡,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與一江之隔的丹東市的燈火通明和形形色色的夜生活構成鮮明對照。

來自北韓的少女在丹東市北韓風味餐館當服務生。(美國之音葉兵攝)

來自北韓的少女在丹東市北韓風味餐館當服務生。(美國之音葉兵攝)

到過丹東的遊客一般都能從當地導遊口中聽到,城內有幾家北韓投資經營的高麗風味飯莊,服務員都是來自平壤的女大學生。她們經過千挑百選,不僅相貌出眾,而且能歌善舞,為食客們獻藝表演。

歌舞表演不僅有北韓的經典民族歌曲阿里郎,而且還能聽到歌頌祖國的中文歌。

李小姐從平壤來到丹東已經三年,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

記者:你到這來,三年了?

李小姐:對

記者:每年都回去嗎?

李小姐:今年還是(沒回家)。明年可以回家。

記者:明年可以回家啊。

記者:今年春節在這兒過的?

李小姐:嗯。

記者:想家了嗎?

李小姐:當然想家(笑)。

記者:你原來是學什麼的?

李小姐:商業大學畢業的。

記者:將來回去做什麼?

李小姐:(猶豫)沒想到做什麼。

一位出租車司機告訴我們,這些年輕的女服務員不僅長期不能回國和家人團聚,而且受到北韓官員嚴格監管,平時很少單獨外出,勞動所得上交後所剩無幾。那位司機還叮囑我們,北韓規定派到中國工作的服務員莫談國事,所以不要問她們跟政治有關的敏感問題。

司機:她們在酒店裡的服務員,長得漂亮的大學生那種,能看見。

記者:她們可以自由出來(活動)?

司機:也不是。也是要請假才行。跟咱們部隊管得差不多。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新義州被聯合國軍轟炸,戰後重建。橫跨鴨綠江的鐵橋也在空襲中被攔腰炸斷。中國一側殘餘的斷橋,現在成了見證那段歷史的遺址。

一元的紙幣上印著北韓功勳演員洪英姬的肖像。(美國之音葉兵攝)

一元的紙幣上印著北韓功勳演員洪英姬的肖像。(美國之音葉兵攝)

小販們在斷橋上向遊客推銷 北韓 紀念品,其中還有印有把北韓兩代已故領導人頭像的紀念章、錢幣。一元的紙幣上印著北韓功勳演員洪英姬的肖像。她早年主演的電影《賣花姑娘》四十多年前在中國也是家喻戶曉。

一包北韓光明牌香煙要價20元。有人說,這個煙是北韓第三代領導人金正恩曾經喜歡抽的牌子,但是鴨綠江斷橋頭的店主似乎了解更多。

記者:那個(香煙牌子)是金正恩抽的?

小販: 金正恩現在抽雪茄。

記者:北韓產香煙嗎?

小販:朝鮮怎麼不產菸?看叫你說的!現在核武器都弄出來了。弄盒煙弄不出來了?現在不能拿老眼光去看它了。

香煙也好,雪茄也罷,繼承了家族集權統治的金正恩,勒緊老百姓的褲帶發展核武器,看來已經婦孺皆知了。

(待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