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失踪的中概股責任者在美國申請破產被駁回


中國清潔能源公司前董事長任寶文簽字的破產申請(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中國清潔能源公司前董事長任寶文簽字的破產申請(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清潔能源”(SCEI)前董事長任寶文未經授權的破產申請,8月26日遭內華達州破產法院駁回。美國法院任命的該公司接收人成功擊敗任寶文在內華達破產法院提出的破產申請。法官布魯斯.比斯利裁決任寶文未經授權的破產申請被駁回。

7月7日,任寶文和他的內華達律師為其中國清潔能源公司尋求美國破產法保護,尋求援用破產法對債權人討債的自動禁令。

去年,內華達州法院因該公司數年未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報告並從公眾視野中消失而將該公司置於被接受狀態。

任寶文申請破產的時機尤其可疑,因為法院任命的該公司接收人羅伯特.塞登剛剛在內華達州法院對他提起了民事和刑事訴訟。

投資人團體對任寶文的起訴書(塞登提供)

投資人團體對任寶文的起訴書(塞登提供)

接收人塞登的首席破產律師凱瑟琳.卡塔尼斯,以這一破產申請違反法院對該公司的接受令,而且根據虛假聲明作出申請為由,成功地說服了破產法官。她引用有力事實和法律從而取得了代表美國持股人的這一勝利。

這一裁決作出後,任寶文現在必須面對在內華達州法院未決的對其藐視法庭程序的指控,他違反內華達州法院命令,以及無視接受人提出的要求。任寶文還面對香港商業犯罪局對他刑事犯罪的調查,接收人塞登發現任寶文在香港涉嫌文件造假的行為。

這只是眾多在美上市的中國概念股公司不負責行為的一例。這些中概股公司負責人不遵守美國監管規定,有的在被報導和查出欺詐等問題、股價暴跌、投資人訴諸法律行動後,突然“消失”,導致股民手握幾近無價垃圾股票無可奈何。

美國法院任命的接收人塞登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美國法院任命的接收人塞登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自從美國法院任命羅伯特·塞登為中國清潔能源接收人,美國有了第一位追討這些中概股公司的執法機構,開始對不合作者採取執法行動,並已成功達成第一起和解協議。

投資人損失數十億

塞登告訴美國之音,從2011年以來,有170多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概念股公司,面臨財務賬目或公開信息等問題,他們或不交財務報告,或不開股東大會。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因這些公司違反監管規定已經對數十家公司提起了民事欺詐訴訟,但許多中概股公司對法院採取不理睬態度,或乾脆停止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投資人聯繫,塞登說,他們稱此為“遁入黑暗”(going dark)。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取消了120多家中概股公司在美國的交易註冊,數十家自願放棄了註冊。

塞登說,這些中概股公司給投資人造成的損失達數十億美元。

去年4月,美國內華達州第二司法區法院法官派克裁決,鑑於在內華達州註冊、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清潔能源公司董事會不作為和嚴重管理不善,任命塞登為接收人,對該公司執法,以最大限度討回投資人損失的資產。

曾擔任過檢察官和調查員的塞登,在紐約曼哈頓辦公室告訴美國之音,他就像法官的左膀右臂, “我的代表跟不同的公司進行溝通,試圖討回投資人的資產。”

中概公司“中國清潔能源”號稱是中國生產清潔新能源水煤漿的主要企業。在中國,它的實體公司叫“索昂生物科技公司”。該公司前董事長任寶文對接收人的一系列命令採取不合作,甚至拒絕聯絡的做法。接收人塞登說,投資人已經於6月3日將任寶文以藐視法院接收人命令的罪名告上內華達州第二司法區法院。

塞登說,如果裁決作出,任寶文一旦離開中國,就可能被拘留,並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不交報告不開股東會

起訴書說,從2011年11月11日至今,任寶文領導的該公司董事會一直沒有舉行股東大會;從2012年5月至今,任寶文領導的董事會一直沒有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報告公司財務狀況。

中國清潔能源公司於2006年底以內華達州註冊的一家商業公司之“殼”進入紐約納斯達克;2010年6月開始在納斯達克主板市場交易,股價在美股5-7美元,最高曾達每股將近10美元。 2011年4月公司遭華爾街做空者質疑欺詐,股價暴跌至1.5美元,成為垃圾股。

2012年9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因該公司停止提交財務報告對其摘牌。隨後該股票進入納斯達克場外櫃檯交易,2015年9月1日的股價為5美分。

2014年,擁有15%該公司股份的股東團體,了解到該公司在廣東購買的廠房地產,實際上賣主並未完成使用權的過戶手續;經過反复訴訟程序,該公司價值上千萬美元的地產和廠房已經被當地法院凍結。為挽救中國清潔能源董事會和董事長的不作為和嚴重管理不善造成的損失,股東團體向法院提交簡易判決動議,要求立即舉行股東大會,任命一位獨立接收人。

之後,股東團體通過法院向該公司董事會和董事長任寶文發出多次要求舉行股東大會的裁決,但均未獲回應。

去年4月,塞登作為接收人登場之後,根據法院授權首先接收了該公司在香港的子公司,重組了董事會。塞登的代表在西安跟任寶文開會,他起先答應交出財務文件,但隨後就食言了。

2014年12月,接收人在多次致函任寶文要求他予以合作失敗之後,撤銷了該公司中國運營公司--銅川清潔能源公司董事會,任命了新的董事會,改變了中國運營公司的控制權。

塞登告訴美國之音,“任寶文在內華達註冊的公司是所有其他子公司的母公司。在內華達的公司股東是唯一擁有香港子公司的股東,香港子公司又擁有中國運營的子公司。”

根據法院的進一步授權,接收人有權控制該公司現有銀行和其他機構的賬戶,有權不受限制地查閱該公司的賬冊及記錄;變賣該公司資產直至股東獲得應有賠償。接收人發函要求任寶文在限定時間與之聯繫。

改日期轉移資產

任寶文一面拒絕聯繫一面加緊行動。他把香港子公司的中國清潔能源股份轉移到一家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的他單獨控股的公司,並將轉移日期改成塞登被任命接收人之前。

這一行為被接受人塞登發現,他今年5月22日向香港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報案,並將此通報中國政府有關部門。

塞登說,“任寶文竊取了包括美國和中國股東的利益。他的香港子公司已經被改組,他是在被撤銷董事長職務後採取了這一轉移行動的。”

塞登表示,在採取這些行動的同時,他的代表在中國商務部協助和安排下,再次與任寶文開會,試圖與之達成和解方案,但任寶文又故伎重演:“我們找到了他,跟他和他的顧問開會。我打電話給他律師,達成了解決方案,我們起草了文件,送給他簽字,我簽了,然後他又消失了。並停止了與我們的溝通。”

為此,股東團體再次採取行動,以民事和刑事雙重藐視法庭接收人命令罪將他告上內華達法庭。塞登說,這一起訴已經送達中國清潔能源的註冊公司,還向任寶文本人寄了兩封正式信函,告知了接收人的權力和責任,以及他違反接收人命令的事實。

該公司中國網站的最後一條新聞是任寶文今年2月的新年祝詞。他說,“公司面臨國內外多重壓力,隨著油價的大幅下跌,用油客戶改用水煤漿的一員也大大降低,公司面臨著必須轉型的抉擇。”但他的交流對象顯然不是美國證交委和投資人。

對中國概念股公司執法難

由於許多中概股公司通常通過反向合併,以所謂的“可變更利益實體”--即在海外註冊一家公司,或收購一家公司,實體公司在中國運作——的形式在海外上市,因此,當這些公司在海外市場遇到麻煩後,雖然有關監管部門甚至法院對這些公司做出須對其股東負法律責任的裁決,但是長期以來美國法院無法在中國對責任人執法。

但塞登說,現在他的團隊已經為投資人追討中概股公司資產鋪平了一條道路,“讓他們有望在一個合理的時間段從中國公司要回一些資產,並有很高的成功可能性。”

首個成功例子就是曾在納斯達克主板交易的濰坊盛泰藥業。之前,這家公司拒絕回复美國法院要求其向股東提供賬冊的裁決。兩星期前,塞登的團隊與盛泰達成了和解協議。根據協議,盛泰同意支付370萬美元,回購其主要的外部股東持有的股份。

盛泰藥業是一家生產澱粉、葡萄糖和生物製品的研發和製造公司。 2007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目前在場外交易,股價為14美分。

中國政府為美執法創造條件

中國政府態度的轉變也為塞登有可能在中國執法創造了條件。塞登表示,中國政府對美執法給予了支持。他說,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去年的一項判例顯示,中國政府承認外國母公司對中國子公司的控制權,這也在很大程度上幫助了塞登的執法。

2014年6月11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中華環保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與大拇指環保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東出資糾紛案。確認了外國法院指定的司法管理人身份,強調了公司對內意思表示應以股東決議為準。

法律研究機構“君合研究”指出:“該判決是中國最高法首次以判決形式正式承認了境外接收人對境內企業的影響力,這對於近年來越來越頻繁出現的境外接收人與境內相關企業間的衝突的認定和處理,具有重要的指導價值。”

塞登說,這些案子中中國投資者也是受害人。如中國清潔能源案,中國國內有1400多股東,“很多中國投資人、股東打電話給我,寫電子郵件給我。”

塞登說,中國政府可以做更多,“他們可以安排召開會議,告訴責任者他們不僅違反了美國法律而且違反了中國法律,因為很多股東是中國公民,他們的錢也被盜竊了,因此政府和董事長坐下開會,告訴他,你應該面對他們,與他們溝通。”

同時,塞登也表達了對幫助中國概念股公司上市的華爾街律師、會計師和承銷商的失望。 “有例子顯示,他們沒有對這些公司做盡責調查,或沒有對他們作正確勸告,他們有義務對來上市的公司和股東負責,而不是只對付錢給他們的董事長。許多信息顯示,他們沒有做好他們的工作。”

塞登表示,“作為接收人,我們跟美國的法院和法官進行溝通,也要對這些人追究法律責任。”

52歲的塞登曾擔任過前曼哈頓地區檢察官羅伯特·摩根紹辦公室的檢察官,後來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保密安全和調查”,在中國從事過對公司的盡職和背景調查。

他告訴美國之音,隨著第一起和解協議的達成,他正接到越來越多的僱傭要求。 “現在只有我一家,可能幾年後就有很多家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