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浙江省拆除十字架行動引發抗議

  • 東方

浙江省溫州市平陽縣水頭鎮警察、城管到平陽縣水頭救恩堂,要強拆教堂的十字架(資料照片)

浙江省溫州市平陽縣水頭鎮警察、城管到平陽縣水頭救恩堂,要強拆教堂的十字架(資料照片)

中國浙江省政府拆除教堂十字架的行動擴大到溫州、平陽等多個城市,引發一系列對暴力拆遷的抗議。有報道說近日拆十字架行動有所放緩,但是許多教徒認為當局將持續這一政策,直到拆毀省內所有教堂的十字架。

從去年以來,浙江當局出動大量武警、特警、保安拆除浙江一些家庭教會的十字架,和一些保護十字架的基督徒發生衝突。

浙江溫州、平陽等地方政府出動警力以及保安人員,在強拆十字架過程中向守護教會的基督徒使用暴力,他們砸門扔物、破門而入、暴力毆打現場守護人員,導致一些基督徒被打傷,被送往醫院治療。

浙江平陽縣一份強拆公函稱:“你單位‘十字架’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浙江省違法建築處理規定》的有關規定,限你單位(戶)自行拆除,預期不拆除的,將依法強制拆除”。

浙江省政府從去年起以“三改一拆”的名義,強拆教堂十字架。據美國非政府基督教組織統計,截止到六月底,有1500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強拆。

2015年8月6日,警方在浙江溫州瑞安湖岭吳坑教會強拆十字架時,暴力對待手無寸鐵的基督徒,有6位女基督徒被打傷入院治療。

北京基督教活動人士丁啟明表示,十字架對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有特殊的含義,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部份。他說:“我認為十字架是信仰的核心,它代表人內心的一種需求。如果談到違章建築的話,那政府的行為本身就違憲,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人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任何宗教都應當受到國家保護,這就是行政的違法。而且這些建築是得到政府認可才建的,都屬于‘三自委員會’,帶有自謀自籌的性質,所以不存在這些問題。”

《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說,習近平曾是浙江的一把手,現任浙江省委書記當時就在他手下任職。其他基督徒規模龐大的省份,尚未開始發動類似的打擊行動。《紐約時報》稱目前不清楚浙江拆除十字架的舉動是否得到了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支持,又會否進而蔓延到其他省份。

浙江把十字架看作是非法建築加以拆毀的行為,在世界各地引發強烈反響。溫州的一些基督徒走上街頭,舉行了和平抗議活動。溫州被稱為中國的“耶路撒冷”。這座900多萬人口的城市,聳立著幾百座教堂,基督教在溫州異常活躍。

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也為受到迫害的中國基督徒舉行了各種聲援活動。

《經濟學人》報道說,中國基督徒的人數可能比8700萬中共黨員的人數還多。據普度大學教授楊鳳崗估計,自1980年來,中國基督教徒數量年增10%,按照這個趨勢,2030年中國將會有2.5億個基督徒,為世界之最。

《北京論壇》發表署名千鈞客的文章,分析了中國最近加強對地方家庭教會打壓的動機。文章認為,“近年來,基督教‘家庭教會’呈快速發展之勢,有的與境外宗教組織甚至敵對組織相勾結,有的逐漸演化為邪教組織,成為影響安全穩定的重要隱患”。

文章還認為,“一些‘家庭教會’已成為境外滲透顛覆勢力對我國進行‘西化’、‘分化’的重要工具。据公開資料顯示,目前有數百個境外基督教組織對我國進行各種滲透,‘家庭教會’是其滲透的重要目標和活動據點。一些境外基督教組織極力謀劃在中國實施‘松土工程’和‘金字塔工程’,宣稱要實現‘中國文化基督化、中國社會福音化、中國教會國度化’”。文章稱,嚴厲打擊“對抗性”家庭教會,已經成為當前中國宗教管理面臨的迫切課題。

北京基督教活動人士丁啟明表示,浙江當局拆除十字架,壓制基督教試圖維穩的行動將會適得其反。他說:“當局的做法肯定不會達到維穩的目的,反而增加維穩的費用。因為這些人本身是屬於社會中的弱勢群體,他們這麼做的結果就是激化社會矛盾。”

美聯社報道稱,摧毀十字架和打壓家庭教會是習近平和他的班子對公民社會進行的近幾十年來最嚴厲的打壓運動的一部份。

美聯社援引美國普度大學社會學教授、中國宗教與社會研究中心主任楊鳳崗的話說,中共把基督徒推向對立面,這些人本來是遵紀守法的中國公民。

《紐約時報》報道稱,週末的一些跡象顯示,拆除十字架的運動可能正在放緩,溫州南部蒼南縣的教眾反映,他們的教區接到通知,稱該運動可能會停止。一些人將原因歸結於即將到來的紀念二戰結束70週年的閱兵。

XS
SM
MD
LG